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剛剛過去的5個交易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波動幅度達858個基點,在岸人民幣即期匯率波動幅度達945個基點,離岸人民幣波動幅度更超過1,900個基點。

2017年首5個交易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大起大落,上演了過山車行情。有機構認為央行藉此希望打破人民幣單邊貶值壓力,但也有學者認為央行保匯率得不償失。

人民幣匯率過山車

在今年的第一和第二個交易日(1月3日、4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接連下調128基點、28基點,並再度跌破6.95關口。就在市場預期人民幣匯率即將破7之際,5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上調219基點,重回6.93附近;6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更大幅調升639個基點至6.8668,創2005年7月以來最大升幅;兩個交易日中間價累計上調858基點。1月9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又大幅下調594基點至6.9292元。

除中間價之外,人民幣兌美元在岸匯率和離岸匯率同樣大起大落。

人民幣在岸匯率1月5日即期大漲668個基點報6.8817,刷新了去年2月15日以來的最大漲幅紀錄;離岸人民幣匯率自1月3日以來連續三日大漲,4日、5日分別飆升926基點、776基點,盤中一度升破6.8一線,導致離岸和在岸價差倒掛1,000點,兩日內合計升值幅度達到2.45%,創2015年8月匯改以來連續兩日最大升值幅度。

1月6日,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均大幅回吐前兩日漲幅,當日在岸人民幣大跌413個基點至6.923,離岸人民幣跌幅更超過600基點,重新逼近6.85。

1月9日,在岸人民幣兌美元16:30收盤價報6.9344,離岸人民幣跌246個基點報6.8734,逼近6.89關口,但兩岸價差仍倒掛逾600點。

中共監管層出手

有市場人士表示,2017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波幅明顯上升,體現出央行通過中間價引導匯率趨穩、扭轉人民幣單邊貶值、防範金融風險和資本外逃的意圖。

據《中國證券報》10日報道,中信證券對此表示,為防止外匯儲備消耗過快,央行可能有主動引導匯率的動機。自前年「8.11」匯改以來,人民幣貶值預期開始釋放,人民銀行動用外匯儲備在公開市場進行穩定匯率的操作。外匯儲備由2014年6月末約4萬億美元縮水至2016年12月末約3萬億美元,下降超過9,000億美元,其中超過60%的外匯儲備是在「8.11」匯改後消耗掉的。

大陸經濟增長持續放緩,再加上美聯儲加息及美元升值的壓力,市場普遍認為人民幣將繼續貶值,今年人民幣兌美元跌破7是早晚的事,投資者和公司正向國外轉移資金。雖然這幾日人民幣匯率上漲,但國際金融機構依然保持人民幣將跌破7的預測。而人民幣單邊貶值預期造成了中共資金持續外流。

央行保7得不償失

大陸九州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及陳曦1月6日發表《以史為鑒,中國央行切忌掉入『保7』匯率戰陷阱》,文章認為,人民幣近日大漲,央行的手段是抬高離岸人民幣拆借利率、加大做空人民幣成本的方法來引導離岸人民幣升值。但央行本次其實無需出手干預,原因是本輪中國匯率貶值與資本外流不會導致中國經濟危機。

鄧清海等表示,堅持干預反而有副作用,「匯率保衛戰雖然有助於短期人民幣的穩定,但若匯率目標失守,將影響監管層的公信力,反而導致更大幅度的人民幣貶值。」而央行應該以保外匯儲備,而不是以保匯率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