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是困擾很多人的命題,哈佛碩士任佔青也是其中的一位。在求索中她接觸了很多學說,但卻從一本書中找到了答案。

「人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為甚麼在這裏?」這是始終困擾人類的終極命題,對任佔青來說,也是她一直在思索的問題。

出身國內名校的任佔青1994年來到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研讀數學和自動控制專業,1994年又進入哈佛大學,攻讀應用科學碩士學位。在95年底,一個解答她心中疑惑的機會終於來臨了。

任佔青:「1995年12月,那時候我在哈佛念研究生。然後我的哈佛的一個同學,學物理的,也念研究生的,我們有一次在一起聊天,聊到氣功話題,他說有一本很好的書,可以借給我看,我說好啊。那我拿到以後,是一本影印本的《轉法輪》。」

任佔青立即被《轉法輪》所吸引。

任佔青:「我當時就看,然後覺得非常吸引人,越看越好看,於是連夜看完的。因為講的很好,內容又豐富,所以當時我是一夜讀完了,但是好像停不下來,還想再看看,這塊講的好,再看看還講甚麼,還講甚麼,一直一直翻下去。」

不久,任佔青就知道了影印本《轉法輪》背後,同樣也有一個一生求索的故事。

借給她書的同學曾經師從當時美東國術聯誼會的會長。當年68歲的會長從小學習中國功夫,內家拳外家拳兼修,由於開設武館傳授武術以及行醫,在當地德高望重。有一天,會長得到友人贈送的《轉法輪》影印本,和李洪志先生講法的錄像。

任佔青:「他一看那書呢,他覺得這個書發亮,顯金光,這個老先生是天目有開的,有功能的。後來他就在他自己的武館地下室看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先生的講法錄像,電視裏面師父一揮手,整個地下室牆上都是金光。然後他再聽師父講的法理,老先生說,我一輩子學功夫學太極,一直在想找更高層次上的東西,我總算找到了。所以他就讓他的學生們都來學法輪功,而且跟他的學生們說,咱們一塊兒學,不收學費了。」

後來,任佔青也參加了武館舉辦的九天學習班,開始修煉法輪功。而她苦苦求索的「人從哪裏來?到哪裏去?」「人和自然宇宙的關係」等疑惑,也漸漸得到了解答。

任佔青:「帶著這些問題也去了解了一些宗教,不管是中國的,西方的,印度的。我看到《轉法輪》的時候,我覺得《轉法輪》一方面把這兩方面的問題,和我的這些疑惑,真的解釋了,解釋通了。而且呢,就比我以前看到的那些都講的透徹,講的多,講的真是想讓人明白。」

隨著學習《轉法輪》逐漸拓寬思路,提升自己,任佔青也發現了中共教育對人們思想的禁錮。例如在大陸學習時她曾經向老師提出過,所謂的進化論目前還只是一種假說,並無法用實證科學的方法證明,但老師卻嚴厲告誡她「再也不允許提這個問題」。之後她才明白,這是因為進化論已經被當成所謂「歷史唯物主義」的科學基礎。

任佔青:「所以呢,它這個進化論這個東西是一個政治命題,它不是一個學術問題,不許討論的。我覺得以這個為例子,你想我們學科學的,思想應該是不要有那麼多框框,應該是有自由的,能夠有獨立的人格,獨立思考問題,不要說因為一個甚麼政治意識形態上的東西,限制了自己對真理,對人生也好,對宇宙奧秘也好,這方面的探索追求和獨立的思考。」

99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後,身在美國任佔青生活也受到了影響,她非常理解大陸百姓可能被中共宣傳迷惑,因此決心要講清法輪功的真相,因為她相信,信仰自由和思想自由都是中國老百姓最基本的人權。◇(來源: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