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躍進大面積餓死人時,正是「幹部特供制度」方興未艾之日。特供是公然的歧視,是赤裸裸的歧視。這實際上是共產黨在明確的告訴國人,你們不是人,你們不配,你們是下等人,你們是草民。享受特供和得不到特供的區別,就是官位,是一個人是否屬於權貴階層。特權在號稱「為人民服務」的國度大行其道,是絕妙的諷刺。

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商學院的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教授專長對商業環境和金融市場的宏觀分析。納瓦羅及其合作夥伴、網絡公司創辦人格里格‧奧特瑞(Greg Autry)曾經在2011年拋出重磅炸彈,在六四屠殺22周年之際推出了新作《Death by China》(暫譯《中國導致的滅亡》)。

中國導致的滅亡

納瓦羅和奧特瑞的搭檔,在美國的華人社會並不陌生,他們此前的作品包括《即將來臨的中國戰爭》(《The Coming China Wars》)。網絡上的新老五毛黨徒,也早已開始對納瓦羅的連番攻擊,說他在鼓吹中美直接的軍事衝突。但這些五毛黨徒們也不得不指出,納瓦羅在警告中共窮兵黷武、威脅世界和平的同時,也向中國政府提出了避免戰爭的建議。

納瓦羅認為,如果中國可以做一件事來推遲戰爭的話,那就是宣佈在未來二、三年內實行人民幣匯率的自由浮動。這個建議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算不上有甚麼過份,也不像一個「反華份子」會給出的主意。實際上,對在通貨飛脹的壓力下苦苦掙扎的中國民眾,這是一劑良藥。可惜的是,中共不大會採用,也沒有採用的動機。

《中國導致的滅亡》從內容看,西方對中共本質的認識有了新的突破,他們已經開始意識到,中共對自己的民眾的危害和威脅,已經延伸到了國際社會;中共不僅給中國人民帶來死亡和滅亡,中國也給世界帶來了滅亡,現在是世界各國必須有所作為的時候了。

死亡被帶向世界

該書徹底顛覆了所謂的「中國奇蹟」,把走向現代化的中國,因為融合了資本主義和自由社會的理念,會向政治改革邁進,會推動全球經濟增長這一幻想,給無情的撕裂了。作者認為,強勢、富有及腐敗的中共,夾帶民族主義的狂熱,會對世界和平、繁榮和健康帶來自納粹以來最嚴重的威脅。

納瓦羅的論據人們已經耳熟能詳,中國已成為世上最大的盜版國。盜版從來都有,在許多國家都有,但在如此規模上由政府主導、支持的國家級盜版,則是前所未有。資本主義的發達,建立在自由企業制度和智慧產權的保護,如果人人看見蘋果的iPod銷情好,就可以群起仿造而不受制裁,那真正的蘋果公司必然破產。人們發現,中國的盜版和仿冒已經把從A到Z字母表上所有的產品都囊括了,從名牌服裝、手袋、名錶,到冷氣機、汽車、剎車片,再到荷里活電影,甚至西藥也有仿製的。西方人驚呼,假藥是會害死人的,但這並沒有妨礙中國的假冒產品源源而來。

中國還是世界上污染最重的國家,地球上最骯髒的20個城市,16個在中國。從世衛組織16年年底發佈的全球空氣質量互動地圖中可以看到中國大陸的工業地帶超標嚴重。而目前嚴重的霧霾正在席捲全中國。大陸官方數據顯示,從今年1月4日開始,臨汾的二氧化硫濃度一直居於全國之最。臨汾市南機場附近的二氧化硫每小時濃度都曾連續「破千」。12日晚11點,該監測點大氣二氧化硫濃度更飆至1420μg/m3(微克/每立方米)。

去年年底,四川省成都市出現大面積霾污染,黃色警戒達一個多星期,但官方不允許有關霾污染的照片曝光。據當地網民發文披露,有拍攝、報導霾污染的攝影師被派出所帶走。

但污染並不像毒米、毒酒、假雞蛋、假銀魚那樣只限於在中國境內橫行,它會蔓延到中國之外。美國人苦笑說,美國污染最嚴重的洛杉磯跟中國城市比起來,幾乎像是瑞士的鄉村。中國沙塵已經越過蒙古沙漠進入南韓和日本,中國煙霧已經匯入大氣環流,進入洛杉磯和溫哥華。

《中國的不良製造》(《Poorly Made in China》)之作者保羅‧米德勒(Paul Midler)認為,中國正在種下自我毀滅的種子。聯邦眾議員羅拉巴赫(Dana Rohrabacher)說,這本書詳盡展示了中國對美國迫在眉睫的威脅,中國的「和平崛起」根本就子虛烏有。MSNBC評論說,該書是正射向北京的一發強力子彈。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少將說,他一直擔心中國對美國和盟國的軍事挑戰,西方每個政治領導人都該讀讀這本書。

納瓦羅的分析有警世的作用,但它有點像美國的左派知識份子,沒有看出前蘇聯和東歐在美麗的光環之下,雖然威脅力巨大,但同時也處在強弩之末、崩潰之時。

在全球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大潮已經突破2億6千萬大關之際,中國對外威脅的聲勢,其實和中共向內潰敗的趨勢,是同時存在的。在紅朝嚴防臨界點、民間等待導火線的時刻。

特供的延伸和難及

中國大躍進大面積餓死人時,正是「幹部特供制度」方興未艾之日。特供是公然的歧視,是赤裸裸的歧視。這實際上是共產黨在明確的告訴國人,你們不是人,你們不配,你們是下等人,你們是草民。享受特供和得不到特供的區別,就是官位,是一個人是否屬於權貴階層。特權在號稱「為人民服務」的國度大行其道,是絕妙的諷刺。正常社會官員討好選民還來不及,哪裏敢搞特供?又哪裏有錢去搞特供?

中國民眾曾經對故宮可能會建頂級的富豪會所感到憤怒,如果這種憤怒是有理由的話,其實人們忘記了,中南海同樣是皇家的園林和居所,而一個叛亂團體已經在裏面無償居住60多年了。所以網友說,等天安門城樓都整成會所時,某些人的日子就到頭了。

「特供」原來侷限在最高層,中國百姓也比較厚道、給以充份的「理解」。人們覺得,相當於過去皇上級別的人,這點優惠算不上甚麼。尤其是當御用文人時不時的拋出「帶補丁的睡袍」、「把紅燒肉給戒了」等關於領袖的傳奇時,這種特權並沒有激起太大的民憤。但今天,不僅中央有無毒的特供綠色食品,上行下效,下屬部門如北京海關也有自己的蔬菜基地,各級政府也有。特供的特權已經從一品官延伸到了五品、七品、也許已經到了九品。官員享受特供時,會更加珍惜自己的權力,也更加不願意放棄權力,因為特供的食品是要一直吃到死的,沒人願意在生活質量上走下坡路。紅朝沒有道德的勇氣,也沒有意願會取消特供的特權,他們也不會把特供食品的衛生和安全讓全體國人享用。

在民以食為天的中國,食的不公和毒食品對民眾造成嚴重的威脅。圖為今年1月18日一顧客在北京街頭的一家外賣麵食的小店買饅頭。(AFP/Getty Images)
在民以食為天的中國,食的不公和毒食品對民眾造成嚴重的威脅。圖為今年1月18日一顧客在北京街頭的一家外賣麵食的小店買饅頭。(AFP/Getty Images)

特供實在是太可鄙、太腐敗,也太貼近人們心中最敏感的部位。對於「以食為天」的國人來說,這分明是天塌下來了。觀察家們也奇怪,當局居然愚蠢到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讓百姓吃飯問題的一片天塌下來,可不是好玩的。特供會引發中共統治的危機嗎?國人政治、信仰權力缺乏,甚至房子不夠住,都還罷了,至少還有「吃」的樂趣。但現在連吃口沒有毒素、乾淨食品的權力都沒了,惱怒的心理當然可以理解。特供在這時延伸到中下級官員,無疑火上澆油,「不患寡、患不均」的思想也難以壓制。

壓垮一隻駱駝,阿拉伯的智慧說,只需要幾根稻草;特供、陰霾、官員特權、亟待解決的民怨,也許還遠不止這幾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