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7日遼寧省人大會上,省長陳求發在報告時確認了財政資料造假的問題。中共官方包括經濟在內的數據造假早就是公開的密秘。這次輿論焦點所在,顯非最高達23%的虛增比例,而是虛增比例的年份。

新聞報道,遼寧省財政資料造假時間是2011年至2014年,這一期間的遼寧省書記、省長分別是王珉、陳政高。王珉已經被拉下馬。陳政高現任住建部部長,首當其衝。

報道還舉例2013年的一筆統計資料,經審計署審計之後,修正為不到11億元,而之前上報的數字是24億元。這個財收水份超高的地方是瀋陽市一下轄縣。新聞甚麼例子不好舉,特別舉例瀋陽。眾所周知,陳政高在瀋陽擔任市長、書記長達7年,此處官場腐敗在省內數一數二。

不僅遼寧民眾,全國都懂的,現任省長陳求發承認造假,其實是不承認不行,前任虛增逾2位數比例的財收,教現任者如何在這個又虛又高的基數上繼續「編」不下去。現任的雖然不能不善後,據稱2014年時已達近萬億元的巨額債務,但總可以劃清界線前任留下的爛攤子。

難怪新聞報引述遼寧一位地級市政府研究室主任的話:「不客氣地說,在經濟資料上,前一任挖了一個巨大的坑。」

造假新聞無獨有偶,被前一任挖了一個巨大坑的地方,還有天津。1月16日,《新京報》踢爆了北方調料造假的一個中心──天津獨流鎮,報道稱,造假規模在全國範圍來說非常可觀。

可惜了獨流鎮,曾是中國大陸北方地區著名「醋鄉」,其特產的醋與鎮江醋齊名。如今醋鄉成調料造假中心,且造假歷史已有十多年。據報道,打假負責人介紹,打假工作是工商和技術監督部門為輔,主要依靠公安機關,可是聯繫經偵部門及警察到達造假窩點時,早已人去貨空。這樣的情況經常發生。

獨流鎮造假窩點之所以能坐大成北方調料造假中心,與官方監管長期視而不見緊密相關。官方不僅視而不見,還欲添上華麗外衣。

獨流鎮位於天津市靜海區,靜海2015年8月獲准撤縣設區,而房地產業者至少提前在2012年時炒地皮,因事先獲悉靜海將建「國家級迴圈經濟示範區」,六大重點專案如商貿物流業(打造成北方「義烏」),加快農業產業化進程(就有「做大做強獨流老醋),等等。靜海政策是時任一、二把手張高麗、黃興國考察出來的。

最近一次,2016年6月7日,張高麗親自視察位於此間的國貿商城,彼時尚未落馬的黃興國全程陪同。

報道稱,天津這個調料造假中心十餘年,從2005年開始便有媒體關注,但「沒有哪個地方像獨流鎮一樣,經過這麼長時間還打不掉的」。現任不背鍋的以此喻知外界,並不點名的給上一任的看。黃興國已經落馬,張高麗看這新聞應該很刺眼。

想劃清界線的李鴻忠也好,被劃的黃興國、張高麗、王珉、陳政高等人也好,都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這一條線上的。其中接下來值得觀察的是,在現任遼寧省長陳求發如此表示後,上一任的陳政高會不會成為「落馬前被公開揭造假」的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