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8日,中國大陸房地產經理人聯盟秘書長、優鋪網董事長陳雲峰在一個論壇上表示,大陸想經濟穩增長,穩住房地產則是重中之重。當前一線城市房地產是看好的,二線城市開始分化,三、四線城市危機重重。

陳雲峰說,每個人家裏的財產,房產絕對超過95%,衣服和汽車全都不值錢。中國大陸就可憐到房地產還有一點希望,如果房子再出問題就完了。所以穩中求進,先要穩房地產,房子現在千萬不能出問題。2017年一線城市的房價還會增長,因為老百姓沒有別的理財方式,現在中國大陸已經被房地產綁架了。

陳雲峰認為,房子首先是經濟問題。房地產對於國家來說是一劑鴉片。房地產吸納了大量資金,才沒有形成巨量的通貨膨脹。房地產也拉動了所有行業,只要房地產一打噴嚏和感冒,其它行業確實會發燒。

陳雲峰認為,2017年整個中國大陸房地產行業銷售量基本上要回到2015年的水平,會下降40%。因為房地產有三年到三年半的周期,2017年應該說是房地產行業壓力特別大的一年。

此外,2016年企業分層也特別厲害,對中國經濟和企業都影響特別大。行業的集中度也增加了,原來行業龍頭企業在房地產這邊集中度特別低,現在集中度非常高了。

中國大陸樓市的瘋狂,就連靠地產發家的中國大陸首富都看不下去了。2016年9月,王健林在接受CNN專訪時表示,中國大陸當前的房地產是「史上最大泡沫」,並且對於這一巨大泡沫風險,王老闆也坦言「我也沒辦法」。

據悉,只一年時間,深圳房價就超越了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現已成為全球房價最貴的城市,僅次於加州聖荷西。從房價收入比來看,中國香港百姓一家不吃不喝買一套房需要15.6年的時間,但在深圳買同樣一套房需要接近30年。

當逃離北上廣不再是個口號時,年輕人回到家鄉後發現,已無路可逃。樓市「四小龍」的南京、蘇州、合肥、廈門也漲得一塌糊塗。

2016年3月,深圳和上海最先開始收緊樓市政策,4月的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出實行差別化的調控政策,5月官方首提「房地產泡沫」。

習當局在12月中旬召開的經濟工作會議上指出,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的定位,重點解決三、四線城市的房地產庫存過多的問題,抑制房地產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