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底至今年初,重慶緊鑼密鼓進行高層人事調整,原重慶市高院院長、市長、副市長、市紀委書記均離職。日前,重慶市檢察院檢察長辭職。

分析指,薄熙來主政重慶時期搞的「打黑」運動,摧毀了重慶公檢法,其倒台後,黃奇帆等人又耽擱重慶多年,隨著他們被清洗,重慶變局在即。

1月14日,重慶市四屆人大五次會議舉行預備會議。同日,市四屆人大五次會議主席團舉行第一次會議。

陸媒報道說,會議通過了接受錢鋒辭去重慶市高級法院院長職務請求的決定和余敏辭去重慶市檢察院檢察長職務的決定。

近期,重慶高層人事不斷調整。先是2016年12月27日,擔任重慶高院院長近9年的錢鋒調離重慶,接著12月30日,黃奇帆卸任重慶市長,副市長吳剛也被免職,張國清任重慶市副市長、代理市長,屈謙任重慶市副市長。

2017年1月初,中共監察部副部長陳雍「空降」重慶任市委常委。陳雍長期在紀檢、監察系統任職。接著陳雍出任重慶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前紀委書記徐松南則調政協任職。

錢鋒、黃奇帆在薄熙來主政重慶時期均為薄黨。錢鋒曾在公開場合多次表態支持薄熙來的「唱紅打黑」運動。

前資深媒體人士姜維平的文章表示,錢鋒在薄熙來主導的「唱紅打黑」運動中,表現突出。這場「打黑」運動抓捕涉黑人員上萬人,他們砸爛公檢法,組成多達7500人的200多個專案組,包裝虛構了640個黑社會組織,錢鋒不但不抵制,而且把法院變成薄熙來整人和殺人的「自家後院」。

薄熙來倒台後,錢鋒還為薄熙來鳴冤,力阻涉黑家屬的申訴,至今未平反一起冤案,只有「彭治民案」開了一次庭,就胎死腹中,沒了下文,其原因是,包括錢鋒在內的貪官都積極地從打黑運動中搶錢獲利,誰也不想把吃進肚子裏的肥肉吐出來。

姜維平在文章中表示,習近平當局想清洗薄熙來在重慶的餘毒,但遭到薄熙來馬仔黃奇帆、錢鋒等人的百般抵制,令習近平震怒,錢鋒先被調離,後會被審查。

文章還透露,黃奇帆在「唱紅打黑」運動中成為薄熙來的得力幫凶,薄倒台後又靠上江派大員張德江,掩蓋打黑內幕,力阻冤民申訴。

黃奇帆還沿用薄熙來綁架中央的辦法,把重慶的四大秘密,即涉及重慶經濟命脈的「八大投」的秘密、外商投資的秘密、重慶財政的秘密、多年地方人事布局關係網,握在手裏不肯交出,造成張國清等新任領導無法及時到位。現在,薄熙來垮臺已近5年,黃奇帆耽擱的改革和撥亂反正的時間,與薄熙來禍害山城的時間幾乎相等。

陳雍「空降」重慶後,姜維平再撰文表示,陳雍正準備「擼起袖子」大抓貪官污吏和製造冤假錯案、徇私枉法的薄熙來嫡系;俗話說,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重慶已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王歧山擺下「鴻門宴」,會徹底清算「薄騙子」的餘毒。

文章還揭示,重慶是「唱紅打黑」、政變未遂的基地,重慶在薄王(王立軍)事件後沒有改變,與黃奇帆關係密切,他以原先擔任的重慶市長的權力,阻擋真相的曝光與冤假錯案的平反,使薄熙來用謊言編織的陰影,一直籠罩在重慶。

而在2016年12月29日,最高法院第五巡迴法庭在重慶揭牌,開始正式辦公。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最高法院黨組書記、院長周強出席揭牌活動。

姜維平的文章表示,周強在揭牌活動中的講話清楚說明,黃奇帆等人沒有與上級保持一致,正是地方法院受制於地方官員不作為,才要搞巡迴法庭。

姜維平認為,隨著錢鋒及黃奇帆調離重慶,力阻重慶發展的最大障礙排除了,2017年可能是重慶平反冤假錯案年。而黃奇帆等將受到法律的嚴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