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0日,中共最高法院前副院長奚曉明受賄案在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開庭審理。奚曉明被指控非法收受1.14億餘元人民幣,其當庭表示「認罪悔罪」。

此前有消息稱,奚曉明被調查後承認收受巨額賄款,同時他也供出向包括現任中央委員在內的數人行賄的線索。

1月10日,中共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院指控,1996年至2015年,奚曉明任最高法院經濟審判庭副庭長、民事審判第二庭庭長、審判委員會委員、副院長等職時,為相關單位和個人在案件處理、公司上市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直接或通過其家人非法收受相關人員給予的財物共計1.14596934億元,應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在庭審中,奚曉明做了最後陳述,當庭表示「認罪悔罪」。該案將擇期宣判。

2015年7月12日,奚曉明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9月29日,被立案審查及「被雙開」。2016年10月18日,奚曉明被提起公訴。

傳奚曉明供出現任中央委員

港媒2015年10月的報道稱,奚曉明案從中紀委介入到移交檢方僅兩個多月,如此迅速,是奚曉明已承認相關「涉嫌犯罪」的事實。其已承認收受1億多元賄款,同時他也坦承向包括現任中央委員在內的數人行賄的線索。

報道說,奚曉明的受賄金額中,包括收受山西富商張新明的1600萬元,收受北大方正(李友)3000萬元,收受騰信公司2800萬元等。他還承認曾希望調動工作,並向十八屆某中央委員輸送利益,另外還送錢給曾在中組部任職的一名現任中央委員。

有海外媒體披露,在抓捕奚曉明的當天,辦案人員對奚的住處進行蒐查,發現不能說明來源的3億元現金,令在場人員瞠目結舌。港媒曾報道,奚曉明被查封的總資產在15億元以上。

騰信股份向奚曉明之子巨額行賄

此外,2016年11月17日,北京騰信創新網絡營銷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騰信股份)為了上市,向奚曉明之子奚嘉誠巨額行賄的事情被曝光。該公司及實際控制人徐煒因「涉嫌單位行賄罪」被提起公訴。

據河南省安陽市湯陰縣檢察院的起訴書指控,2011年騰信股份申請IPO期間,徐煒請託奚嘉誠利用其父親的職務影響,為公司上市提供幫助,承諾送給奚嘉誠48萬股公司乾股。2011年6月,奚曉明在明知奚嘉誠收受乾股的情況下,為騰信股份上市提供幫助。2015年5月,徐煒送給奚嘉誠3900萬元。

據大陸財新網報道,目前還無法確定奚曉明為騰信股份上市具體提供了甚麼幫助。有投行人士分析,IPO企業請託的「幫助」,即便不涉及發行條件等硬性門檻,只要在審核速度上快一些,也是很大的利益。「誰先誰後,影響很大。很多企業融資的時間很關鍵。」

奚曉明與山西黑老大勾結 收受贓錢

據報,奚曉明與山西黑老大張新明勾結,在山西無惡不作,收受贓錢,作風腐敗。

奚曉明被查,幾乎所有媒體都認為他捲入了張新明與山西沁和能源集團董事長呂中樓的百億礦山爭奪訴訟案。據報,奚曉明勾結山西地方司法腐敗勢力,用公權力保護有多條人命案的山西黑老大張新明,搶奪百億資產的黑幕。

該訴訟案上訴到最高法後,最高法院於2012年9月作出在司法界內部反響極大的「76號判決」,判令呂中樓歸還張新明46%的股權。大陸民法學界說,張新明案是最高法的一次「最荒唐的判決」。

曾有山西消息人士告訴媒體,黑道起家的張新明家族之所以在山西無惡不作,就是在山西官場和司法界有人替他撐腰,張新明甚至還多次揚言,就是在最高法也有人給他撐腰。在很多內部人士看來,這裏指的正是奚曉明。

據報,奚曉明的落馬,牽出了中共前最高法院院長王勝俊。王勝俊是中共前政法委書記羅干、周永康的「秘書」,曾任政法委秘書長。王勝俊還因追隨江澤民的迫害政策,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