猶記在牆角玩躲迷藏,院裏跳天空房,樹上摘果子,樹下看漫畫……往事種種。心裏的感覺濃濃淡淡,春夏秋冬不長,悲歡離合很長。這地方、這些人、這些事,短短的是回憶;長長的是一生。

那些年,忠孝東西路、中山南北路,有鐵軌橫直在側。 我們愛走路,常從東路逛到西路,從南路走到北路。 陸橋多,平交道多,路面雖高低參差,樂趣卻多。那些年,學校、戲院、咖啡館、冰果室、小麵攤……對年輕的心、年輕的夢、年輕的愛、年輕的情…… 有著萬有引力,一票好友聚了再聚,就此不想分開。 母校一抹青春,有著幾度歡笑。

畢業多年後再經過,又見青春歡笑,只是不再屬於我。或恐是學弟、學妹,但不是同學,更不是自己。 悄悄地回頭,走吧! 西門町,同學逛街、朋友約會、看電影,想當然爾,想起了那些年。 如今,景物不依舊,人事更全非。 再來一趟,只覺腳踏的不是實地,只踏著一陣心悸。

席會散,人會離,花會落,好夢會醒,愛恨情仇也會煙消雲散。 爬過的山,行過的水,走過的路,愛過的人,唱過的……舊時足跡、往日情懷,如今安在?

「幾十年沒去了,那地方不在了吧?」人有點年紀,還沒退化到癡呆,就有了戀上舊情、舊貨、舊衣、舊夢……的心思與舉動。尤其是經過老地方,更會讓人魂牽夢縈,念舊的思緒油然再生。

「老地方見!」電話這頭、那頭,雀躍的兩顆心。 從幾月、幾年、幾十年前……一路拉近到眼前。 到了眼前,眼前景像,只會讓人懷疑,是否真有過那段曾經?不真實的兩人再見面,中間總卡了個叫「歲月」的第三者,人很近,心卻遠。小角落,曾經的兩小無猜,曾經的卿卿我我,如今已然「夕陽餘暉在天際」。

比劃當年勇的老先生,細說舊時情的老太太,說到最後,免不了一聲唉嘆:老朋友呀都走了,眼下的我走也走不動,就只有老、病、死幾個陪我了。

眼老淚花閃閃,閃著滄海桑田。 髮變白、皮變皺、膽變小……當自己發現到這些變化時,才一驚,不年輕了!我們馬不停蹄,追人、追事、追物、追夢……卻渾然不知,歲月追著我們。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比起螳螂,自嘆不如,歲月大車衝來,螳臂都敢擋車!老了舊地重遊,人事已全非是必然。

能在晚年親臨舊地,撫今追昔,也別有一番滋味。 舊時地物一如老來照鏡,只見髮禿殘落,黑黃花白有之,霧霧煞煞有之,難以捉摸。

「老地方見,不見不散。」年輕時,我們就愛這麼說。一路走來,曲終了人散了,再回頭找找看,老地方,也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