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央行日前表示,為了拉抬人民幣匯率,中共兩年來耗費了一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同時,為減少資金外流,中共嚴控企業和個人換匯。有外媒分析認為,此舉已殃及大陸貿易。

中共央行使用萬億外儲維持人民幣匯率

據香港《經濟日報》1月26日報道,中共央行副行長易綱25日說,過去兩年央行使用約一萬億美元外滙儲備來防止人民幣滙率的過度貶值,這樣做總體上利大於弊。

文章分析說,人民幣貶值壓力很大,不僅來自於美聯儲加息及強勢美元趨勢,更主要的是大陸經濟失去動力,經濟增長近兩年持續乏力。

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6年,在岸人民幣(CNY)兌美元滙率兩年累計貶值10.7%。其中,2015年貶值4.46%,2016年貶值了6.6%,創1994年滙改以來最大年度跌幅。

中共不斷升級控制資金外流措施

據中共外管局數據,大陸外匯儲備從2014年6月底的3.99萬億美元,降至2016年12月底的3.01萬億美元。兩年半的時間,減少了近1萬億美元,減幅達四分一。中共官方承認,中共央行穩定人民幣匯率是外匯儲備規模下降的最主要原因。

在人民幣大幅貶值及貶值壓力持續的大環境下,大陸資產大規模流出。為了控制資金外流,中共從去年第四季度開始,不斷推出嚴控政策。這些政策包括限制大陸企業購置海外資產;限制大陸民眾購買香港保險;要求各銀行嚴格審查匯出資金的用途;如果人民幣流入流出不平衡,就要停止處理跨境人民幣支付業務等等。

本月,中共央行要求一些城市的銀行確保人民幣淨流入、沒有淨流出,即累計流入資金必須大於累計流出資金。要求各行跨境人民幣月度收付比例須控制於1:1之內,未達要求的銀行需暫停辦理居民跨境人民幣支出業務。

這些政策顯示中共對資本外流的擔憂,擔心資本外流會加劇人民幣貶值,進而引發更大規模的資本流出。

資本外流是今年中共面臨的一大問題

被譽為是華爾街對中國經濟最為精通的研究者、惠譽前分析師、現為研究機構Autonomous Research駐香港分析師的朱夏蓮(Charlene Chu)日前在《資本外流戰》(The war on outflows)的報告中表示,謹慎應對資本外流是中共今年要應對的兩大經濟問題之一。

朱夏蓮說,中共採取更嚴厲的措施應對資本外流問題,即大幅度調整匯率控制資本外流。這種方法可能會在幾個季度內產生效果,但這不是長久之計,要長期限制資本外流是不可行的。

朱夏蓮表示,中共嚴控資本外流的措施最終會傷害中國經濟以及抑制商業信心,「外國直接投資已經顯著降低,而中國企業的對外投資(併購)增加許多。」如果今年資本外流的問題如果沒有改善,未來幾年內,中國的外匯儲備將僅剩50%。

《金融時報》:中共遏制資本外流波及貿易

英國《金融時報》日前刊發文章認為,中共現在嚴控資本外流的政策,尤其是近期出台的限制使用跨國融資基本工具的措施正開始妨礙中國的進口企業。中共監管機構不僅收緊被用於向境外轉移資金的對外直接投資(FDI),商品和服務支付也受到了收緊措施的影響。外貿交易被延遲,而貿易信用保險公司正在削減對中國的敞口。

西盟斯律師事務所(Simmons & Simmons)的貿易融資律師喬里恩・埃爾伍德-羅素(Jolyon Ellwood-Russell)表示:「資金被卡在中國不是甚麼新鮮事,但現在我們看到這些問題從資本帳戶蔓延到經常帳戶。」

報道說,深圳幾家銀行的分行在去年12月凍結了備用信用證的開立。監管機構最近限制的另一條渠道是「內保外貸」:境內銀行為中資在境外註冊的附屬企業提供擔保(即抵押),然後由境外銀行向境外企業放貸。

金杜律師事務所(King & Wood Mallesons)合伙人林永耀(David Lam)表示,向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SAFE)登記內保外貸已變得越來越困難,導致依賴這一融資方法的交易處理不順。

隨著中共對跨境支付方式的非正式控制在去年12月收緊,付款時間不確定性加劇,在買家付款之前發運貨物的做法(即賒帳交易)已開始減少。

據全球保險商信利保險(XL Catlin)的馬克・霍頓(Mark Houghton)介紹,隨著貿易商在付款方面遇到困難,很可能會有更多支持跨境貿易短期銀行貸款的第三方公司被要求履行在岸擔保,這將給中國國內的銀行帶來風險。

過去兩年裏,全球貿易信用保險公司科法斯(Coface)已將中國從一級市場之一降級為「顯著風險」,理由是買家有可能違約。

「我們不會對(資本管制方面的)更多收緊感到意外,」科法斯經濟學家Jackit Wong表示,「而那將特別沉重地打擊中國進口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