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初離岸人民幣匯率漲幅遠超在岸匯率,理論上意味著國際投資者預期人民幣會走強,但是實際上恰恰相反。這種異常的情況的主因在於中共持續收緊資本管制,尤其是快速收緊離岸人民幣流動性。

今年1月份人民幣匯率走勢表現異常,離岸人民幣一度突現暴漲,但是市場仍然預期人民幣貶值,同時離岸市場的人民幣存款額大幅減少。分析認為,目前中共仍然以干預匯率為主,人民幣國際化趨勢並不明朗。

英國《金融時報》1月30日報道,中共設定人民幣匯率有在岸和離岸兩種價格,而1月份在岸和離岸匯率的走勢令業界困惑。

離岸人民幣匯率月初一度大漲,且漲幅遠超在岸匯率。從理論上來講,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則意味著國際投資者預期人民幣會走強。

但是實際上,外匯分析師的預期恰恰相反,分析師普遍預期人民幣會繼續貶值。而這種異常的情況的主因在於中共持續收緊資本管制,尤其是快速收緊離岸人民幣流動性。

香港人民幣資金池驟減

上周香港金管局公佈的數據顯示,去年全年香港人民幣存款大減3,040億元,跌幅創記錄最高;去年12月份的跌幅創紀錄單月最大,減少12.9%,減至5,467億元。

中共曾稱要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但是香港人民幣資金池的驟減,對中國市場是一個打擊。

針對人民幣的上述兩個表現——離岸人民幣突漲、離岸人民幣資金池萎縮,交易員分析,目前中共主要是允許離岸人民幣市場緊張,中共的焦點已經從人民幣國際化轉向進一步干預匯率。

無論是直接干預,還是收緊離岸人民幣流動性提高做空成本,離岸人民幣資金池萎縮對於中共來說更易管制。

本月初,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出現突然暴漲,5日一度在一小時內急漲700點,漲破6.80關口。

市場分析中共央行收緊離岸市場流動性,是為引導香港離岸人民幣Hibor(銀行同業拆息)利率上漲,提高拆借成本。5日香港離岸人民幣Hibor隔夜利率暴漲2,139個基點至38.335%。

長效措施應開放市場

報道引述一位銀行外匯交易部門主管的的分析表示,中共控制離岸市場、收緊流動性的干預措施不能長期有效,長期來看,還是應該開放市場。

回顧2016年人民幣境內外市場,其主要問題也是在岸和離岸匯率走勢不一。但去年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是持續走弱,國際市場普遍預期人民幣將繼續貶值,而這一預期令大陸的資本外流加劇。

中共為了阻止資本外流,採取的措施是限制境內企業的人民幣國際支付金額。

但是,巴克萊亞洲利率和貨幣研究主管Mitul Kotecha表示,境內外貿易越來越困難,在境外市場可能將面臨更多的波動。

分析師認為,目前的關鍵是,中共央行何時能夠放鬆對離岸人民幣市場的管制,何時能夠放開離岸市場流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