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特朗普「美國優先」的貿易政策下,來自中國和墨西哥的貿易逆差成了美國新政亟需解決的難題,但部分研究報告卻發現,機器人對美國製造業工人的威脅遠勝於貿易逆差所帶來的傷害。


CNN財經網站報導,機器人自2000年以來已取代美國近500萬個製造業職缺,高於在1999年至2011年期間因與中國進行貿易而流失的98.5萬,以及在1997年至2013年間與墨西哥貿易損失的80萬個職缺。

波爾州立大學(Ball State University)的另一份研究也發現,在2000年至2010年期間,約87%的美國製造業就業機會被工廠自動化等創新科技所取代,而貿易導致的就業機會減少只占13%。

喬治城大學的經濟學教授杰森(J. Bradford Jensen)表示,科技的變遷降低了勞工的需求,部分原因是自動化,部分原因是設計,導致軟件使用增多,硬件使用減少。然而,對外貿易卻比科技變遷更容易被妖魔化。

麻省理工學院教授阿齊默魯(Daron Acemoglu)擔心,美國進行貿易限制後,部分生產線可能移回美國,但受惠的或許不是勞工,而是機器人。

《澳洲人報》報導,美國許多沒有外移的工廠一直以廉價和高效能的機器來取代勞力,同時認為造成美國勞工大量被淘汰的原因是成本過高。波士頓諮詢公司(BCG)的報告發現,在美國僱用一名焊接工人的時薪(含各項福利)為25美元,但用機器人焊接每小時只需8美元的成本。

《紐約時報》也說,自動化讓美國製造業的產量比1987年多出85%,但卻讓勞工人數降至原來的2/3。

投資銀行麥格理(Macquarie)的報告則說,人類引進工業機器人50年後才累計到100萬部機器人門檻,但累積到200萬部門檻只需花8年的時間。這意味著,如果美國工廠的經營階層降低成本的心態沒有改變,美國製造業就業機會要恢復往日榮光,重回1960和1970年代的水準很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