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陸多名維權律師一樣,「709」涉案律師的家屬目前也無法看到在香港上映的他們的故事──《709人們》。她們表示,正因為中共害怕人們了解真相,所以通過「709」事件,人們會更深入地了解中國法制現狀,需要大家講出真相,不向邪惡妥協。

中共封鎖 擋不住民眾了解真相

1月8日,以中共大規模抓捕律師的「709」案為題材的紀錄片《709人們》在香港首映。由香港資深傳媒人盧敬華導演的本紀錄片於今年一月份在香港巡迴展映,1月23日將在台灣拉開下一站的巡演序幕。

然而巡演的背後是多名大陸維權律師遭中共當地司法局及公安部門的警告,不得前往香港觀看此片。

江天勇案的代理律師陳進學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披露,他被國保警告,在1月8日不許出境到香港觀看《709人們》。

他說:「我就是被警告了才知道這件事情。1月6日國保找我約談,叫我不要去。」「只是看過一個預告片,不知道具體的內容。」

王全璋律師遭抓捕前與妻子李文足和兩歲的兒子合影。(大紀元)
王全璋律師遭抓捕前與妻子李文足和兩歲的兒子合影。(大紀元)

維權律師王全章的妻子李文足認為:「平時我們709家屬去找一找老公,對於這種人的最基本行為,中共都害怕,害怕我們把這個真相揭露出來。現在不讓律師去觀看這個片子,我覺得是他們在害怕,害怕大家揭露真相。」

江天勇律師的妻子金變玲也對大紀元記者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她還補充說,可見中共的恐慌,害怕律師看了這個影片。不過,會有更多的律師參與到人權律師團隊裏。

她表示,中共想控制這種不讓民眾,尤其是律師了解真相的局勢是控制不住的,就像它想要把互聯網控制住,不讓民眾了解真實訊息一樣,「大家還是可以通過翻牆軟件去了解外面的信息」。

江天勇律師的妻子金變玲表示,害怕律師看《709 人們》,可見中共的恐慌。圖為江天勇與金變玲的合影。(新唐人)
江天勇律師的妻子金變玲表示,害怕律師看《709 人們》,可見中共的恐慌。圖為江天勇與金變玲的合影。(新唐人)

據悉,廣州律師吳魁明及鄭州律師馬連順等人也被中共約談。

709家屬:感謝大家關注 希望一起講出真相

「當時參與拍片,就是希望更多的人來幫助我們,特別是家族的親人,希望他們能加入到這種抗爭中來,不要放棄。如果我們甚麼也不做,被動的接受,那只有挨打的份啦⋯⋯」維權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告訴大紀元記者她當時參與拍攝《709人們》的初衷。

對於媒體和民眾長期關注「709」案,陳桂秋透過此次採訪再次表示感謝,同時也感謝《709人們》的導演能將他們的抗爭廣而告之,希望大家繼續關注709案的後續發展。

維權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表示:「當時參與拍片,就是希望更多的人來幫助我。特別是家族的親人,希望他們能加入到這種抗爭中來,不要放棄。如果我們甚麼也不做,被動的接受,那只有挨打的份啦⋯⋯」。圖為謝陽和陳桂秋的合影。(網絡圖片)
維權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表示:「當時參與拍片,就是希望更多的人來幫助我。特別是家族的親人,希望他們能加入到這種抗爭中來,不要放棄。如果我們甚麼也不做,被動的接受,那只有挨打的份啦⋯⋯」。圖為謝陽和陳桂秋的合影。(網絡圖片)

金變玲表示,雖然她沒有參加拍攝,但是她很支持「709」案家屬拍了這個影片,「江天勇被失蹤的時候,我的情緒很低落,經常失眠、流淚、吃不下飯、無心工作。但我現在也要像她們一樣,要堅強,為自己的丈夫呼籲、聲援、告訴大家真相。」

金變玲補充說,中國現在的實際情況不是官方宣傳的那樣,中國有太多的冤假錯案,連主張正義的律師都在被打壓,中國法制的黑暗可想而知。

李文足表示,外界的關注對她們是極大的幫助,感謝之餘,她希望觀影朋友和其他民眾能夠去思考、去關注中國社會上的一些事情,而不是選擇逃避,不要覺得這些事情與自己無關。因為「我們(『709』案家屬)至少比普通人多一些途徑,能夠為自己的丈夫維權,還有很多民眾是無助的。」

她說,讓更多的人去了解「709」案,是為了通過709事件了解中國的現狀,對於一個平時就沒有正確、真實信息來源的社會,講出真相實在重要。

直到記者截稿,均無法聯繫到「709」案家屬中的其他兩位,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玲、謝燕益律師的妻子原珊珊。謝燕益律師目前已被「取保候審」,但是他和他的妻子原珊珊仍處於失聯狀態。

2015年7月9日開始,中共公安部在全國範圍大肆抓捕和傳喚各地的維權律師。(大紀元合成圖片)
2015年7月9日開始,中共公安部在全國範圍大肆抓捕和傳喚各地的維權律師。(大紀元合成圖片)

《709人們》是由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出品、香港資深媒體人江瓊珠製作、盧敬華導演的的紀錄片,以影像形式記錄了14位在「709」案大抓捕中受牽連的維權律師及其友人和家屬的真實故事。目前網路上還無法觀看該片,據了解是為了安全問題。

「709」案是指自2015年7月9日開始,截至2016年12月16日,至少有319名大陸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強迫失蹤,涉及23個省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