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被嘲笑被排擠到奇蹟般入主白宮,特朗普(川普)說,這一路走得好辛苦。他沒有絲毫從政經驗,也不用荷里活明星站台,競選籌款也不及對手的零頭,但他卻憑著那顆回歸美國精神的真誠信念打動無數選民的心。

一些政壇人物討厭他,因為他直率坦言,敢於挑戰「政治正確」,並徹底推翻美國政壇遊戲規則。

大量選民信任他、喜歡他,因為他永不放棄要復活「美國夢」,回歸傳統價值。

美國國會前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說,特朗普是一位值得人們研究、非常特殊的歷史性人物,「他是一位很特別的美國領袖」。「他讓美國找回了自己。」

無論在大選期間還是在任職總統後的一舉一動,不難看出,特朗普正在鋪一條回歸「美國精神」的道路。

鼓勵「勤勞自給」美德 擺脫靠福利而生

特朗普一直強調就業,甚至在他作為總統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就開始召開商業領袖會議,討論美國的就業。沃爾瑪、福特、通用、亞馬遜等商業巨頭也都在特朗普的影響下,紛紛宣佈了其增加就業的計劃。

增加了就業,才能讓那些失業的美國人有勤勞自給的機會,從而擺脫領取政府福利的局面。特朗普在1月20日的就職演說中說:「我們將讓我們的人民擺脫(領取)福利,重返工作崗位——用美國人的雙手和美國勞工重建我們的國家。」

這也正是美國傳統價值的體現。美國人傳統上強調自我獨立,通過自我奮鬥而成功。這些保持傳統的人提倡勤勞自給,把領取政府福利看成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向人伸手的難為情事情。特朗普作為總統,他也正努力使勤奮自立的美德在美國人民中弘揚下去。

為了加速創造就業,他在上任後的第二個工作日便簽署了推進Keystone XL(KXL)和達科他(Dakota)輸油管道項目的兩個總統備忘錄(白宮備忘錄),他預計會創造2.8萬個工作。同時他也簽署了另外一個備忘錄,要求建造輸油管道所用的鋼鐵必須在美國製造,從而會讓美國創造更多的就業。

特朗普(川普)23日頒佈了幾道行政命令,其中之一是重啟全球墮胎禁令「墨西哥市政策」。(Ron Sachs–Pool/Getty Images)
特朗普(川普)23日頒佈了幾道行政命令,其中之一是重啟全球墮胎禁令「墨西哥市政策」。(Ron Sachs–Pool/Getty Images)

保護生命權 特朗普恢復墮胎禁令

特朗普在他的第一個正式工作日(1月23日)立即頒佈行政命令,重啟全球墮胎禁令。該法規禁止所有接受美國聯邦政府資助的非政府組織在海外提供墮胎服務與諮詢。

白宮發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當天在記者會上表示,此舉是「呼應美國正確的價值觀」,是為了阻止納稅人的血汗錢被用於推廣墮胎這種「違背總統價值觀的有爭議行為」。

美國在歷史上受基督教文化的影響,傳統的宗教價值觀根深蒂固。墮胎遭到傳統宗教人士的強烈反對。他們認為,生命是神所賜予的,所以只有神才有權取回生命,而非人類。

回顧美國歷史,十九世紀的美國政府是持「反墮胎」的立場。在1875年,美國政府甚至還立法嚴禁墮胎。

而到了1973年,美國最高法院批准全國墮胎合法化。1994年,克林頓總統甚至還禁止反墮胎人士與團體在執行墮胎的診所外進行抗議活動。

墮胎合法化遭到無數人士反對。自1974年起,華盛頓每年都舉行大規模反墮胎的「生命權遊行」(March for Life)活動,每年有數十萬人參加。今年的活動是在周五(27日)舉行。副總統彭斯在這個活動上發表講演說:「實際上,特朗普總統要求我今天在這裏,與你們在一起。」他說:「生命在美國再次獲勝。」

特朗普一直對墮胎表示強烈的反對,在去年競選期間也曾多次表示,我一直是尊重生命的人,大家都知道。

特朗普當選,被解讀為特朗普代表的傳統價值觀和保守主義戰勝兩黨建制派所推崇的「政治正確」。(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特朗普當選,被解讀為特朗普代表的傳統價值觀和保守主義戰勝兩黨建制派所推崇的「政治正確」。(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不斷挑戰「政治正確」

特朗普當選,被解讀為特朗普代表的傳統價值觀和保守主義戰勝兩黨建制派所推崇的「政治正確」。支持者喜歡特朗普是因為他能夠戳破政客們「政治正確」的謊言。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指責奧巴馬政府出於「政治正確」,對非法移民一味地縱容。在「政治正確」的背景下,特朗普對奧巴馬的指責卻被批評是對移民「具有種族歧視」。然而特朗普並不在乎,在任職總統後仍然繼續向「政治正確」提出挑戰。

特朗普在25日接受ABC新聞專訪時表示,本周預計簽發有關移民的行政命令,限制來自對美國具有重大恐怖威脅國家的人。根據《美聯社》24日取得的行政命令草案,特朗普計劃暫停核發簽證給七國公民,大砍接收的難民人數以及加強簽證審核。此外,特朗普還於25日簽發行政命令,在美墨邊境建牆,並表示在幾個月內開始建。

那麼政界大佬們喜歡用的「政治正確」到底是甚麼意思呢?它是指在一些用詞上或政治措施上避免冒犯及歧視社會上的弱勢群體。在「政治正確」的話語權中,種族、性別等各種差異是不能存在的,誰提出存在差異,就成了種族、性別的歧視者。這也就造成了特朗普說要限制穆斯林入境,有人就說他對穆斯林有歧視。

「政治正確」有時會走入極端。在美國保守派眼中,政治正確一詞本身是「政治不正確」,威脅著社會言論自由,破壞社會傳統價值。

2015年同性戀婚姻在美國變得合法化。在「政治正確」下,奧巴馬指這是「邁向平等的一大步」。而很多具有美國傳統的人士認為,這實際上嚴重違背了基督教的價值觀。

美國傳統上一直是一個反對「同性戀」的國家。1885年,美國最高法院判決說婚姻是「一男一女終生的神聖結合」。1870年,阿拉巴馬州最高法院判決稱「婚姻關係建立在上帝的意願以及人的天性基礎上;它是所有道德進步和一切真實幸福的根本」。

很多人希望,特朗普上台後能夠讓美國重新回到基督教所認可的傳統意義的婚姻關係當中。

特朗普卻憑著那顆回歸美國精神的真誠信念打動無數選民的心。(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特朗普卻憑著那顆回歸美國精神的真誠信念打動無數選民的心。(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以國父為範 建立以人民利益為主的政府

美國國父華盛頓總統堅信,唯有人民擁有對國家的主權,沒有人可以在美國藉著軍事力量、或只因為他出生貴族而奪取政權。

特朗普加州競選政治和實地運行主任麥高慕先生(Malcom McGough)說,特朗普政策其實本質就是恪守和尊重開國國父賦予我們的偉大的美國憲法,依循法制,採取低稅收,精簡政府。

特朗普一直認為,現在的政府管得太多,權力範圍太大。

實際上,美國在南北戰爭後,聯邦政府的權力急遽擴大,掌控了整個國家。1913年美國政府通過個人所得稅法案。之後美國政府從以關稅為主的間接稅制變成以所得稅為主的複稅制。

在這種重稅體制下,中產階級的負擔最重,他們無法享受很多低收入者可以免稅的福利,反而卻要為那些福利埋單。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曾表示,要降低人民的稅務。特朗普要建立的是一個以國民利益為根本的政府,他在1月20日的就職演說中表達說:「今天的(就職)儀式,卻有著非常特殊的意義。因為今天我們不只是將權力從一個政府轉移到另一個政府,或從一個政黨轉移到另一個政黨——我們正在從華盛頓轉移權力,並把它交還給你——美國人民。」

他還說:「真正重要的不是哪個黨控制我們的政府,而是我們的政府是否由人民控制。」

特朗普器重持有傳統觀念的保守派

從特朗普已經提名的內閣成員看,他擇賢的標準是觀點保守、能力超群、背景多元的人才。特朗普於1月25日宣佈,將會在2月2日宣佈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來替代去年2月去世的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而特朗普的三位最熱門的大法官人選全部是保守派。

美國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分為保守派(Conservative)和自由派(Liberal)兩大陣營。他們投票決定美國社會一些重大問題,如禁槍、墮胎權、同性婚姻等。保守派多持傳統價值觀,反對墮胎,反對同性婚姻,反對禁槍等。

保守派可不是簡單的「守舊」。美國建國之父華盛頓、傑弗遜、漢密爾頓、亞當斯均可視為保守派。保守主義的根本原則是:誠摯的信仰、道德的約束、提倡勤勞自足、注重家庭倫理、強調個人自由、反對政府權威等。

在斯卡利亞去世前,五位大法官由共和黨總統提名,意識形態較為保守,四位由民主黨提名,意識形態接近自由派,傾向於時代的新潮觀點。保守派在最高法院保持優勢,給社會以穩定的力量。

奧巴馬原本想在任內安排一名自由派法官來替代斯卡利亞,但被參議院中佔多數的共和黨拒絕。

特朗普參選後在2016年去年曾公佈了21名大法官人選,這些人選清一色全部是保守派。從這也不難看出,特朗普在選才上比較器重保守派,因為他們保留著信仰、道德等美國傳統的社會價值。

特朗普宣誓。(Getty Images)
特朗普宣誓。(Getty Images)

特朗普帶來了「美國夢」

「我正式競選美國總統,我將讓美國再次強大⋯⋯可悲的是,美國夢死了。如果我當選,我將讓美國夢復活」,特朗普在當初參選時是這樣道出他的初衷。

回顧自己走過的競選之路,特朗普如此道出其中的艱辛:「我原本不必來競選總統,這條路我走得也好辛苦,但我別無選擇,因為我愛我的祖國,我愛美國人民,我覺得這是我應該做的。」

傳統基金會總裁及前國會參議員德明特(Jim DeMint)說:「美國人夢想找回自己的國家、結束官僚作風、擁有自由的思想和實現自己的理想⋯⋯他們選擇了特朗普,因為他帶來了『美國夢』,號準了美國的脈,也帶來了醫治方案。他厭倦了政治正確、左右逢源、卻最終忘了自己到底想說甚麼。」

特朗普尊重美國最核心的價值觀

熟悉美國歷史的人都知道,美國是一個以信仰上帝而立國的國家,對上帝的信仰並尋求上帝的指引是美國最核心的價值觀。

在1月20日觀看特朗普就職宣誓儀式的人會發現,他在宣誓的時候是如何宣誓的呢?他左手按著《聖經》,由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 Glover Roberts Jr.)為他讀宣誓詞。

手按著《聖經》宣誓這一傳統源於美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華盛頓認為,美國的獨立是上帝的恩典,他曾說:「美國人不應該忘記,上帝的神跡在我們的革命時期多次彰顯,全能的上帝是我們唯一的保護。」

特朗普在就職演說中說:「不應該有恐懼——我們受到保護,我們將永遠得到保護。我們將受到我們的軍事和執法的偉大團隊的保護,最重要的是,我們受到神的保護。」

實際上,美國開國元老那一輩人的宗教感是很強的。美國國父華盛頓曾經常參加不同宗派間的禮拜,並鎮壓軍隊中反天主教的活動。在美國的每一張鈔票或硬幣上,都寫著「我們信仰神」(In God We Trust)。這句話被定為美國的國家格言。在美國的大多數公立學校,學生們都要向美國國旗宣誓,其中一句為「一個國家,在神之下」(One nation, under God)。

但在過去的幾年中,美國的「自由派」以「自由」為名而逐步拋棄傳統價值,特別是在對神的信仰和對神的誡命的遵守上,將美國引入道德深淵。從而也更助長了「政治正確」的問題。美國主流民眾厭倦了「政治正確」,選擇回到基本的常識和倫理,而這些人從特朗普身上看到了回歸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