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宇碩
退休前任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及當代中國研究計劃統籌人,曾擔任中央政策組顧問。已出版的中、英文專著分別有三十多種。

自特朗普質疑「一個中國」政策後,媒體及有關評論提出不少「扶台制華」的觀點。就客觀的角度而言,特朗普的立場固然動搖了中美關係的基礎,破壞了雙方的互信,然而對台灣究竟有多大好處呢?

首先,特朗普認為目前的「一個中國」政策是美國對中國的重大讓步,中國必須有所回報。若果中國就貿易、南海等問題就美國的關切作出回應及讓步後,美國自然不會改變「一個中國」的政策。顯然特朗普視「一個中國」政策為可用的籌碼,符合其「交易」的外交政策作風。

這樣,台灣的利益並未受到尊重;如果特朗普為了有利可圖,例如爭取中國出口企業到美國投資,增加美國國民的就業,同樣可以犧牲台灣的利益。

換一個角度,美國能為促進台灣利益而做的也相當有限。特朗普放棄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台灣憑藉美國支持而加入的圖謀落空。就各個重要的國際組織,即使有美日的強力支持,中國仍然有足夠的否決權把台灣阻於門外。

馬英九總統「外交休兵」終已終結,台灣所餘的廿多個邦交國,在中國的利誘下,多數難以保存;當然,即使斷交,台灣也沒有多大實質損失。特朗普最容易滿足台灣者,大概是高層次的官式會晤以及在言論上為台灣打打氣。美國很可能願意向台灣出售更先進的武器及提供軍事技術轉移;但軍售並不便宜,在台灣本土也有爭議。

最重要的是,台灣一般人對維持海峽現狀感到滿意;除深綠陣營外,台灣大多數市民無意推動「台獨」。蔡英文政府深明此理,故此她承諾在任內第一年不會挑起兩岸爭端。畢竟台灣經濟對大陸經濟依賴甚深;在不對等的情形下,只要中共領導層願意付出代價,可以重創台灣的經濟。

關鍵的因素是中長期美國和國際社會如何評估中國的崛起。如果在特朗普總統任內,美國社會認為中國的崛起是一項嚴峻的威脅而願意進一步圍堵中國,國際形勢會逐漸對台灣有利。長遠而言,中國會否推動政治改革自是西方社會最關心的問題。

特朗普傾向「孤立主義」,重視美國的實際利益;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會受到不利的影響。例如要求日韓多承擔軍費,就貿易方面採取種種保護主義措施,均會削弱美國與傳統亞洲盟友的關係。台灣以貿易立國,對美出口享有相當盈餘;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自會打擊在大陸投資的台商。

簡言之,重視「交易」與美國利益的特朗普政府,傾向「孤立主義」而無意捍衛普世價值,對台灣不見得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