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美國的太子黨羅宇再度發文指中共掠奪式的發展毀了中國,應該懲罰製造污染的江澤民。江執政和干政時期,中共連續八年GDP「保八」,導致了中國生態環境急劇惡化,給後人帶來了深重災難。

1月24日,羅宇在港媒上發表了《與習近平老弟商確》系列文章之十五。

文中表示,反貪腐,首先要回答一個問題:貪腐從哪兒來的?是鄧小平開創了貪腐的時代。「六四」前是偷偷摸摸的幹,「六四」後就是全黨明目張膽地幹了。江澤民發揚光大了鄧小平的貪腐,僅僅幾年,中共就成了世界上最貪腐的黨。

羅宇的文章進一步揭示,中共用掠奪式的「發展是硬道理」毀了中國。從江山到人文,滿目瘡痍。中國現在是「最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地區」。要說「硬道理」,應該是關停一切污染源,還給老百姓藍天,並懲罰製造污染的貪官,這可以從江澤民開始。GDP搞到世界老二,環境搞到最不適合人類生存。這是罪惡!是對中華民族犯下的罪行。

海外資深媒體人姜維平去年的文章表示,江澤民是「六四」以來社會貪腐成風的總後台,其帶領黨政軍、公檢法、上中下、省市縣所有的官員,放開膽子大膽貪,一切向錢看,並引導整個社會以佔有財富的多寡評價人,權錢交易、權色交易,要錢不要命的風氣越演越烈。而最大的貪污受賄的官員正是江澤民。

《江澤民其人》一書深刻揭示了江澤民執政和干政時期,中共片面追求GDP,連續八年GDP「保八」,給後人帶來了深重災難的事實。

江澤民時代的「經濟發展」不計成本,以巨大的社會不公和摧毀生態環境、耗竭中國未來生存資源為代價片面發展,這個泡沫化的經濟發展導致了中國生態環境的急劇惡化,使經濟的長期持續增長已經沒有可能,後代子孫的生存則面臨更加嚴重的危機。

中科院可持續發展戰略研究組組長、首席科學家牛文元曾說,中國的GDP數字裏有相當一部分是靠犧牲後代的機會獲得的。2003年中國經濟佔世界經濟總量不到4%,對原煤、鋼材、水泥等能源和材料的消耗卻佔到全球總量的三分之一左右。

中國國家環境保護總局局長解振華指出,據世界銀行測算,1995年中國空氣和水污染造成的損失佔當年GDP的8%;據中國科學院測算,2003年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造成的損失佔GDP的15%。

把以上數字與江澤民不計成本的GDP年增長率7%~8%相比較,江澤民時代所謂的「高速發展」其實是很大的下降,從長遠來看不僅無功,反而有害。

與「血汗工廠」一樣,江澤民時期所謂的經濟發展背後,生態環境遭嚴重破壞,這使得中國為此付出遺害未來幾代(甚至更多代)人的沉重的生態代價。

各方面的統計數據和報道顯示,中國環境已遭受了巨大的污染。在水污染方面,3億多農村人口喝不到安全的水,4億多城市居民呼吸著嚴重污染的空氣。全國75%的湖泊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富營養化;90%的城市水域污染嚴重;對118個大中城市的地下水的調查顯示,有115個城市的地下水受到污染。

在空氣污染方面,大多數城市居民呼吸著嚴重污染的空氣,幾千萬人因此患上支氣管炎和呼吸道方面的癌症。三分之二的中國城市的空氣質量達不到中國自己的標準,而且中國5億多城市人口中僅有百分之一的人能呼吸到安全的空氣(按歐盟安全標準)。

與環境污染相比,生態環境的破壞和生態失衡的影響更為深遠。中國80%的江河湖泊斷流枯竭,三分之二的草原沙化,絕大部分森林消失,近乎100%的土壤板結。中國三分之一的國土已被酸雨污染,主要水系的五分之二已成為劣五類水。

羅宇是中共軍隊前總參謀長羅瑞卿大將之子,1989年「六四」鎮壓後脫離中共體制,蟄居海外。2015年以來,羅宇連續發表致習近平的公開信,勸其放棄一黨專制,抓捕江澤民並清算江的種種罪行。

2016年初,羅宇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習近平應該儘快抓捕江澤民。一是江澤民罪大惡極,二是抓捕時機早已成熟,三是逮捕江澤民才能解中國亂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