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川普)就職典禮的演說在全世界引起廣泛的關注,在大陸社交網上也成為人們探討的熱點。中國著名獨立經濟學家鞏勝利接受大紀元專訪,解讀特朗普就職典禮講話中暗批中共的內容,在他看來幾乎佔了特朗普演講內容的四分之一左右。

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從事國際、中國問題研究三十多年的著名獨立經濟學人鞏勝利介紹說,「特朗普講話,包括貿易、關稅、移民等作了一個系列的闡述,他就是要在這些方面從美國人民的利益出發,做出特朗普的決定。」

他表示,儘管特朗普沒有點中共的名字,但是他的內容是很明確的,他說的很多內容幾乎多是針對中共的。

「比如特朗普說到美國及人類面臨挑戰的一些問題,他著重講了幾個方面,一個就是他講的美國的投資和經濟貿易的問題,特別是工廠方面,因為企業是美國發展的主要方面。」他說。

鞏勝利表示:「特朗普認為,美國的工廠長期缺乏更新、缺乏新的建設,他要重新樹立美國新的形象。」

「特朗普特別講了權錢交易這方面的事情,阻礙了美國發展的潛力,他要把它釋放出來。」

此前法學家袁紅冰曾指,過去二十多年來,共產黨一直在執行著一條買下全世界的政策,具體講,它首先買下相當一部份美國和其他歐洲有影響力的政客,比如說美國的基辛格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鞏勝利進一步分析,「還有本來屬於美國企業生產出來在全球佔領先地位的商品,但是特朗普覺得有一些投資毀了他們的國家、偷走了他們就業的機會,因此特朗普說:『工廠倒閉,美國工人失去就業的機會』」。他覺得這些都是沒有點名地批評中共。

此前有評論說,中國有三億五千萬農民工,這二三十年來像奴工般勞動,僱用他們的工廠被稱為「血汗工廠」。這些工廠形成密集性加工企業,使中國變成「世界工廠」,從而影響了美國等西方國家的企業發展和他們的國民的工作機會。

鞏勝利表示:「還有他說的美國的高速公路、橋樑、機場、隧道、鐵路等這些方面,他說要用美國的手來建立美國,他要重建美國這個富裕的國家。他說美國的商品被大量地侵佔,這些方面我覺得也是暗指中國。」

泰媒曾經這樣評論中國是世界工廠,「中國的世界工廠有四個支柱:第一根支柱主要是外國跨國公司及其關聯的供應商和承包商造就的;第二根支柱——中國的基礎設施網絡,物流、能源、道路、電信、航運和港口等領域垂直一體化的國有企業修建並運營這些基礎設施;第三根支柱是中國的金融供應鏈,為基礎設施網絡的建設和維護提供融資服務;最後一根支柱是政府的服務供應鏈⋯⋯」

鞏勝利強調:「我們知道中國是美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特朗普在貿易方面、經濟方面,指到中國的成份是相當、相當的多,有四分之一左右的內容。」

「還有特朗普說,他說過的話是實話,不會放空」,特朗普政府要改變美國,還要讓美國新的貿易、新的經濟重新站起來。

鞏勝利還表示,這次宣佈了特朗普的一個百日計劃,還沒有具體的內容。「比如對中共政府的貨幣操縱之說,他的商務部長(20日)已經講了,如果證明中共政府有操縱貨幣的現象,他要立即宣佈中國是操縱匯率國;第二個他講了要對中國實施45%的懲罰性關稅,如果這個實施,我們不說45%,就說20%或者10%,那他都可能單方面地對中國造成嚴重的影響。」

他進一步解釋:「因為中美貿易是美國純粹的貿易逆差,而中國38年來長期的順差,也就是說中國到現在的外匯儲備最高的時候大概接近4萬億美金,這些外匯儲備全部來自於美國。因為中國和歐洲是打平的,儘管現在歐洲是中國第一大貿易夥伴,但是中歐的貿易有一個平衡點機制,你也不要贏太多,我也不要輸太多。」

「唯一的貿易逆差就是美國和中國,最起碼要打平中美的貿易,這可能是特朗普最大的決心。一旦中國沒有美國的貿易順差,可能中國每年消耗的外匯大概是7千億美金。這7千億美金從哪裏來,我覺得這是天方夜譚的事情,我覺得這些是中美貿易的要害。儘管中共政府一直在強調中美貿易是雙贏,其實這38年來中美貿易完全是中國的全贏、美國的全輸。」

鞏勝利還表示,「據我所知美國第一大貿易逆差是中國,第二是墨西哥,第三是加拿大,這三個國家是與特朗普在貿易方面的重大決策、對策最為相關的國家。他沒有指明任何一個國家,但是從(特朗普的講話)中可以看出來其中相當一部份內容跟中國有關。」

他進一步分析:「比如他講的降低美國企業所得稅的方面,因為目前來講中國的企業所得稅是最高的。如果按照特朗普政府所說的美國企業的所得稅是15%,而且是在企業盈利以後的所得稅,而中國企業不管你輸贏全部要交36%的企業所得稅,這就是美國和中國在貿易方面的最大差異,可能這是與中國企業的發展相比,一些至關重要的不同點。」

由於特朗普對美國的保護主義,外界有一種說法,特朗普把美國在國際上擔當的角色讓給了中國,令中國越來越吃重,起平衡世界的作用。對此,鞏勝利表示,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美國的優勢在哪裏呢?它的美元貨幣是全世界的第一大貨幣,佔了全球貨幣量的61%。任何國家都要做貿易,美元去哪裏都是黑道、白道通用的貨幣。特朗普說要加強對國內發展的力量,其實美國現在的貨幣政策、貿易政策,都比中國要開放很多很多。」

他舉例說:「中國的管制可以說是最嚴厲的,比如說現在規定一家銀行不能超過4張信用卡;人民幣和美元都不准出國;一個企業一次出國人民幣不能超過600萬;中國人去海外投資,不准投資股票市場,也不准投資房地產市場,這都是全球法治國家所沒有的內容。」

他還從軍事角度來側面解讀,「儘管特朗普說了我們為了美國自己,國內的建設不走出去,其實不然。除了貿易之外,他的航空母艦,我看到有資料說美國海軍三分之一的力量將部署在中國的南海。從這來講軍隊就是為經濟、貿易利益服務的,他的軍隊主要部署在亞太地區,那他的貿易,你可想而知,沒有貿易他的軍隊怎麼活下去?!」

因此鞏勝利認為,特朗普現在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減少美國的國債、減少貿易逆差或者打平。因為美國和中國、墨西哥、加拿大的貿易逆差,每年有1萬億,中國大概接近6000億美金貿易順差,中美貿易,他不打平,做下去就沒有意義了。

他強調:「美國必須要改變了,不改變精英治國的方式,如果還像奧巴馬那樣,對外貿易逆差和國債就會越做越大,美國就沒有未來了。所以對特朗普應該看到他的道路或者步伐。他在第一個任期內,如果能夠理順這樣的關係,他的第二任就有可能實現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