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關於「司法獨立」的言論引軒然大波後,中國新年前夕,中共最高檢和最高法再推出關於處理所謂邪教問題新的司法解釋。紅二代羅宇分析大陸複雜的政治局勢,認為目前兩個中央鬥爭非常激烈,2017年是中共空前的困境年。

25日傍晚,中共的兩高出台關於所謂邪教的界定、量刑、傳播資料的流程等法律解釋,引起各界反彈。而此前周強抵制「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言辭,也受到各界輿論的強烈譴責。

前中共中央軍委祕書長、解放軍總參謀長羅瑞卿大將之子、解放軍大校羅宇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從表面上來看,不管周強也好、兩高也好,好像都是藉著過去江澤民那股勢力繼續幹,而且還給很多法律上的藉口,就是鼓勵底下這些人繼續幹。」

但他強調:「從表面上看是這樣的,但是真正情況是怎麼樣呢?現在搞不了太清楚。」

他以香港選特首出現的情況來說明表象與實際並不相符,「香港特首梁振英不參選了,然後林鄭月娥就說中央支持她選特首。這個事看起來是不太可能的。誰會支持她?她是梁振英的政務司司長,她所謂中央支持她參選,習近平肯定不會支持他。」

因此羅宇強調:「所以現在看兩高發的通知,表面上說的這些話,究竟有多少是真實的習近平的想法,或者是習近平想說的,這個現在還真不清楚。」

「現在是兩個中央都在發話 鬥爭很激烈」

羅宇認為,現在儘管是習近平拿了很多小組的「組長」,也確立了「習核心」,但是中國的政治很複雜,「現在是兩個中央各說各的,通過自己的系統在發話。互相打不打招呼?我估計很多事都不打招呼。比如說推行兩高這個新規,不給習近平他就發了?還是習近平畫個圈他再發,這個咱們不知道。」

1月26日,北京當局舉行2017年新年團拜會,在中共七常委當中,不但江派三常委被分在一邊,而且習近平與他們之間罕見的出現了一條寬寬的「分水嶺」,有評論感嘆天意弄人。

羅宇強調:「反正現在就是兩個中央,現在甚麼聲音發出來了,都要先想一想是哪個中央發的,他是在甚麼形勢下發的。現在是鬥爭很激烈的時候。在將要召開的兩會上,如果周強這些人還坐的穩穩的,那說明這個形勢就很不好了。如果兩會周強這些人全都免職了,那說明現在是他借最後機會在說來說去。」

他進一步解釋:周強再傻,也不需要公開的跟「司法獨立」對著幹。「這個『司法獨立』,中共簽了好多國際協議,現在中國並沒有司法獨立,但是中國的外交部被問到司法問題都會說:『這不是政府的事,我們司法獨立的』。外交部在很多事情上都用『司法獨立』來撒謊。」

羅宇表示:「現在周強等於是說『我就不司法獨立了』,那他是哪一個範圍裏面得到允許出來說的?!所以我覺得他有點最後掙扎、發癲了。過去起碼都不敢公開說的話,他說出來了。」

他分析:「兩高再提鎮壓法輪功這件事有兩個可能,第一個可能就是,習近平不敢叫停鎮壓法輪功這件事,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習近平要叫停這件事,所以鎮壓法輪功的這幫人現在就是要拚命的把你整瘋、整殘,讓老百姓來恨你,也有這種可能性。因為習近平十個指頭按不住十個螞蚱,江派還有人可以幹很多壞事。看看兩會的結果。」

「兩會習近平會收拾不按他意思說話的人」

羅宇以體制內專家辛子陵公開在大紀元上打擊江澤民、曾慶紅那些話為例說:「辛子陵說這說那的,也沒有人敢打壓他,那就說明允許他說唄,但是為甚麼會允許他說,這個搞得清嗎?是習近平自己讓他說的?還是其他人說:『你說就說吧!』」

羅宇分析,現在中共內部向外釋放的信息非常矛盾,「現在不管是哪一方面,政法也好、外交也好,很多訊息是非常矛盾的。我覺得習近平控制不了這麼細,所以好多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意思,但是到兩會,他會收拾這些不按著他的意思說話的人。」

「所以看三月份周強這些人還在不在,如果這些人給整下去了,說明他們是在最後給習近平搗亂,如果他們還穩穩的就說明形勢是不太好。」

「拿下江澤民、曾慶紅 習近平才能走自己的路」

兩高的關於辦理所謂的邪教案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這是在去年12月8日最高檢的會議上通過,並於今年1月4日最高法審判委員會上通過,兩高稱將於2月1日施行。

羅宇表示,「大陸的兩高,他們肯定都是江派的人,但是習近平現在並不是說要把江派的人通通都整掉,他通通都整掉他還有甚麼人呀!習近平現在拿下的是,十八大之後你仍然不收手、仍然跟我對著幹的,另外搞陰謀詭計的人。他不可能說把江澤民提拔上的人都拿掉。」

羅宇認為,現在的情況很複雜,就是誰是支持習近平反貪腐的,誰是反對習近平反貪腐的,這個陣營現在政治局常委裏面可以畫一條線,但是往底下100多個中央委員裏面,誰是這邊、誰是那邊就很難畫了,所以還得看。他強調:「第一步看兩會,第二步看十九大。」

羅宇表示,如果習近平想動的話,他現在有足夠的力量拿下江澤民、曾慶紅。「我在公開信中講:『你只有動了最大的兩個貪腐的人,你才能走自己的路。這是我替習想的,但習具體怎麼考慮,說不清楚,因為他的阻力很大,現在他還沒有動。」

羅宇還表示:「所以,現在大家都挺失望,但是我還是希望他能夠順應歷史潮流。」

前不久大陸體制內專家辛子陵認為,習陣營十九大之前必定解決江澤民、曾慶紅的問題。

「2017年是空前困難的一年」

羅宇表示,對中共政權、對習近平而言,「今年是空前困難的一年,在最新的一封給習近平的公開信中我也寫明白了,所以就看他(習近平)能不能夠開啟逐步有序民主化的大門了」。

他進一步表示:「習近平甚麼話都說了,現在就看他怎麼做。這一年從現在到十九大,是很關鍵的一年,第一他要換人,第二個他總要告訴大家他究竟要幹嘛。」

「所以很可能周強這些人在發狂、最後發這個瘋:『反正我也當不了了,我就把倒習聯盟這幫人弄一起來』。現在鬥爭很複雜也很激烈,2017年對習近平來講是非常、非常關鍵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