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陸山西臨汾的陰霾由於二氧化硫的濃度逾千,幾度超過倫敦當年的毒氣含量。臨汾官方一直沒有就毒陰霾發佈預警,一些陸媒砲轟當地政府,臨汾環保官員被迫回應,稱70%以上的毒氣來自居民燃煤。各方人士對此質疑,認為官方推卸責任。

山西臨汾陰霾中二氧化硫的濃度逾千,但當地政府一直沒有就此發佈應急措施的預警。

臨汾重現「倫敦毒霧」

中科院氣息博士李汀日前在微博披露具體數據後引起外界關注。李汀介紹,臨汾與當年的「倫敦毒霧」很相似,高濃度二氧化硫一旦和顆粒物結合,就會形成酸霧,具有急毒性。世界衛生組織2005年給出的準則中建議,人不應在大於每立方米500微克二氧化硫的環境中持續待10分鐘,而臨汾一度(1月4日)達每立方米1303微克,嚴重超標。臨汾市出現的重陰霾,大氣中二氧化硫、PM值雙雙爆表。

但臨汾當局沒有就此做出任何回應。

臨汾官方沈默被砲轟

陸媒《新京報》9日發文《臨汾重現「倫敦毒霧」,官方緣何沉默》,砲轟臨汾政府稱:「這個謎底需要揭開,當地政府是否存在玩忽職守、弄虛作假的行為,應當依法嚴查。」

報道指責當地政府就攸關民眾生命健康的重大污染事件,不僅沒有啟動有效的應急響應,甚至當地政府閉門開會討論兩天後,對外的結果依然是「無可奉告」。

官方首回應 民眾揭謊言

9日下午,臨汾新聞網刊文,官方首度就二氧化硫和產生污染原因回應稱:二氧化硫是大氣主要污染物之一,在許多工業生產過程中都會產生二氧化硫,比如煤和石油燃燒時會生成二氧化硫。經排查,臨汾市二氧化硫指數超標主要有三方面原因:居民燃用散煤是主因,佔二氧化硫總排量70%以上;其次是工業燃煤排放(市區周邊20公里範圍內有2個火力電廠、6個焦化廠和4個鋼鐵企業);再有氣候條件。

對此,山西原疾控中心官員陳濤安則向本報記者表示:「民眾冬天取暖燒散煤不是一天兩天,以前60年代、70年代、80年代民眾都是這樣燒煤的,但以前的天藍藍的,而且現在民間燒煤情況比以前要少,政府改造以後很多地方都集中供暖。這樣嚴重的污染,民眾燃煤導致的不太可能。」

老家在臨汾的民眾也認為官方說法不可信:「陰霾很厲害,空氣有嗆鼻的味道,嚴重的時候讓人感覺喘不過氣來。地鐵上、馬路上到處都是戴口罩的人。」「民眾用含硫的煤很多,因為價格便宜,但這是多少年來就是這樣的。之前臨汾還有很多小的煉焦廠,但污染也沒有像現在這麼嚴重。這些年還關了很多的煉焦廠,污染應該減少了,但實際是越來越嚴重了,到底是甚麼原因造成的,還有待觀察。」

律師建議民眾告政府

陸媒澎湃新聞10日發文,指臨汾政府一周內再次遇二氧化硫破千未發預警。

北京著名人權律師程海向本報表示,對排放污染的單位,不管個人也好、企業也好,逐步改善污染的治理,這是政府的責任。政府沒有規定逐步降低的措施,造成現在這麼嚴重的污染,這是政府嚴重失責。

程海認為,臨汾環保官員指70%以上是民間燃燒散煤造成的,這是令人難以信服的,應該提供詳細數據,隨口說不行;臨汾市政府不僅應該要求污染企業停產,而且應該發出相應的警報預告。

他建議當地民眾可以用問責政府,通過起訴的方式、通過向紀檢投訴等來維護自己的權益,要監督市政府,並要求他們信息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