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1日媒體據軍媒《空軍報》報道,17日空軍舉行將官軍銜晉升儀式,宣讀習近平簽署令的是空軍司令員馬曉天,為11名晉將軍官頒發命令狀的是空軍政委於忠福。

習近平對空軍的重視,據《學習小組》2015年「習近平與空軍不得不說的事」一文:習上任後很忙,但在2013年2月至2015年2月,曾4次視察空軍機關和部隊。也就是上任頭三年,習平均半年一次視察空軍,足見他的重視。

在這次11人大晉升之前,空軍人事的一個大異動,正是習2015年2月那次視察後,7月於忠福由南京軍區空軍原政委調任空軍政委。

彼時有觀察認為,於忠福以中將軍銜出任大軍種的政委,屬於少見。而被於忠福接替的田修思,在一年後的2016年7月落馬時,被稱為「空軍一號大虎」,屬於「郭徐流毒」。田修思2009年12月從新疆被擢升為成都軍區政委,2012年10月再從成都軍區政委突然調入空軍掌大權,涉向徐才厚、郭伯雄買官。

在空軍政委這個位置上,田修思的前一任是鄧昌友。據報道,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發生後,官媒曾宣傳鄧昌友如何迅速指揮空軍救援地震災區。但事實是,鄧昌友被災民們認為應該槍斃的軍官之一。

此外,據《新紀元》周刊獨家報道「中共高官海外收購鐵鈷礦的黑幕」一文,其中提到,2006年為此親赴礦區所在地阿根廷的三名高官,除了政法系的羅幹、周永康,另一人就是軍方的鄧昌友。

鄧昌友是在2002年5月至2012年10月任空軍政治委員,同一期間(2004年至2010年)的空軍後勤部政治部主、副部長、政委是曾慶源,即曾慶紅的三弟。

在江澤民不得不交出軍權的2004年前後,除了曾慶源躋身空軍外,也是曾慶紅介入軍務頗為頻繁的期間,如2003年會見烏干達、澳洲、巴西等國的國防部長,如2004年4月間參訪上海兩家軍艦造船企業,2004年6月間,赴福建省進行視察,包括在東山島上舉行的大規模軍演,等等。

而江澤民為江綿恆鋪進「軍」之路,也是早於與空軍有關的航太工程,從神州五號起的功臣榜上,江綿恆皆以副總指揮之名排在眾專家之前,僅次於由中央軍委副主席、總裝備部部長兼任的航太工程總指揮。

當時就有分析稱,這樣的排行不能小看,這是江澤民的大陰謀,在為江綿恆掌最高軍權鋪路,先卡住這麼靠前的排位,日後不能降只能升,意味著江綿恆不進軍隊則已,只要進軍隊,就有資格當軍委副主席。

雖然江綿恆掌軍成了南柯一夢,但在官媒曾經的大肆宣傳中,江綿恆1999年被中科院院長委以「載人航太工程重任」,而1992年開始實施的載人航太工程,也被指為「江澤民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以至軍內一些軍迷不乏江澤民可以「功過相抵」的聲音。

僅從航太工程宣傳來看,江澤民要江綿恆入核心層的私心,被吹捧成他在任時的「重大戰略決策」,習近平要鞏固軍權,除了在陸、海、空等各大軍種的反腐改革、人事調整,還要撥亂反正江澤民當年為掩蓋腐敗治軍的「政績」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