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川普)打破慣例同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通話並發表「一中政策可談判」的罕見言論後,引發各界關注和討論,也成為華盛頓智庫討論的熱門話題。有一方觀點認為是重新審視美中關係的時候了,另一方觀點則依據現實認為「一中政策」不會有根本的改變,未來真實的走向仍然眾說紛紜,像一團迷霧。

特朗普日前在《華爾街日報》專訪中表示,「所有東西皆可談判,包括一中政策在內」,並提到,除非北京在一些議題上有所讓步,否則美國不一定要遵守「一個中國」的政策。中共外交部強烈回應說,「一個中國原則」是美中關係的政治基礎,「是不可談判的」。

重新審視美中關係

據美國之音報道,周二在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針對特朗普主政後台海安全態勢的研討會上,現任美國企業研究所東亞安全研究項目主任的卜大年表示,特朗普上任是一個重新審視美中關係與調整政策的機會,因為台灣不但是美國的利益所在,它在第一島鏈的地緣政治地位對美國具有戰略價值,它在全球民主人權的發展對美國所推動的政策也非常重要,因此特朗普團隊執政後很自然會想要重新審視現行的一中政策,意在告訴中國,美國沒有必要全盤接受中國對一中政策的定義。

卜大年表示:「我認為關於一中政策,特朗普團隊一些人也有同樣想法,那就是他們上台後想要以新鮮的眼光來審視,他們要提出的關鍵問題是,為何我們會走到今日這種地步去接受中國對一中政策的詮釋?因為歸根究底,即便在美國自己界定的一中政策下,我們應該還是能有許多操作空間的。」

同一天,特朗普的智囊,美國前駐聯合國代表博爾頓17日在接受美國霍士電視台採訪時更表示,「一中」政策已經變成魔咒,就像主禱文一樣不可質疑,但一中政策是1972年的決定,時代已經改變。他說,現在是美國對一中政策表達不同看法的時候了。

前政府官員:「一中」的根本不會改變

據美國之音的報道,在小布殊總統任內出任過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的格林(Michael Green)星期二在國際與戰略研究中心舉行的有關特朗普外交政策挑戰的研討會上談到了他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他說:「我不知道『一個中國』的政策是否會改變。我認為它最根本的方面不會改變,即所謂的『三個聯合公報』以及《與台灣關係法》」。

2008到2009年期間,擔任過負責公關外交與公共事務副國務卿的格拉斯曼(James Glassman)大使,星期二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他不認為特朗普要對「一個中國」政策做出重大改變,而是把它當作談判的籌碼。

國際與戰略研究中心的高級顧問兼費和中國研究項目主任張克斯(Christopher Johnson)也不認為特朗普會在根本上改變「一個中國」的政策,但可能會看到的是,在現有『一個中國』政策框架下美國能跟台灣做的事情的限制會被拓展。

曾經擔任過中央情報局中國問題高級分析師的張克斯說,特朗普的班子認為,在奧巴馬政府時期,在習近平提出的建立新型大國關係的框架下,美國全盤接受台灣和南中國海等是中國核心利益的要求,但並沒有獲得中國對美國核心利益的照顧,因此新政府在審視美中關係時要針對這個問題做出回應。

學者憂台灣成談判籌碼

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研究所教授嚴震生對美國之音表示,他擔心特朗普政府未來拿「一中」政策去跟北京談判時,最後反而會為了經濟利益對中方作出了讓步,從而置台灣於不利的地位。

嚴震生教授說:「我們也擔心會不會有第四個(中美聯合)公報出現,讓北京對台灣的主權有更明確的宣示。在過去的美國的英文公報裏用acknowledge,認知,北京會不會讓美國改成recognize,承認。認知還有點模糊,我知道你有這個說法,但我不承認,不接受嘛。如果北京要美國把英文改成recognize,對台灣來講,連那一點模糊的空間都沒有了。」

特朗普兩度提到台灣是購買美國武器的重要客戶。嚴震生教授擔心,如果在特朗普眼中,台灣只不過是個買美國武器的大客戶,那麼,如果特朗普政府將來有更大的客戶,能獲得更大的經濟利益時,會不會就把台灣出賣了。

嚴震生教授同時強調,他並不認為特朗普會出賣台灣,《台灣關係法》還在,但如果過去美中關係模糊的空間越來越少,倘若將來台海真正發生衝突時,美國人是不是能夠介入的正當性就會降低。

卜睿哲:台灣做籌碼 想都不該想

美國在台協會前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在美國智庫國家亞洲研究局即將發表的最新文章中對候任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出建言,其標題直言「特朗普團隊下的台美關係毋須大改大修」。他認為,不論在何種情況下,如美國想就北韓問題要北京改變政策,華府都不能就台灣的未來與北京達成協議,「連想都不該想」。

卜睿哲說,是中共自身政策不得台灣民心才導致失敗,和美國對台灣的安全支持無關。

「耐心的賽局」

台灣遠景基金會董事劉世忠說,特朗普對台灣的政策必須等到他的國安團隊到位後才能看得出方向,不過他並不擔心台灣會成為美中談判的籌碼,因為台美之間有許多共享價值,台灣可以抓住特朗普上任的機會提出一些新的議題加強台美互動,讓台灣成為美國政治、經貿、安全等各方面「不可或缺的戰略資產」。

在美國新舊政府交替的時刻,不僅新政府的政策還不明朗,台海兩岸關係也面臨一些不確定性。雖然特朗普與蔡英文的通話,對一中政策可談判的說法在北京與台北之間投下許多變數。不過,劉世忠認為,台灣議題對習近平並沒有急迫性,他和蔡英文都有許多內部議題需要處理,兩人並不希望台海有事,因此雙方目前其實都在一場「耐心的賽局」中。

劉世忠稱,北京其實一直在等蔡英文的節日講話,能夠做出符合北京期待的有關一個中國的重新定義。加上特朗普剛剛上來政策不明,整個亞太情勢也都不明,各個國家都有不同的盤算。

嚴震生教授也稱,台灣重新出現在國際媒體的焦點上,不知道這個結果對台灣是有利還是不利,因為特朗普的不可預測性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