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Getty Images

哈佛高材生、麥肯錫管理顧問、美國財政部辦公廳主任、谷歌副總裁、Facebook首席執行長,這份光鮮的履歷來自於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Kara Sandberg),一個被美國媒體譽為「矽谷最有影響力的女人」。

馬克‧朱克伯格甚至說:「沒有了雪莉‧桑德伯格的Facebook不是完整的。」

1969年出生的她,在未及知天命之年,用自己的智慧與勇氣演繹了人生所能擁有的無限可能。

雪莉(中)於2016年12月在紐約參加一個IT巨頭會議。出席者有亞馬遜CEO Jeff Bezos(左一)、Google母公司Alphabet CEO Larry Page(左二)、以及美國候任副總統彭斯(右二)和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右一)。
雪莉(中)於2016年12月在紐約參加一個IT巨頭會議。出席者有亞馬遜CEO Jeff Bezos(左一)、Google母公司Alphabet CEO Larry Page(左二)、以及美國候任副總統彭斯(右二)和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右一)。

「我可能生下來就46歲了」

雪莉來自邁阿密的一個中產階級家庭,父親是一位眼科醫生,母親擁有博士學位,曾是一名法語老師。父母的性格都十分有魄力,熱衷於參加社會和政治活動,在蘇聯旅行的時候還因此被捕過。在這樣家庭環境的薰陶下,雪莉從小就有著不同於其他孩子的聰慧。

雪莉的父母說,在和夥伴們做遊戲的時候,其他小朋友是在玩耍,而雪莉的行為更像是「組織其他小朋友玩」。吸引雪莉的,並不是遊戲本身,而是對遊戲的把握和指揮。通過自己的努力讓遊戲變得具有組織性,這個過程讓還是個孩子的雪莉著迷。正如她在自己的第一本書中寫道的:「我可能生下來就46歲了。」雪莉擁有著與年齡並不相稱的成熟與理性。

求學期間,雪莉一直名列前茅,1987年考入哈佛大學,主修經濟學。在大學裏,她的社交能力和政治熱情開始嶄露頭角。她聯合同學成立了一個名叫「經濟學和政府部門中的女性」組織,組織成立的目的是密切關注和追求女性職業發展。因為擁有漂亮的成績和優秀的組織能力,雪莉引起了經濟學家勞倫斯‧薩默斯的注意。薩默斯把雪莉招入門下,擔任她的導師和論文指導教授,並聘請她做他在世界銀行的研究助手,負責處理在印度的痲瘋病、愛滋病和失明等健康項目。薩默斯對雪莉出色的工作能力印象深刻,「雪莉在組織大型會議時,所有名牌、食品和日程都安排得井井有條,無一疏漏。」 

從哈佛商學院畢業後,雪莉進入麥肯錫公司擔任管理顧問。1995年,薩默斯出任克林頓政府的財政部長,不到30歲的雪莉被邀請出任薩默斯的辦公廳主任。雪莉強大的社交和政治頭腦得到了充份發揮,再加上之前麥肯錫和世界銀行的工作經歷,雪莉成功地協助白宮處理了1998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年紀輕輕便名聲大震。

2001年,薩默斯任期結束,當時的媒體都認為雪莉會成為薩默斯的繼任者。如若按照這個軌跡發展,雪莉的仕途前景一定是不可限量的,但她卻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棄政從商。雪莉決心在她完全不熟悉的領域,做一個全新的嘗試。她說:「人要敢於擁抱變化。並且,唯一比變化更可怕的事情就是缺少變化。」就這樣,雪莉從東海岸來到了南加州的矽谷。

為Facebook找到另一條腿

雪莉在矽谷的第一份工作是谷歌公司負責線上銷售業務的副總裁。她加入時,谷歌不過是一家創辦僅3年、還沒有實現穩定盈利的私人公司。雪莉憑藉Google Ads的一系列項目,為谷歌帶來源源不斷的現金流,獲得了巨大的利益。在雪莉的管理下,谷歌成長為科技界巨頭,本可以穩坐交椅的雪莉,卻對於這份已經沒有挑戰的工作產生了厭倦,逐漸萌生了退意。

就是在這時,朱克伯格對雪莉展開了「瘋狂的追求」。連續六個星期裏,朱克伯格每周拜訪雪莉家1、2次,常常聊到深夜。按照雪莉丈夫戴夫‧戈德伯格的說法,兩人的接觸「好像在約會」。朱克伯格前前後後與雪莉共談了50個小時。工夫不負有心人,2008年3月,雪莉加入了Facebook。當時有人調侃說:「這個曾在世界銀行和美國財政部工作過的38歲精英女性,要去幫一名23歲的神童當保母了。」還有人說雪莉和朱克伯格的組合是「地獄一般的商業聯姻」。顯然,人們是在為雪莉的未來擔憂,那時的Facebook正陷入迷途。被譽為「全世界最受歡迎的社交網絡」的Facebook唯一也是最大的問題是:包括朱克伯格在內的創始人都不知道如何從中賺錢。公司的首席技術官兼Facebook創始人之一的達斯汀‧莫斯庫維茨,更是將廣告比作「收買靈魂的魔鬼。」

如何使這個網站成為一項真正的生意,是雪莉首先要解決的難題。她先後舉行了8次高管會議,探討了廣告、電子商務和用戶註冊收費等各種實現盈利的可能性,鼓勵與會者就如何增加網站收入展開辯論。最後,高管們達成共識,應該依靠在網站頁面中謹慎植入廣告賺錢。這一策略確有成效。2010年,Facebook由2年前資金幾乎「有出無進」的狀態轉變為年收入數億美元。

2012年2月1日,Facebook提交上市申請。此時雪莉加入Facebook剛滿3年,她交出了一份讓所有人驚歎的答卷:Facebook的用戶數量從2008年的6千萬,增加到2012年的8.5億,增長14倍有餘;廣告收入持續增長,從2008年的全年不足3億美元到2011年的38億美元,接近13倍的增長。

如果沒有雪莉,Facebook可能還只是一片擁有巨大用戶量的肥沃土壤,而不知道如何播種催芽、開花結果,而且極有可能被其它大網絡公司吞併。正是因為她的到來,Facebook才找到良方,成長為如今市值突破千億的網絡巨擘。

為女性發聲

對於現在的雪莉來說,營運Facebook已經不再具有挑戰性,她認為自己是一個喜歡變化的人,所以她現在做的事情是挑戰矽谷乃至整個社會背後的權力,她通過自己的網站發起了女性平權和互助運動。

當雪莉結婚產子後,她深刻體會到職業女性可能遭遇的不公,以及為平衡工作和生活所需作出的努力。包括谷歌在內的不少矽谷企業中,女性高管屈指可數,董事會中的女性成員更是幾乎為零。雪莉發現,不少女性在成為母親後,甚至直接退出職場。2010年,雪莉做了一個題為「為甚麼女性領導人那麼少?」的演講,講述了自己在矽谷工作時發現的女性地位的真實現狀,這是她為女性發聲的開始。

她說:「不錯!確實有女性掌握著財富500強企業,準確說是5%。但我們的道路上,充滿了『母老虎』、『跋扈老女人』這樣的惡語。而我們的男性同行卻被尊為領袖,被認為成就卓著。」

雪莉不喜歡別人說她的成功是因為她的思維或做事方式「像男人」,她坦言說雖然不是女性的錯,但是根植於我們社會意識形態和教育系統中的性別偏見,讓女性會低效一點。

她的成功秘訣,就是跳脫出性別這個思維定式,她成功不是因為她是個女性,也不是因為她「像男人」,而是因為她的直接、專注和耐性。她為職場女性提供3條建議,包括像男性一樣「坐到談判桌旁」,爭取自己能夠勝任的職位和應得的薪水;與伴侶有效溝通,共同分擔家務和養育孩子的責任;在得到自己想要的職位前「不要提前離場」。

如今在矽谷,雪莉‧桑德伯格的名字已經成為了一種職業的稱呼,因為沒有第二個人能夠複製她在Facebook首席執行長這個職位上的成功。雪莉有很多外號:「矽谷最有權勢的女人」、「Facebook第一夫人」、「Facebook金庫秘書長」,每個和Facebook合作過的公司,都會說:「我們也想要一個雪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