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Fotolia

他很慶幸,剛才的那一幕只不過是一場夢而已。他在心裏發誓,永遠不再離開利伯塔斯,一刻也再不離開她。 

然而,當他起床後在浴室盥洗時,卻發現自己嘴角尚留有紅色朱古力的殘跡。他用舌頭舔了舔那殘留的朱古力,味道跟剛才夢裏的一模一樣。他問利伯塔斯,他們睡覺前是否吃過一種紅色的朱古力。她回答說,沒有,他們從來就沒有買過和吃過甚麼紅色的朱古力。明耘便不再提及此事。他悄悄地獨自思量,內心不由得發顫。他又聞到那妖魔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無以言喻的奇特香味。那味道令他頭昏目眩。

4

「你為甚麼不去找我?」利伯塔斯從遠處跑過來,不無責怪地問明耘。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還躺在公園的草地上。

「啊,我在這兒睡著了嗎?」他問。

「人家在那邊樹叢裏躲了好久,也不見你來找我。」利伯塔斯把嘴翹得高高的,表示不高興。

明耘問:「我嘴上有沒有留下甚麼朱古力?」

她回答道:「甚麼朱古力?你今天根本就沒吃朱古力。」他心裏一下子便踏實了下來。

他說:「這就好,朱古力不健康,我再也不想吃它了。」

利伯塔斯笑著道:「嗯,這可沒人相信。」她用手指將他嘴角上殘留的一塊暗紅色朱古力擦下來,放到她自己的嘴裏嚐了嚐,說道:「哦,味道還真不錯。」

明耘驚訝地盯著她,問道:「你不是說我今天沒有吃過朱古力麼,怎麼……?」

利伯塔斯也感到奇怪:「是啊,你今天是沒有吃過啊。哼,你一定偷偷吃了朱古力。」

明耘辯解道:「沒有啊,我一直躺在這兒睡著了,哪兒也沒去,也沒帶甚麼朱古力啊。」

她直視著他的眼睛:「承認了吧,吃了就吃了,誰也不譴責你,你反正最喜歡吃朱古力的了。」

「人家沒吃就沒吃嘛!」明耘反駁道。

「好了好了,就算你沒吃吧!」利伯塔斯憐愛地看著他。

明耘又想起那「夢」中的「夢」,不知道到底現在是在夢裏呢還是在現實中。他感到一陣陣寒氣掠過脊樑骨。他猛地緊緊的摟住利伯塔斯,一點也不放鬆。

「你這又是怎麼了,你讓我氣都喘不過來了。」利伯塔斯也用雙臂抱住明耘,並輕吻著他的額頭。

明耘想,不管這是夢還是現實,他這輩子再也不能鬆手讓利伯塔斯離開他了,他再也不吃朱古力了。
兩個緊擁的身影融合在一起,形同一體,映襯在背景天幕上的一個巨大的日盤之中,輝煌無比,似夢如真。(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