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員、富豪熱衷海外置業,炫富之餘,亦可走資。香港一名裝修公司負責人,因承辦一名前國企高層、深圳市南油開發建設公司前董事長丘石長的上水豪宅,招來噩夢連連。除了牽涉違規僭建千呎地庫外,又因拒簽裝修合同「刁鑽」條款,疑遭人聘黑社會人士恐嚇,及索回320萬元的僭建工程費。有人事後報警稱裝修公司負責人詐騙,導致其出關時被扣查。該名裝修老闆多次向屋宇署舉報,昨日終開記招講述事件,後悔道「不該賺的錢不能賺」。立法會議員指事件或是冰山一角,擔心香港成為大陸富豪違規的溫床。

68歲的黃景釗,是裝修工程公司負責人,昨在立法會議員梁耀忠陪同下召開新聞發佈會。黃表示,2015年8月接獲丘石長的生意,為他的上水歌賦嶺棕櫚徑10號豪宅別墅裝修。

大屋花園暗藏豪華地庫

黃景釗指,丘石長自稱是深圳「廳級幹部」,又是力學工程師,親自參與房屋裝修的設計。黃景釗承接的首項工程,是在大屋和花園下挖掘2.6米深,合共約1,100呎地庫,大廳地庫則安裝電梯,連接地面和地庫。其中,花園下的地庫約900呎,內建豪華紅酒房,以及兩間工人房、還有滿屋衣櫃等。花園(地庫上蓋)則興建大水池,中間設玻璃小船,可以入內飲茶,旁邊還有假山。

黃景釗表示,曾向對方表明,僭建地庫是違規,但對方以「自住、最多釘契」為由,強調會承擔一切責任,並同意支付335萬的地庫工程費。不過,對於安裝升降機,黃指香港沒人懂裝,不願接手。有人就從深圳自行買來升降機,又安排大陸黑工來港安裝。黃擔憂「有問題」累自己坐監,期間出信給管理處表示暫停裝修,待電梯安裝後才復工。

大陸購升降機疑請黑工  擬裝防彈玻璃

有人一度又要求黃安裝防彈玻璃,黃直言感到奇怪,「李兆基家宅都沒有防彈玻璃」,不明為何要安裝。但對方堅持要裝,黃找到安裝公司,報價約70多萬,因要更換鋁窗以符合安裝標準,加上玻璃顏色不同,顯得太突兀,對方才作罷。

黃指邱要求在大廳安裝升降機,他擔心「有問題」要坐監,因此暫停裝修工程。(受訪者提供)
黃指邱要求在大廳安裝升降機,他擔心「有問題」要坐監,因此暫停裝修工程。(受訪者提供)

拒加簽條款後遭百般刁難

約8個月完成地庫工程後,對方再邀黃景釗承接樓上裝修工程,但從250萬壓價到220萬元,黃勉強同意,但對方遲遲不肯簽合約。到去年3月現身簽約時,又加入將大宅裝修成「高檔次別墅」的驗收條款,黃覺得不妥,因難以界定「高檔次的標準」,決定停工。

自此以後,有人一改過往的友善態度,反過來百般刁難,挑剔工程。甚至有自稱黑社會人士恐嚇黃景釗,逼他退回約320萬的地庫工程費及賠償。黃在新聞發佈會上指,有人甚至派人到黃承接的其它工程地點遞恐嚇信,又到他寫字樓貼恐嚇字條,更打電話恐嚇他。據黃向記者提供的一段恐嚇電話顯示,一名男子自稱「大陸佬」要找他收數,更聲言:「如果今周不交錢,有野看。」

黃景釗指丘石長(圖)自稱深圳「廳級幹部」,又是力學工程師,親自參與豪宅裝修設計。(受訪者提供)
黃景釗指丘石長(圖)自稱深圳「廳級幹部」,又是力學工程師,親自參與豪宅裝修設計。(受訪者提供)

停工遭恐嚇 更被警扣查

律師曾提醒黃報警,但他抱著「大事化了,小事化無」的心態,啞忍在心,未有理會。誰知噩夢還沒有完,至去年11月31日,黃在深圳灣出境卻遭香港邊境警方截停,指其涉詐騙要協助調查,一度被扣押至天水圍警署和旺角警署。

黃景釗說,前後開工8個月,每天都有最少5、6人一同開工,開工人次上千,管理處亦有記錄,他先後收到的320萬元大多已出糧給工人和買材料。而追加工程費60多萬元,至今卻未有著落。他在去年12月向屋宇署「自首」投訴有違規僭建,屋宇署最初稱無法入屋影相,他提供地庫工程相,但屋宇署卻以「太忙」為由,至今未有行動。

▲疑似僭建地庫上蓋設計成大水池和庭院。(受訪者提供)
▲疑似僭建地庫上蓋設計成大水池和庭院。(受訪者提供)

▲挖掘地庫工程浩大,前後進行了8個月,每天至少有5、6人同時開工。(受訪者提供)
▲挖掘地庫工程浩大,前後進行了8個月,每天至少有5、6人同時開工。(受訪者提供)

「黨員」黑膠袋盛百萬付款 裝修老闆:一千萬個後悔

黃景釗陳述其人的一些古怪行徑,包括為人神秘,每次打電話給他,都是買電話卡,無固定電話;又試過分三次付款給他,有一次居然拿黑膠袋提著100萬現金,令他心驚膽跳,急跑銀行存款;裝修期間,丘又在大廈外裝四個大錄像頭,和一般業主明顯有別。

年輕時從大陸游水逃難來港的黃景釗,直言自己裝修30多年,包括承接多項豪宅裝修,從未遇到如此遭遇,直言「後悔一千萬次都不止」。

他指有人曾向他透露共產黨員身份,有數十年的黨齡,事件亦讓他見識中共官員坑蒙拐騙的招數,層出不窮,「真的很恐怖,手段很卑鄙,毒辣」。黃景釗稱,他將自己的個案公開,亦願意承擔法律責任,是希望日後行家「不應該賺的錢勿賺」。

郭文貴15億豪宅同涉僭建

翻查土地註冊處資料,丘石長於2015年6月以3,323萬港元購入別墅,實用面積達1,914呎,樓高三層,擁有4房2廳。另據查,丘石長在香港持有多個豪宅物業,包括位於荃灣皇璧兩單位、洪水橋尚城一獨立屋,連同上水別墅,總值近一億元。

丘石長曾擔任深圳房地產協會理事,所屬公司深圳南油房地產有限公司,屬央企招商局旗下,早年亦涉及一宗房產抵押貸款糾紛案及土地使用權轉讓糾紛案。

近年來,不斷有紅色資金來香港買樓,上月亦爆出因捲入國安部前副部長馬建案及河北前政法委書記張越案而外逃的大陸富豪郭文貴,在香港南灣擁有一座市值約15億元的豪宅,裝修已近3年,耗費近6億元,近來捲入僭建風波,面臨被港府強拆的命運。

議員:憂港淪中共貪腐溫床

協助黃的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指,類似事件不斷發生,擔憂大陸官員來港不僅買貴豪宅,還令香港成為中共貪腐的溫床。今次事件中,有人不僅違規挖地牢,甚至要裝防彈玻璃,還叮囑承建商做違規工程、僱用黑工,「視香港法律如無物」。梁又質疑有人以百萬現金付款,是否涉嫌洗錢和走資。

梁耀忠又不滿警方無合理案情下扣查黃不讓他出境,做法不公道。此外,屋宇署跟進僭建個案態度「懶懶閒」,有需要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