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茂名一名60餘歲村長,因土地糾紛遭人打傷下體致死,屍體一度被公安強搶,其後又被法醫以驗屍為名,器官被掏空。家人拒絕簽字火葬,至今已變成乾屍八年。其子女、親屬數人日前來香港訴冤,希望查明死亡真相,

遭村霸鋤下體死亡

現年45歲,專程從廣東來港上訪的鄭鳳英,是冤死的茂名市茂南區鰲頭鎮騰蛟村委會田頭屋村2組村長鄭建忠大女。陪同來港表姐張欣欣,向《大紀元》投訴指, 2009年10月6日,舅舅鄭建忠,因不滿鄰居鄭慶斌建新房,佔用他的土地約600尺(20×30米),被鄭慶斌僱傭的村霸鄭星用鋤頭砍傷其下體而流血過度死亡。其母親梁玉瓊親眼目睹殺人經過,但事發2小時後,才有公安等人到場。

茂南區公安分局刑警隊長兼法醫梁樹晃宣佈「沒救了」之後,強行把屍體打包送火化,周圍民眾的譴責指子女沒在場,應讓家人見一面,不能草草火化,屍體才被保留下來。在深圳打工的鄭家子女趕回家,發現父親下部血淋淋,2個睪丸和陰莖腫大流血,明顯是被打死,要求驗屍。但在場的刑偵人員居然說,屍體存放不當,「是被螞蟻咬傷出血。」

人未死送火化 驗屍割器官

9日,法醫梁樹晃等9人到停屍房向鄭家人索要錢財,遭拒絕後,梁用電動手磨機、刀具像屠夫般砍開屍體,將所有器官肝、腎等全部割掉。長子鄭友成提醒父親下體受傷流血,梁竟粗暴地將屍體睪丸割下,之後不做任何縫針,讓屍體開著肚子就揚長而去。梁多次逼鄭家人簽字火化屍體,遭拒絕後,2個月後,驗屍報告成了「心源性猝死。」

本身是軍醫的張欣欣批評,法醫明顯是製造假死亡報告。更質疑舅舅還沒死就被公安「宣佈死亡」 ,「我舅舅如果他不是被打死的,那些血是怎麼形成的呢? 6個小時後我們趕回來時,他的陰莖還是硬的,如果是死了的話他是會收縮的,說明公安到場的時候,他還沒有死,但他們卻不送醫院去救。」

至於法醫以驗屍為名,強割器官,張欣欣亦懷疑器官被挪作他用。「明明是外傷是打死的,有甚麼理由拿走肝腎、腸子、開腦子,哪裏有這樣的驗屍的?你拿走了屍體裏面的內臟組織,又不驗屍也不送上去檢查,這就證明了他是哄騙我們的。」

張欣欣指舅舅雖然67歲,但身體一直很健康,而且生前沒有同意捐贈器官,希望追查器官去向。

輕判兇手 官員因案入獄

家人不滿鄭建忠冤死,八年來堅持上訪,去遍廣東省公檢法等政府部門伸冤,但對方聲稱會幫他們解決,要他們不要去北京上訪;一年後,廣東省公安廳重新覆核後的結論是,「鄭建忠因陰部遭鈍物作用致反射性、抑制性死亡」,公安廳一級法醫官歐桂生明確對鄭友成表示,鄭父是被打死的。

案件到了法院又被輕判。茂名政法委副書記、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陳文松將殺人兇手鄭星,從原本的「故意傷害罪」改為「過失傷人罪」,僅判刑三年、賠償10萬人民幣。

他們多方上訪未果,經手案件的法醫、法官至今未對此案受理,但早前卻因其它腐敗問題而入獄。其中法醫梁樹晃因涉其它受賄等問題被判監。陳文松亦在2015年因嚴重違紀,今年6月底被控告貪污受賄罪。

圖說:鄭建忠冤死至今八年,案件在茂名當地震動很大,數百村民蓋手指摸,簽名支持追查真相。其涉案官員也因其他受賄案而入獄,但鄭建忠屍體仍未入土為安。(余鋼/大紀元)
圖說:鄭建忠冤死至今八年,案件在茂名當地震動很大,數百村民蓋手指摸,簽名支持追查真相。其涉案官員也因其他受賄案而入獄,但鄭建忠屍體仍未入土為安。(余鋼/大紀元)

官場層層腐敗 盼港助伸冤

2009年起,茂名官場窩案事發,公檢法官員頻頻落馬,至今已有數百人涉案,六個區縣一把手無一倖免,並牽出當地各級政府部門一大批貪官。茂名也是廣東省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已有上千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

張欣欣批評中共官場層層腐敗,不為老百姓辦事,而是收黑錢為自己謀利。殺人兇手判罰10萬,但至今他們沒有收到一分賠償,多年來上訪負債累累。目前鄭建忠屍體八年已經變成「木乃伊」,他們無錢贖回屍體,因每天還要交100元的屍體保管費。

鄭鳳英亦指,案發時茂名電視台以國慶為由,不准記者採訪。大陸各大媒體也沒有人敢報,今次來港希望香港媒體幫助伸冤,周四準備到中聯辦抗議,希望引起外界的關注。

她哭訴:「我最大的心願是爸爸冤情得以公開,可以入土為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