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4日,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亮劍」之辭引發震動,被刷屏、被解讀、被炮轟。那是在全國高院院長座談會上,周強發言稱「要嚴懲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犯罪」、「堅決抵禦敵對勢力『顏色革命』」,要堅決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影響。周強還表示,要依法嚴懲利用網絡實施的危害國家安全、造謠誹謗、尋釁滋事、煽動群體性事件等犯罪云云。

北京律師梁小軍受訪時表示,周強的一番話再一次證明,中國的法律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法律而是為共產黨服務的法律。

旅美歷史學者劉因全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周強所言是自打嘴巴,「法院應該是維護憲法,維護法律和公平的,但是我們看到,中共的法院不是憲制民主制度下的法院,它是一黨專制下的法院,完全是為了維護中共的工具,草菅人命,根本不公正、不公平。」

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在社交媒體上批評周強,「是真正的禍國殃民,完全是在開歷史的倒車」。

周強的「倒車」開的夠猛。老調重彈,充份說明中共的極度不自信。1月16日,「環球時報」評論員發文為周強辯護,文章寫:「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我們這個國家將越來越強大,也越來越法治,這樣的未來相當確定。」

大陸正走在「越來越法治」的道路上嗎?讓事實說話。

奚曉明受賄案折射司法黑幕

1月10日,中共最高法院前副院長奚曉明受賄案在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開庭審理。中共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院指控,1996年至2015年,奚曉明任最高法院經濟審判庭副庭長、民事審判第二庭庭長、審判委員會委員、副院長等職時,為相關單位和個人在案件處理、公司上市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直接或通過其家人非法收受相關人員給予的財物共計1.14596934億元。奚曉明當庭表示「認罪悔罪」。

海外媒體曾披露,在抓捕奚曉明的當天,辦案人員對奚的住所進行蒐查,發現不能說明來源的3億元現金,令在場人員瞠目結舌。港媒也曾報道,奚曉明被查封的總資產在15億元以上。據報道,奚曉明勾結山西地方司法腐敗勢力,用公權力保護有多條人命案的山西黑老大張新明,搶奪百億資產。

堂堂的最高法副院長,囂張犯罪。奚曉明一案曝光中共司法界的黑幕,亦令人看清習近平推進司法改革所面臨的強大阻力。中共的最高法院和檢察院系統曾被江派鐵桿、前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長期把持,江派人馬滲透各級公、檢、法,積極迫害法輪功,大肆貪腐,作惡多端。

眾所周知,在大陸,法律是為中共的統治所服務。不僅如此,司法公正還受到地方政府的利益左右。大陸知名律師陳有西曾表示,中國曝光的所有冤假錯案幾乎百分之百都有中共黨委、政法委違法干預司法活動的根源。聶樹斌案可謂草菅人命的典型案例,而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迫害則製造了本世紀最大範圍的冤案。

維權律師被迫害

 1月12日,「709案」維權律師李春富被取保,他回家後健康出現異常,經醫院確診他患上了精神分裂症。李春富說,在羈押期間,他天天被餵服不明藥物。李春富的妻子畢麗萍憤然發聲,她說:「首先我要感謝朋友們!同時我也想對『709』那些維權人士的家屬說,不要像我一樣沉默和善良,因為會和我現在的下場一樣。站出來,揭露天津警方的罪行,讓它公佈於眾!」

李富春的遭遇令人擔憂其他被拘押的維權律師的狀況。失蹤近兩個月的江天勇律師的妻子金變玲說:「14號是江天勇媽媽的生日,我打過去電話,讓女兒祝她生日快樂⋯⋯她說看到李春富的照片了,很傷心,大聲的哭著,說不知道天勇會被搞成甚麼樣,是不是更慘?我也在哭,不知道該如果勸她⋯⋯」

金變玲還補充說,「江天勇現在處於被監視居住的狀態很有可能被酷刑,他的身體是受不住的⋯⋯現在天這麼冷,也不讓家屬給送厚衣服⋯⋯」

大陸著名「死磕派」律師遲夙生說:「昨天為李律師(李春富)的事做了一夜惡夢,今天周首席(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講話)被刷屏,難以入睡,這人都怎麼了?」

旅居美國的陳光誠表示,回顧「709」大迫害,中共不擇手段的違法阻止律師與被抓捕者們會面,強行指派御用律師,違法解聘當事人認可的律師,殘酷的酷刑折磨、生命威脅,以株連家人等卑鄙手段逼著勇士們在中共的喉舌上「認罪」⋯⋯

他說:「李春富的取保通知書上的取保日期是1月5日,李春富回家是12日,期間李春富律師在哪裏?中共又對他做了甚麼?是酷刑還是注射甚麼不明的藥物?諸多中共的惡行需要我們去逐步揭開。」

 法輪功學員被冤判

 2016年12月30日,法輪功學員、「華夏正道」微博博主鄭景賢被廣州市海珠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鄭景賢的代理律師陳進學告訴大紀元記者,鄭景賢有信仰有才華,是難得的才子。鄭景賢曾經在網絡上分析時政、講述法輪功真相而獲得大批網友的追看和支持。

2015年7月,鄭景賢在看守所寫下「獄中自白」。他說:「這幾年,我們見到太多觸目驚心的亂象,很多人早已選擇了移民,也有些良知未泯的人,因深愛這片土地,而選擇了說話。」雖然因言獲罪,他依然誠懇的勸誡迫害者:「我希望廣州公檢法不要一蠢再蠢,你們的行為不能代表國家,也不能代表高層意願,如果你們繼續一意孤行,迫害善良民眾,你們最終將會和周永康一樣受到審判。」

在2016年歲末,鄭景賢又寫下新的辯護詞,超越法律層面,從法治、信仰、普世價值與道德良知等方面論述「我們這一代需要為我們下一代承擔的責任」。他說:「仍然要寫自辯詞,對象卻不是法官,而是社會公眾,目的是揭露事實的真相,曝光有關部門的邪惡,鼓勵正義良知繼續前行。」

鄭景賢說:「當一個人說真話而變成罪犯的時候,這不是我的恥辱,而是整個文明社會的恥辱。因言獲罪,文字獄,侵害信仰自由是違反人類普世價值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此案完全不成立⋯⋯」

自2015年5月至今,大陸以及海外已經有20多萬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控告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明慧網1月12日發佈的最新統計顯示,2016年,中國大陸有1,162名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至少有167名是因為依法控告江澤民而遭中共報復性迫害。

放棄對中共的幻想

北大教授賀衛方說,無論怎樣的國度,如果沒有司法獨立性,那就意味著它會常態地受到法外因素的干預,無法嚴格地依照法律規則裁判案件和糾紛,也就難以讓國民在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最終的結果只能是冤屈遍地,引發造反。

旅美學者劉因全分析說:「因為他們面臨很大危機,包括金融危機、社會危機、政權危機等等。因此他們慌不擇路、飢不擇食的胡說八道,說明中共的末日快到了,這也是黎明前的黑暗。」

陳光誠認為,中共這種倒行逆施反而讓越來越多的人認清了中共獨裁專制的本性,中共最後的瘋狂就是逼著百姓反抗。

人權律師余文生表示,中共對法輪功的無理打壓,綁架了中國人的道德,使得他們聽信中共的謊言,而不去思考中共為甚麼要去打壓。他說:「在中共執政的六十多年當中,前面說東,後面說西,說打倒劉少奇就打倒劉少奇,反過來又給劉少奇平反,有些人就不去分析。」

事實證明,在中共治下,司法公正永遠是空談。六十多年來,一批又一批愛國、有才華、有理想、有勇氣、追求正義的好人不斷被打壓、被迫害,而迫害方正是中共的公權力。中共依靠司法「維穩」,維護的是專制暴政的穩定,而非正常社會的和諧穩定。日前,周強的強硬講話便是明證,足以令更多的人清醒。

若要談論司法公正,必須首先無條件釋放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良心犯、維權律師等各界善良民眾,必須審理20多萬海內外控狀、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嚴懲人權罪犯。只有拋棄中共,才能真正解救所有善良的中國百姓,脫離苦海,走向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