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當局2016年3月底啟動的,用3年時間全面停止軍隊和武警部隊有償服務(下稱停償工作),未到1年就出現明顯進展。中共軍媒1月17日報道稱,截至2016年11月底,有償服務項目已停止40%。

換言之,用22%時間完成了40%的進度,進展之快超乎輿論預期。不過,在外界看來,停償工作至今還沒有觸及到真正的深水區——涉及活摘器官罪惡的軍隊武警醫院部份。

有償服務的由來

有償服務的前身是起始於1985年的中共軍隊和武警經商,當時鄧小平的理由是「補貼軍費開支」。但此舉猶如打開了潘多拉之盒,再經過江澤民「腐敗治軍」政策的推波助瀾,軍隊和武警的與民爭利在不過10多年間,就達到了怵目驚心的地步,其中以軍隊武警公開走私的表現最為惡劣。據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在中央高層會議上講,光1998年上半年軍隊開槍、開炮,打死海關緝私人員、公安、武警、司法幹部450多人,打傷2,200多人。

1998年,江澤民在巨大壓力下,被迫叫停了軍隊和武警部隊經商,但暫時保留了一些領域可以開展有償服務活動,理由是「在特定時期對鍛鍊技術隊伍、提高平時富餘資源使用效率、緩解標準經費不足」。但實際的結果是有償服務攤子越鋪越大,慢慢演變成了軍隊武警經商的2.0版。

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後,有償服務很快就演變出一種前所未有的「新盈利模式」——活摘並販賣人體器官。由兩位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展開的獨立調查顯示,其中的活體器官庫,大部份來自法輪功學員。

時評人鄭浩昌對本報分析,軍隊武警能走到「活摘器官」這樣邪惡的程度,軍隊經商至少起到了兩層幫兇的作用;一是通過多年的公開走私等積累了作惡的膽子,群體高度腐敗的氛圍也令作惡的恥辱感大減;二是經商令軍隊的胃口極度膨脹,叫停經商後,習慣大筆來錢的軍隊高層慾壑難填,急需新的經濟來源來填補已經被撐大了的胃口,販賣活體器官帶來的巨額收益就成了一條誘人的新財路。

停償尚未推進到醫療領域

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台後,於2016年3月啟動了停償工作。2016年5月,停償工作在天津展開試點。此外,北京、上海、重慶、廣東、湖北、遼寧、西藏、黑龍江等地也相繼成立了軍地停償工作領導小組。

不過,根據上述軍媒報道,下一步,將形成房地產租賃、農副業生產、招接待、醫療、科研等5個行業試點政策思路,職工分流安置保障、涉法涉訴問題處理等政策措施也將陸續制訂。

這意味著,停償工作尚未實質性推進到醫療領域這個深水區。

停償工作的阻力點— — 活摘器官

據統計,當前的軍隊武警醫院「地方化」已經相當普遍,約有90%的病人是來自地方。

對此,國防大學教授公方彬認為,軍隊醫院既是社會的也是國防的,這次改革可能涉及到軍隊醫院大量轉移地方的問題,如此一來,病人勢必將大批向地方轉移,因此醫院應開通軍人服務窗口,把軍人當做重要服務對象。由於當下社會醫療資源本身就不夠,假如轉到地方,既要解決軍人就醫問題,同時,還可以向社會開放而不會閒置,以軍民融合思維來對待,這一切問題就化解了。

公方彬的思路實質就是將有償服務向當前習近平當局高調推進的軍民融合轉化。傳統的有償服務項目(如軍產出租),收益由軍產管理單位和承包企業分成,形成變相小金庫。而軍民融合則採用相關收益上交中央財政、本級適當留用、承包方利潤相結合的辦法解決,符合物權法精神,也有利於避免基層腐敗。

鄭浩昌認為,公方彬的思路有一個中共高層最怕觸及的痛點。軍隊武警醫院一旦不受軍隊控制了,活摘的罪惡沒有了「槍」的保護,就摀不住蓋子了,這個對參與此罪惡的江澤民派系人馬來說太致命。所以江的人一定會死保這個蓋子不被揭開。停償工作深水區的真正阻力點即在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