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日下午,澳洲新州最高法庭裁決悉尼林家謀殺案的嫌兇謝連斌謀殺林家五口罪名成立,使這樁7年前的、新州史上對單一被告審理時間最長的案子終於有了結果。但當陪審團宣讀完裁決結果離開法庭時,謝連斌說:「我沒有謀殺林家人,我是清白的。」

林家滅門案始末

2009年7月18日凌晨,被告謝連斌的大舅子林暋(Min Lin)一家,包括林暋、妻子林雲麗(Lily)、兩個兒子12歲的亨利(Henry)和9歲的特里(Terry),以及林雲麗的妹妹林雲彬(Irene)一家五口人被人用鈍器毆打致死,屍體慘狀令人不忍目睹,臥房內牆上血跡斑斑。

檢控官史密斯(Tanya Smith)指控2009年7月17日晚謝連斌給妻子林姝服用了鎮靜劑後,讓她沉睡,自己則在18日凌晨2點至5點半之間潛入林暋家。謝嫌用鎯頭類的鈍器重擊熟睡中的林暋及林雲麗。然後,連續殺害林雲杉,並在孩子們的睡房裏與醒過來的12歲的亨利和9歲的特里搏鬥,最後將他們窒息而死。

之後,謝連斌清理了他的車庫。在案發約六個月後,警探在其車庫裏發現了6毫米的像血跡一樣的污點。史密斯說,這些類似的血跡至少與四名死者林暋、林雲杉、亨利和特里的DNA相符。

史密斯說,種種跡象顯示謝連斌犯案的可疑性,當林姝隔日赴哥哥林暋家時,在林暋夫婦的睡房外,謝連斌一把將林姝抱住,告訴她不要往裏看,但謝連斌所站的位置並不能看到林雲麗的屍體。之後,謝連斌更將林姝留在屋內,她歇斯底里地撥打000報警。史密斯說:「他把受驚嚇的妻子獨自留在那裏,而她並不想讓他離開。」

在林暋的家中,警方發現了20個亞瑟士(ASICS)Gel-Evation鞋的帶血的鞋印,鞋子的尺寸和謝連斌的尺寸正好吻合。

直到2011年5月,警方才收集了足夠的證據,逮捕了兇嫌謝連斌。史密斯認為,謝連斌出於對自己在林家所處的低微地位的不滿、林家長者對其大舅子林暋的看重和寵愛,以及家庭錢財的分配不均產生了妒恨,最後導致萌生殺機。

林姝堅稱丈夫「清白」

林姝一直是此案審理中警方和公眾默默關注的焦點。她一路支持謝連斌。在新州最高法庭審理期間,林姝每天來到法庭陪伴丈夫。

檢控官稱,2015年5月,在新州滅罪委員會告訴林姝有關犯罪現場的鞋印的事情後,林姝向丈夫告知了此事,導致謝連斌趕緊銷毀了鞋盒,但這一行為被警方暗中安裝的錄像頭錄下了影像。

而且在一次問話中,在被問道她是否記得謝連斌在兇案發生後是否對鞋盒作了任何事情時,林姝顯得躲躲閃閃。

在警方的調查和後來為庭審提供證詞期間,林姝幾次被指前後證詞不一,或者回答含糊其辭。

審理過程

此案至今經過四輪審理。第一輪審理途中,法庭收到新的「嚴重」不利被告的證據,而停止了審理;法庭突然收到林家一位不能透露姓名的親戚,對謝連斌性侵的指稱證詞,而之前謝從未遭到過任何性侵的指控。之後,檢控官指控性方面原因,也是謝的作案動機之一。

第二輪法官抱恙終止了審理;第三輪陪審團始終不能達成裁決結果,法官宣佈解散陪審團,組織新的陪審團再審;本周四就是最新一輪為期六個月的審理。

判決過程

據《悉尼晨鋒報》報道,此次判決結果出爐頗不容易。本周四稍早,陪審團經過了8天的審議,仍無法達成共識,尋求法官指示。法官指示他們回屋繼續討論。當法官得到陪審團第二次意見稱不能達成一致意見後,法官指示能達成多數意見亦可。

得到這一指示幾分鐘後,這個由9名男子和3名女子的陪審團,向法官遞交了他們11票對1票裁定謝連斌有罪的結果。法庭將在2月10日做量刑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