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5年,荷蘭的法庭判決,荷蘭作為一個國家在減少二氧化碳排放方面行動不足。根據一項巴黎氣候協定,荷蘭應當在2020年將溫室氣體排放減少25%。隨著環保話題的愈加嚴肅,荷蘭的政府及各環保組織紛紛對荷蘭的燃煤發電站的未來規劃出謀劃策。

受荷蘭政府委託,德國研究集團Frontier Economics作出一份調查報告指出,荷蘭處理燃煤發電站的最佳方案並不是關掉,而是將其改善的更加可持續。這份報告長達200頁,目前由《財經日報》(Financieele Dagblad)掌握,尚未發佈。

該報告中對於燃煤發電站的推薦方案是,可以將燃煤發電廠排放的二氧化碳截獲並存儲在地下氣室中。此外,生物質可以給植物供給養分從而使其產生能量。這是一個相對經濟的做法,並可以最大限度地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該報告對電站的幾個未來方案作了比較。如果2020年之前關閉所有的電站將耗資70億歐元,不包括業主賠償金。其它的方案包括逐步關閉燃煤發電站以及改為排放收費。有人擔心,如果荷蘭關閉最新的燃煤電廠,就只能從其它國家的大煙囪燃煤電廠進口能源,這將導致歐洲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

而商業能源用戶代表組織(VEMW)也通過聯邦通訊社(FD)表示,荷蘭廢氣排放量的減少將在很大程度上被其它國家的排放增加所抵消。

但綠色和平組織並不認同這種說法,該環保組織認為,「如果荷蘭關閉燃煤發電站,那麼荷蘭和國外的絕大部份能源產品將由燃氣發電站承擔。由於燃氣發電站比燃煤發電廠要清潔得多,這將顯著減少整個歐洲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至於是否採用碳截獲的解決方案也同樣存在很大的疑問,由於該技術仍處於試驗階段,因此對於碳截獲和儲存的可負擔性等都存在不確定性。

荷蘭尚有五個燃煤發電廠在營運,關於這些發電廠的未來走向問題存在很大分歧。環境部副大臣達克斯馬(Sharon Dijksma)(PvdA)主張繼續關掉更多的燃煤發電廠,而經濟事務大臣坎普(Henk Kamp)(VVD)則認為,即使保持現有的發電站數量不變,也同樣可以實現目標減到2020年減少25%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這五座大型燃煤火力發電站,面對各種爭議與發展方案,它們未來何去何從?本屆政府不想貿然決定,而是把它作為一個「歷史問題」交接給下一屆政府。

荷蘭媒體報道,荷蘭經濟事務大臣坎普(Henk Kamp)1月19日上周四向國會致信,概括陳述了推遲火力發電站話題的決定。火力發電的話題可說是個燙手山芋,現任執政聯盟政府在此問題上已經產生了分裂。

荷蘭將在3月15日投票選出150名議員,要想組建新的執政聯盟政府,至少需要3個月時間。2017年的選舉可能也會繼續因襲這一過程。

據荷蘭媒體《金融日報》(Financieele Dagblad)的報道,執政聯盟中的政黨之一——工黨,下定決心要在下屆政府接手前,作出行動推進燃煤發電站的關閉——工黨計劃在3月15日之前擬定法規草案給關閉燃煤電站創造法律可行性,他們的目標是在2020年關閉兩座電站——上世紀90年興建的位於阿姆斯特丹的Nuon電站,和位於Geertruidenberg的RWE Amercentrale電站;荷蘭的另外三座較新的位於鹿特丹和格羅寧根的電站,則可以繼續發電至203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