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聲稱「推廣漢語和傳播中國文化」的孔子學院在海外頻遭關閉。這個以大哲學家孔子為名的學院理應備受歡迎,但確為何遭抵制?西人作家羅傑斯認為,中共假借孔子之名,實則在西方大學做共產宣傳。

作家、人權活動家及國際人權組織CSW的東亞團隊領導者羅傑斯(Benedict Rogers)本月在《赫芬頓郵報》上撰文,憑藉多年來對中國的研究和蒐集到的大量資料,深度揭露孔子學院在海外的真正目的。

走訪中國 切身了解中國文化

羅傑斯表示,他在15年前去了曲阜,也就是中國最著名的哲學家孔子的出生地。他在過去十年內大部份時間住在中國,並在中國各處旅行,包括香港在內,因為他想在返回英國前了解更多中國文化古老智慧的來源。

一位中國朋友送給羅傑斯一本《論語》,裏面集合了孔子的思想。羅傑斯引述孔子《論語》中的一段話,孔子曰:「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意思就是說:「品德不加以修養,學問不去講求,聽到義理不能去實踐,不好的地方不能改正,這些都是我所憂慮的事情。」羅傑斯說:「今天,這些也在使我感到憂慮,尤其是在中國以及西方那些向中共統治者叩頭的人。」

孔子學院是中共向西方滲透最危險手段

羅傑斯在文章中寫到,當今的中共不僅在欺凌並嚴重侵犯本國人民的人權,而且也在世界各地日益擴大其腐敗網絡,讓異議人士噤聲,並擴大其影響力。它(中共)通過商業、網絡噴子、外交,甚至採取最極端的手段——綁架來自其他國家的批評人士來這麼做。但是(中共所用的)最詭辯和最危險的工具之一就是濫用孔子的名字。

中共為孔子學院投入巨資。羅傑斯說,根據中共政府官方網站信息,全球現在有500所「孔子學院」,到2020年的目標是1000所。在2015年,中共給孔子學院的預算是3.1億美元,從2006至2015年,中共總計在孔子學院上花費了18.5億美元。

羅傑斯解析說,孔子學院存在的目的並非像表面上宣傳的那樣。他說:「從表面上看,這些學院的存在是為了教授中文和推廣中國文化,就相當於英國文化協會(British Council)或法國文化協會(Alliance Francaise)。但是與這些西方的文化機構不同,孔子學院是由中共政府直接資助和控制,並嵌入世界各地的大學內,使中共能夠影響到其課程。」

而西方相對應的文化機構的存在,在不同程度上是為了促進民主價值觀、開放社會的概念、批判性思維、法治和加強民間社會的能力,但孔子學院則是與之對立的,它在傳播中共的宣傳及壓制任何異議的聲音。

羅傑斯表示,一部新的紀錄片《假孔子之名》(In the Name of Confucius)曝光了西方民主國家的學校和大學所使用的孔子學院在公開做共產主義宣傳。比如,在多倫多,給兒童使用的教材就是提倡毛澤東的教導。正如一位家長說:「在民主國家不應該存在這樣的事情。」

實際上,西方社會近年來對孔子學院的批評與羅傑斯的看法類似。瑞典國會成員曾表示,孔子學院為中共政府提供了政治宣傳的平台。加拿大國家安全情報局也說,孔子學院是中共意圖滲透西方的一步。

通過孔子學院讓國外大學為中共服務

孔子學院的一種工作方式就是和西方大學合作,將其附屬在西方大學上。羅傑斯表示,這些孔子學院大都獨立於其主辦大學,由中共控制,遵守中共當局制定的規章制度,幾乎沒有透明度。

孔子學院總部總幹事許琳也承認,他們成功地讓西方大學為其服務。她說,他們(孔子學院)的工作是「我們軟實力的重要部份。我們想要擴大中共的影響」。她還補充說:「外國大學為我們工作。」

孔子學院以隱蔽方式將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輸出到國外

羅傑斯表示,紀錄片《假孔子之名》曝光了中共在海外設立孔子學院的目的。他寫到,這部52分鐘的紀錄片描述的是一名叫Sonia Zhao的中文老師在離開中國後來到加拿大的一家孔子學院任教。Zhao說:「我原以為孔子學院是一個文化機構。」但她很快就發現,作為一名(孔子學院的)僱員,即使是在西方民主國家,她也總是感到緊張,擔心自己可能說的話會造成麻煩。她說:「在說之前我不得不三思。」

Zhao是一位法輪功修煉者。法輪功是基於真善忍的佛家修煉大法,自1999年起遭到中共當局嚴重的迫害,因為這個功法當時非常流行,估計有7千多萬人在修煉,對於一個對任何大型民眾聚集感到緊張的政權來說,它(中共政權)感到了威脅。即使法輪功是一個和平的功法,但仍然遭到了殘酷的鎮壓、導致無數學員被監禁,很多人被酷刑折磨致死,或者成為中共野蠻地強摘器官的受害者。

Zhao說:「多年來我一直在隱藏我的信仰。但我沒想到,來到國外,曾經以為是自由的地方,我仍然受到限制。」

Zhao回顧了自己閱讀僱用合同的那一刻,發現孔子學院禁止教師修煉法輪功,或與他們(法輪功)有關係。有關西藏和台灣的話題也必須要迴避。

羅傑斯在文中引述Sonia Zhao的話說:「孔子學院在用一種隱蔽的方式將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輸出到國外來。」

孔子學院的宣傳 讓外國人也深受其害

羅傑斯在文中列舉了一個西人的例子,令人不得不思考中共利用孔子學院宣傳的「成效」。羅傑斯說,一位在密歇根大學學習的美國歌手在一次孔子學院的演奏中高興地演奏了一首中文歌曲,歌詞是:「歌頌新生活,歌頌偉大的黨。啊,毛主席!啊,黨!你哺育了這片土地上的人民。」

羅傑斯還指出,《假孔子之名》這部紀錄片中最令人震驚的部份是,看到一些西方學者的天真、無羞恥的(與中共)共謀。在一個令人震驚的採訪中,(加拿大的)高貴林孔子學院主席加特蘭(Patricia Gartland)及地方學區主席漢妮德斯(Melissa Hyndes)還在宣稱他們的工作成功,並拒絕承認有任何風險。加特蘭告訴紀錄片導演Doris Liu說:「我們從來沒有任何的擔心。」她補充說,任何爭議都是由「仇外心理」所導致的。

而當Liu問到,西方學術機構是否應該接受來自不尊重人權的政府的資金時,加特蘭對這個提問的前提部份表示不同意。而當提出的一個問題是,關於在中國宗教信仰被迫害時,這兩位加拿大教育界人士乾脆終止了採訪。

多倫多地區學校董事會(Toronto District School Board)主席博爾頓(Chris Bolton)也同樣對(中共)在人權方面的擔憂不屑一顧。當對他的提問令他感到非常不舒服的時候,他要(紀錄片的)製片人離開。

外國教育界開始覺醒 紛紛抵制孔子學院

除了那些受到中共宣傳毒害的人外,近年來西方教育界也開始意識到了孔子學院的真正目的,很多學校退出與孔子學院的合作。

羅傑斯說,多倫多地區學校董事會並不完全都是親中共的人。面對證據,董事會最終投票決定終止該地區與孔子學院的聯繫。其他學校,如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也做了同樣的事情。

2013年12月,擁有6萬多會員的加拿大大學教師協會呼籲各高校終止與孔子學院的合作。2014年10月,多倫多教育局TDSB計劃委員會在投票中「以壓倒性的比例」通過了「取消與孔子學院合作」的決定。

2012年5月,美國國務院曾向全美孔子學院中國教師發出「必須在6月30日離境」的通告。

美國大學教授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已經呼籲重新思考,並表示「對中共政府的政治目的讓步的作法不可接受」。兩所美國大學芝加哥大學和賓州州立大學以及歐洲的至少三所大學都切斷了與孔子學院的聯繫。

羅傑斯認為,(孔子學院)是(對外)輸出殘酷、腐敗、專政的「價值觀」。孔子曰:「苛政猛於虎。」人們需要清醒過來,在可以挽回前停止這種「串通」。《假孔子之名》是每一位涉及中共政策和教育政策的人都應該觀看的一部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