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高檢1月22日的消息稱,日前,前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以涉嫌「受賄罪」被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案件偵查工作正在進行中。

黃興國落馬前找人打探案情

1月4日,黃興國被立案審查,被「雙開」,並移送司法處理。通報稱,黃興國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妄議當局政策等,同時「縱容、默許親屬利用其職務上的影響獲取巨額利益,利用職權和職務上的影響為其子謀取私利」等。

大陸《新京報》報道稱,中紀委在問題通報中直接點出「打探涉及本人的問題線索」,黃興國還是第一個。

那黃興國向誰打探消息呢?1月4日中紀委反腐專題片稱,2014年到2015年,中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前副處長袁衛華在天津查辦相關案件。期間,天津公安局前局長武長順和安監總局前局長楊棟樑(曾任天津副市長)先後案發。

黃興國主動、多次與袁衛華接觸,請袁喝酒、吃飯,贈送名貴手錶等貴重禮物,打探武長順案、楊棟樑案的相關信息,同時也套取、打探關於他本人的一些問題的線索。對於黃興國的「需求」,袁衛華都一一奉告。

黃興國不斷晉升 其親屬生意越做越大

2016年9月10日,黃興國被調查。隨後,中共《天津日報》便轉載官方通報,指黃興國被捕當晚,天津市委連夜召開會議,期間呼籲全體官員「管住自己,管住親屬子女」,似乎暗示黃興國一案與家族腐敗有關。

陸媒今年1月披露,黃興國去年9月落馬後,他的兩個弟弟也幾乎同時被帶走。黃興國四個弟弟中的三個直接參與經商,涉及的範圍很廣。

多年來,隨著長兄黃興國在仕途上的不斷晉升,他的弟弟們的生意也做得越來越大,涉足機械、建築、房地產、海洋經濟等多個領域。

多名熟悉寧波官場的人士表示,作為主要領導的直系親屬,黃興國弟弟的生意並不以實體公司完成。更多時候,他們只是「中間人」,為政府和商人牽線搭橋,從中獲得好處。

據報,在黃興國的「問題親屬」中,首當其衝的是其胞弟黃興常。坊間披露黃興國擔任寧波市委書記期間,其弟得以遊走於官商之間,插手許多市政工程。早在1997年前後,就有央媒記者寫過黃興常涉嫌走私的內幕。

黃興國玩弄陰謀 是「兩面人」的典型

去年12月港媒引述消息人士的話披露,除了經濟方面的問題,黃興國還違反了習當局的「政治規矩」。一方面,黃率先喊出「習核心」騙取信任;另一方面,為了從代理市委書記的位子上儘快「扶正」,很誇張地搞了系列團團夥夥、結黨營私的「地下活動」。

消息人士稱,據說習近平了解內情後震怒,但其案情牽涉中共某個政治老人,當局至今沒有公佈黃興國落馬的真正原因。

2016年10月9日,中紀委第三巡視組向天津反饋巡視「回頭看」的情況稱,天津圈子文化不絕、政治生態遭破壞,並稱要「嚴格遵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始終做到忠誠、乾淨、擔當」。

2016年11月27日,中紀委旗下的《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刊文表示,黃興國等是「兩面人」的典型,他們台上一套、台下一套,當面一套、背後一套。

天津是江派人物張高麗的地盤,官場腐敗一直被視為錯綜複雜。此前被王岐山第二輪「回馬槍」拿下掌管天津市建設規劃的副市長尹海林。尹海林是黃興國的直接下屬。

中紀委今年1月21日公佈,天津副市長尹海林因嚴重違紀,受開除黨籍及行政撤職處分,降為副處級非領導職務。

此外港媒還披露,黃興國是典型的「帶病晉升」的高官之一,官場腐敗時間長達22年。黃興國與張高麗關係密切。2007年12月,黃升任天津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僅一個月後,於2008年1月轉為市委副書記、市長。時任市委書記的張高麗,與黃在官場內外相互抬舉吹捧。

據悉,黃興國是通過巴結江澤民而迅速發跡的。海外媒體曾披露,黃興國主政寧波期間,寧波高速公路的各個出口,都樹起了江澤民的巨幅畫像。

外界認為,習近平當局在「十九大」前拿下黃興國,是對江派的一次重大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