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川普)在就職前後,屢次批評媒體對他進行「不實的」報道,在新聞界引發強烈震盪。特朗普支持者也一直質疑主流媒體報道的客觀性和公正性。最新民調顯示,美國人對媒體的信任度降到歷史新低。前紐約市長朱利亞尼指出,特朗普有可能重塑新聞道德。

特朗普與媒體頻頻衝突

美國之音報道,特朗普上任首日就發起了對媒體的「戰爭」。1月21日,他視察中央情報局時,把媒體人稱為「世界上最不誠實的人」。他說,他一直在與媒體「展開一場戰爭」,並警告虛假報道參加就職典禮人數的人要為此承擔後果。他說,他發表就職演講時,看到場下有100萬到150萬人,但一家媒體卻說只有25萬。白宮發言人斯派塞隨後在記者會上指責有些媒體故意通過虛假報道來「播種紛爭」。

在就職10天前,特朗普於他當選後舉行的首次新聞發佈會上,還點名批評網路媒體Buzzfeed和CNN製造假新聞。Buzzfeed此前披露了一份長達35頁的未經證實的文件,稱俄羅斯暗中扶持特朗普上台並握有他的一些把柄。CNN也報道了此事。特朗普抨擊CNN的報道是「假新聞」,指Buzzfeed披露的信息是「一堆無用的垃圾」。

而早在2016年2月總統競選期間,特朗普就曾針對媒體對他的大量負面報道,放話說要「開放」誹謗法。他說,若新聞媒體「寫一些抹黑、惡劣和不實的文章」,就可以「起訴他們,並獲得一大筆賠償」。

美國總統與媒體衝突由來已久

美國學者普遍認為,早在建國之初,總統與新聞界之間的衝突就已存在。在18世紀中期到19世紀後半葉,即所謂的「政黨報刊時期」,各政黨都曾利用自己的報刊來宣傳本黨主張,並攻擊對手,因此總統與敵對報刊之間不免會發生不愉快的碰撞。雖然隨著歷史發展,新聞工作日益專業化,並逐漸形成獨立的記者團隊,但總統與新聞界之間的衝突從未停止。

明尼蘇達大學新聞倫理與法學教授簡・克特利(Jane Kirtley)說,已故前總統尼克遜任內對新聞界有著很深的反感,以致於不少新聞記者都上了政府的黑名單。

克特利表示,尼克遜政府曾經對《紐約時報》進行電話竊聽,並動用了其它一些在當今大多數人看來並不恰當的行政權力,「這是一個極端的例子」。

他說,就連與新聞界關係最要好的總統也會說,他們曾與新聞媒體交惡,即使沒有達到直接相爭或對立的程度,「總統也肯定不會認為,這種事情在推動他的議程」。

誹謗訴訟案判決一般傾向新聞界

不過,新聞媒體也有「越位」的情況。人們抱怨說,媒體過度依賴憲法第一條修正案的保護,導致一些人成為不公正報道的受害者,包括官員在內。

首都華盛頓非營利機構「新聞實驗室」的執行主任、美國國務院國際信息局出版物《獨立新聞工作手冊》的作者波特(Deborah Potter)表示,記者在報道總統等公眾人物時,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美國法律的保護。即使記者對公眾人物作了不正確的報道,他們也無法被成功起訴,除非有證據顯示,作者或出版者帶有「實際惡意」。「實際惡意」是指,他們明知自己所報道的內容是不實的,卻仍然那樣報道,或者他們根本就無視事實真相。

歷史上,美國法院對誹謗訴訟的判決,往往都偏向新聞界。聯邦最高法院以往的判決指出,憲法第一條修正案保障公民對政府官員發表任何言論的權利,包括錯誤言論,除非公民是在明知錯誤或不顧事實真相的情況下惡意誹謗。所以,公眾人物要贏得誹謗訴訟案,比一般公民要承擔更高的舉證責任。

不過,隨著特朗普時代的來臨,這一切可能發生改變,但無人知道將發生何種改變。前紐約市長朱利亞尼期望,特朗普當選後的首次記者會預示著新聞新紀元的到來,並指出特朗普可能會重塑新聞道德。

前總統小布殊的白宮新聞發言人弗萊舍(Ari Fleischer)表示:「政府中任何人都無權對新聞界指手劃腳,這是我們自由與民主的標誌之一。但這並不是說,新聞媒體永遠準確無誤。特朗普常喜歡挑戰並質疑媒體報道的準確性,而這正是許多人所迴避的,其他政界人士更是不願挑起與新聞界的爭端。」

專家:問題出在新聞媒體自身

蓋洛普公司2016年9月所做的一項民調顯示,美國人對媒體報道的準確和公正性產生質疑,對媒體的信任和信心已降到歷史新低,只有32%的人表示對媒體有很大或相當程度的信任,這一比例比前一年下降了8%。

華盛頓「新聞實驗室」的執行主任波特指出,記者們很長時間以來,一直面對信譽危機,有些問題在一定程度上是他們自己一手造成的。

波特說,這個問題源於「高度曝光的新聞媒體醜聞和剽竊問題」,即把別人的話拿來當作自己的作品,甚至杜撰事實,這是記者們所犯的「最致命的錯誤」。這些問題在特朗普提出來之前就已存在。

弗萊舍指出,許多新聞機構在分析和意識形態方面走得太遠,未能做到中立和公正地報道。他說:「媒體喪失這麼多美國人的信任,很大程度上是它們自己的責任。」

因此,如何努力做到全面、客觀、真實、公正地報道,已成為新聞媒體的當務之急。

專家:媒體自由對監督政府不可或缺

不過,受訪專家都認為,對於民主社會來說,獨立、自由的媒體在監督政府方面起著不可或缺的作用。

印第安納州迪堡大學傳播學教授傑弗里・麥考(Jeffrey M.McCall)指出,成立自由的新聞媒體,目的就是要對政府及權貴進行監督和問責。

他很希望,無論誰入主白宮,都能對新聞媒體這一作用給予更多的尊重。他說:「新聞自由正是美國有別於許多其它國家,甚至西方式民主國家的地方。我們的新聞自由對確保公眾的知情權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