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發誓要阻止中共奪取南海島嶼,點燃了北京領導人的憤怒。特朗普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協議),引發美國盟友的困惑和不安。

但華府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亞太安全項目主任克羅寧(Patrick Cronin)認為,這些舉動也許是華盛頓東亞戰略要想重獲新生所需要的。他認為,對於華盛頓而言,在過去數年,亞洲的經濟和戰略平衡走在了一個錯誤的方向上。

克羅寧告訴《華盛頓時報》,特朗普政府在把南海和亞洲地區作為一個整體來制定政策。

克羅寧說:「他們現在所做的一切就是暗示,我們將強硬。」他認為,華盛頓在亞洲的盟友不必擔心。

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哈里斯上個月在澳洲說:「有關美國放棄印度-亞太地區的報道太誇張了。」五角大樓官員周三(1月25日)說,國防部長馬蒂斯的首次海外之旅將是訪問南韓和日本。

克羅寧也捍衛特朗普退出TPP的決定。「它(TPP)太慢,太笨,太不透明。」克羅寧說,「更公平、更有效的雙邊協議才能幫助促進我們的經濟向前,並幫助維持我們跟亞太的互動。」

對付中共 兵不血刃

有關特朗普可能觸發跟北京貿易戰的擔憂也在劇增。

華府智庫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中國商業和政治經濟項目主任肯尼迪(Scott Kennedy)說,美國需要跟中國在經濟上達成一個小心翼翼的平衡。

「去年中美雙邊貿易額為6000億美元,根據美中商務委員會數據,它支持了美國260萬的就業。」肯尼迪周三說,「美國現在在中國投資了2300億美元,去年中國向美國投資1200億美元。」

肯尼迪認為,美中關係的基本面是好的,儘管未來可能遭遇困難。他說,最近中國美國商會的調查發現,70%的美國在華公司是盈利的,20%盈虧平衡。

但是美國商會也說,81%的在華公司感到不如以前受歡迎。在過去三年,四分之一的公司已經搬出中國,或計劃搬出中國。

傳統基金會中國分析師成斌說,特朗普政府可以利用這種情況,達到他們的目標。

雖然特朗普政府似乎尋求升級南海的局勢,但是成斌告訴《華盛頓時報》,軍事行動不會是白宮的首選。

成斌說,由於他們的商業和金融背景,特朗普和國務卿提名人蒂勒森「不會徑直拿起槍」。他說,這兩人更可能專注於利用他們跟美國在華公司的關係,向北京施加經濟壓力。

他們可以通過勸說美國公司削減或終止跟關鍵的中國工業(比如製造業和天然能源開發)的合作,來勸說北京從南海撤退,從而不費一槍一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