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宇碩
退休前任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及當代中國研究計劃統籌人,曾擔任中央政策組顧問。已出版的中、英文專著分別有三十多種。

在競選期間,特朗普對中國提出了不少批評,北京政府按既定立場一概不回應,到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話,北京外交部長王毅最初還是公開針對台灣認為是台灣方面的小動作,避免挑起中美關係的大風波。但是特朗普繼後的言論顯然令中國領導層沒有下台階。

特朗普在電視專訪時表示:我不知道我們為甚麼要受制於「一中政策」,除非美國和中國在其它問題上達成協議,包括貿易。《紐約時報》評論認為他是第一個把一個中國當作交易籌碼的總統。接著特朗普更表示不排除與蔡英文會面的可能。

「一個中國」政策是中美互信的基礎,以基礎做交易籌碼,互信就所剩無幾了。艾奧瓦州州長布蘭斯塔德被任命為駐中國大使大概是中美關係目前唯一利好的消息。這位州長與習近平認識卅年。被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但就對華政策,特朗普兩位主要顧問葉望輝、白邦瑞均是主張對華強硬路線的代表人物。前者是有點名氣的親台人士;後者研究軍事戰略,有專著倡議聯俄制中,扶台抑中。

新成立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由納瓦羅出任。他的著作批評中國搶走美國白人藍領階層的飯碗,而中國靠巨額的對美貿易順差而變得富有和強大。美國奧巴馬政府正式指控俄國政府干擾剛舉行的美國總統大選,並以驅逐俄國外交官作為報復措施。普京政府則表示願意先觀察特朗普上任後的表現,才決定是否採取相應的驅逐美國外交官的行動,顯然對特朗普有一定的期待。

新任的特朗普白宮發言人就批評奧巴馬政府對俄國的制裁過於嚴苛,不成比例;而對中國近年的胡作非為反而缺乏回應。特朗普聯俄制中的動向初現。過去兩三年,因為干預烏克蘭吞併克里米亞,美歐強力制裁俄國,促成中俄接近,至今出現變數。

早在世紀之交,小布殊政府就有意聯俄制中,就取消反彈道導彈條約達成協議,形成對中國不利的局面。但不到一年,就因為「九一一事件」全面反恐需要中國支持而放棄針對中國。

上一趟共和黨政府的聯俄制中是認為俄羅斯有機會成為民主國家,而中國共產政權的性質難以改變。今天西方國家對俄羅斯民主化早已沒有任何憧憬,聯俄制中的基本考慮是因為中國的崛起是對美國的最大威脅。

中國實力尚不如美國,仍然需要和平的國際環境從事現代化力追美國。特朗普政府的中國政策很可能成為中國外交現階段的最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