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12日繼續就「解讀特朗普和特朗普主義(Trumpism)」舉行系列研討會的第二場。美國國會前議長金里奇受邀演講。他說,特朗普(川普)是「美國等候的人」,是歷史的選擇。「特朗普主義」代表著「反對左派、反對政治正確、反對愚蠢和始終熱愛美國」,也包含了做事目標明確、行動迅速、注重實幹和講求細節。

金里奇曾任美國國會第50任議長。2012年,他作為共和黨競選人之一,參加美國大選。2016年以來,他成為特朗普陣營的高級顧問。

金里奇說,特朗普是擁有大夢想、充滿行動力、注重速度的領導人,他也是美國現代歷史上政治思想最保守的人,儘管他看似政治上不正確的做法,讓他看起來不夠保守。

金里奇表示,美國政治和社會中出現過3次分水嶺。一次是特朗普在2016年大選中為美國帶來的分水嶺。一次是1980年代,列根總統當選為美國政治帶來分水嶺。還有一次是1994年,《與美國有約》(Contract with America)運動為美國帶來的分水嶺(這本書的作者是時任國會議長金里奇)。

金里奇認為,對於特朗普、他的思想和鮮明的個性,許多人和智庫等研究機構仍不很了解。在未來幾年中,人們將逐漸了解他、他的主張和背後的動力。

特朗普主義的四根支柱

金里奇用一張桌子的四條腿,來比喻特朗普思想的四根支柱:反對左派、反對政治正確、反對愚蠢和熱愛美國。這四根桌腿是桌子的邊界,也是特朗普思想的邊界。

他可以在其中游刃有餘,但不出界限。外界很難預測特朗普的下一個動作會是甚麼,因為特朗普可以在他的邊界中,行動自如不受限——他會講出被看作「政治上不正確」的話、會去做被建制派認為「不合常規」的事,也會堅決抵制來自左派的攻擊。

做事像軍人——目標明確 行動超快

金里奇說:「特朗普具備了羅斯福總統的能量、擁有傑克遜總統對舊系統的顛覆力,以及政治家巴納姆(”P.T.” Barnum)的說服力。當你把所有這些特質綜合起來,再看特朗普,就能了解他在做甚麼:他想推動美國前進,並與世界對話。

「首先從特朗普的成長經歷談起。他在紐約的皇后區長大,在軍校度過了5年的高中時光。從那時起,他就開始發展自己的領導力和行動力。他做事更像個軍人——果斷和迅速。

「特朗普的第二個特點是他是企業家出身,而不是研究型的知識份子,因此特朗普追求實幹,不愛紙上談兵。華盛頓政治的現象是政治家們了解的事情很廣,但對哪一方面都沒有深入了解和掌握。

「特朗普的第三個特點是在需要的時候,為了達成目標,他會十分認真地了解需要了解的領域,而不是一知半解。所以在大選辯論會中,當有記者問他『你了解ISIS嗎?』他的回答是『此刻的我還不需要深入了解他們,但在需要的時候,我會充份了解他們』。

「特朗普不斷擁有他需要了解的領域,這取決於哪個領域將成為他的下一個目標。」

金里奇說,特朗普主義還代表了速度。特朗普做事不受外界評價的限制,他反應迅速,注重結果。面對問題,他的第一反應是「我該怎麼做」,而不是「換了他人,該怎樣做?」

但無論他怎樣做,他都確保自己的做法不超越保守主義的界限,儘管由於自己的許多「政治上不正確」使他看起來不夠保守。金里奇說,「特朗普實際上是現代歷史上,政治觀點最保守的人」。

特朗普是實幹家 不是理論家

金里奇說:「特朗普是一位建築商,而不是金融師。後者的大部份時間在辦公室裏度過,他們對市場做研究,然後得出結論。作為一名建築商,特朗普首先需要確保大廈在合同規定的時間建築好,能夠穩穩地矗立、不能倒塌。他的工作受到時間的限制,而不同於做研究,可以無限期地研究下去。」

「第二,特朗普在建設大廈時,必須了解和達到客戶的要求。這是一項非常實際的工作,達不到客戶要求,你就失敗了。」

「第三,要成為一名合格、成功的建築商,你必須了解大廈的搭建過程,這需要你不斷地與工地的工人保持交流。因此特朗普是一名很好的聽眾,這使他在大選中準確把握美國人對國家的看法和他們希望達到的目標。」

「特朗普的成長經歷說明,他首先是一位成功的建築商,而不是來自華爾街的金融師。這意味著特朗普是一個注重細節的人。為了企業的成功,他了解客戶要求的細節,也了解員工的需求。」

金里奇說:「特朗普做事立足於事實,而不是理論。他是名實幹家,不是理論家。注重實踐是美國精神的重要組成,美國人喜歡由實踐上升到理論,而不是首先建立一套理論,然後用它去比對和影響現實中的做法。」

金里奇拿特朗普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為例,解釋說:當特朗普準備接聽蔡英文電話時,有人告訴他,「台灣在理論上是不存在的」。他的第一反應是美國出售給台灣數百億美元的武器,她的來電不值得我接聽嗎?所以特朗普繼續拋棄「政治上正確」和建制派的抽像理論,讓事實幫助他做出判斷。「特朗普做事的基礎是首先看清目標和如何更靠近目標,而不是首先擔心『這樣做會損失甚麼』」。

「就業、就業、就業」

特朗普曾用三個詞來形容他競選的目標——「就業、就業、就業」。

因為長期以來與藍領工人一道工作,特朗普十分體會工作和就業對他們意味著甚麼?它意味著做人的尊嚴、一份更好的生活和一個更有希望的未來。特朗普也了解,擁有一份工作能為人們帶來一種健康愉悅的生活環境和人際關係。所以他把保證就業作為他競選和任內的終極目標。

他是企業家 不是官僚者

金里奇說,特朗普是名企業家,他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和往哪裏走。他不會像通常的政治人士那樣,面對一個問題,首先讓自己的助手或顧問拿出意見,然後告訴他怎麼做。他首先會自己去了解、判斷和拿出意見。這也是他「推特治國」的來源,他可以很迅速地得出自己對問題的看法和拿出方案,然後傳遞出去,讓外界了解。

金里奇說,他曾與一些歐洲政治人士交談。對方說,自己的職員不會允許他們擁有推特賬號或向外界發表推文。金里奇說,這就是特朗普的鮮明個性和不同之處,他做事不依賴於下屬。

特朗普是美國等候的人

金里奇說,特朗普不斷拋棄「政治上正確」、「追求恰到好處」、「擁有安全空間」等等這些被政治人看重的「標準」。

他指出,特朗普值得被研究,有兩個主要原因:第一,他不僅頭腦聰明,更是掌握現代通訊工具,利用社交媒體,成功向外界傳遞自己思想和主張的人。無論是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特朗普是美國在這個時代所尋找的人。他出現了。因此他的勢頭不可阻擋,他超越了所有對手。

無論是厭倦了華盛頓政治的人,還是反對危害美國利益的貿易條款的人,或是決心擊敗恐怖主義的人,他們都在追著尋找特朗普的推特消息。特朗普不僅熟諳現代通信工具,他更了解民聲和人們最關心的話題,總能把他的意見及時傳達出去。他的通訊方式,不僅形式好,而且有內容,所以他掌握了主動,總能與民意合拍,總是讓對手趕不上自己。

第二,他願意並認真傾聽美國人的聲音,不讓老牌和僵化的保守派以及外交政策建制派的思想來影響他的主張和決心。特朗普是保守派成員,他更是看到美國的問題、決心以自己的方式將美國帶出泥潭的人。

特朗普在大選中曾兩次深入接觸非裔社區,在非裔教堂演講,了解非裔的需求並承諾將為他們「帶來新局面和新生活」。他的這些訪問和演講,被當時的媒體忽略,幾乎沒有給予報道。

然而,他的做法不僅逐漸贏得更多非裔選民,也讓更多中立的白人選民和民主黨的搖擺選民傾向於他,因為人們相信,他能彌合這個國家的思想裂痕、為國家帶來統一,而不會成為加大裂痕的人。◇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