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陪朋友去海灘上散步。藍天白雲,碧海黃沙,眼前的風景美得像圖畫。 朋友喜歡拍照,一邊拍、一邊和我閒聊,說天上白雲的形狀變換多快。被她提醒,我也仰頭看白雲。軟綿綿的雲彩,看著很舒服。仔細端詳,會發現白雲真的像極了各種小動物。朋友想像力豐富,指著一朵白雲說,像小貓咪。

過了會兒,我們好像還沒走幾步呢!白雲被風緩緩吹散,不再像小貓咪,那形狀倒接近一隻白天鵝。聽著朋友評價白雲的新造型,我腦中突然閃現「白雲蒼狗」幾個字。世事變幻之快,用天上的白雲比喻,再貼切不過了。

走了半天,聊了半天,看了半天,我們的注意力幾乎都在白雲上了。也難怪,白雲瞬息萬變,引發人無數遐想,我們很容易就被這種多姿多采的變化所吸引。直到最後,風吹走了最後一抹雲彩,只剩藍天。

朋友突然感慨:「白雲走了,藍天還在。」

我這才意識到,看了半天的白雲,卻把背景的藍天給忽略了。藍天不語不變,沒有白雲的靈動,所以沒有吸引我的眼睛。然而,那些容易變換的最終極有可能離去,而那些默默無聲的卻往往代表著永恆。

這世上總會有如白雲般變來變去的東西,同時也一定有同藍天一樣沉寂卻亙古不變的事物。若只看一時,輝煌似乎都被變幻無窮的精彩所收納了;但從長遠來看,一時的光環並不能長久,真正永恆的還是骨子裏的沉穩與底蘊。這正如我們今天所見,即使我們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白雲所吸引,但白雲終將散去,而不論白雲是走是留,藍天永遠在那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