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河南省在2012年全面啟動縣(市、區)建「新型農村社區」規劃,如打雞血般瘋狂「造城」,佔用大量耕地,浪費巨額資金,讓村民不堪重負。由於資金鏈斷裂等問題,如今河南遍地爛尾樓,直接損失至少600多億(人民幣,下同)。

河南狂建新農村社區

《新京報》報道,2012年開始,陳曹鄉一共佔用近1,000畝耕地,建了4個新農村社區,號稱要讓農村人過上城裏人的生活。

據《河南日報》報道,截至2012年末,河南省已規劃新型農村社區近萬個,建成及在建的新型農村社區共3,250個。因規模普遍巨大,民間俗稱為「萬人村」。

當地人表示,河南政府像打了雞血一樣建社區。

當時,河南省財政廳籌措資金10億元,用於新農村社區公共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建設補助。據測算,一個5,000人人口規模的新型農村社區,僅基礎設施和公共設施就需投入2,000萬至3,000萬。因而,10億元對於全省幾千個社區來說,簡直杯水車薪,還需要各地政府自己籌資。

到了2016年年末,官媒公佈了一串數字:至今河南省有1,366個新型農村社區停建,直接損失人民幣600多億元。

爛尾樓遍佈

目前,在許昌縣陳曹鄉,4個社區都存在資金鏈斷裂的問題,3個均因資金問題不同程度爛尾。

距離雙樓張村東邊6公里,崗黃村村頭的崗黃社區建了20多座3層的鋼筋水泥架,因投資商資金鏈斷裂,從2013年起就荒在了地裏,周圍雜草叢生。

河南開封市尉氏縣張氏鎮的郭家社區,兩層的聯排別墅裏入住率不足半成,社區東邊4棟商舖空空如也。門樓任鄉的門樓任社區,4層樓房沒有一戶入住。

新農村社區的住房需要村民掏錢買,每平方米1,000元。村民原有房屋按每平方米420元的價格補償,即2平方米的舊房還換不來1平方米的新房。

掠奪耕地造城引發悲劇

60歲的郭雲(化名)是尉氏縣郭家村的村民,2011年,村裏以建社區為由,要租用她家的10畝耕地。郭雲算了一筆賬,5畝地種桃樹,5畝種小麥和玉米,每年收入至少35,000元。然而,村裏剛開始只給每年每畝地1,000元的租賃費用,後將價格提高到2,000元。

郭雲還是沒同意,但沒多久,村裏趁她不注意,把桃樹全部割斷,麥子壓壞。她不得不接受現實,把地租出去。

河南在瘋狂的「造城」中對不願交出土地的村民施行強行徵地,曾經引發命案。

2012年8月22日,周口市扶溝縣練寺鎮大蒲村63歲的農民朱中洲到鎮政府大院3樓跳樓身亡。據報道,當地政府以「以租代征」方式強行征地,對被拆遷房屋不進行補償,對佔用的耕地也是每畝地只補償800元錢的青苗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