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詩要嵌入預先規定的數字,又要保證詩意清新自然,那是很難寫得好的。詩中出現數字,那要符合詩意的需要,或者作家本人的愛好,如唐初詩人駱賓王,他喜歡在詩中穿插數字,當時有「算博士」之稱,如「秦地重關一百二,漢家離宮三十六」。大詩人杜甫、柳宗元、陸遊也有,如「霜皮溜雨四十圍,黛色參天二千尺」,「一身去國六千里,萬死投荒十二年」,「三萬里河東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這些詩句中都有數字,但它因隨詩意而來,並不顯得牽強。如果預先定下數字,要作者按數字填詩,那就不容易了。

紀曉嵐是個全才,他在這方面也有一手。有一次,他陪同乾隆南巡,坐在江邊一座茶樓喝茶。那時正是秋天,這日下著瀠瀠細雨。推窗遠眺,只見江面上煙雨霏霏,朦朧一片,江心有一隻小船,坐著一位漁夫,正在垂釣,雙腳拍打著水面,嘴裏哼著漁歌,四周船隻很少,遠處青山疊翠,那畫面十分誘人。

乾隆看得出神,紀曉嵐見乾隆不說話,湊趣道:「聖上,江中好景致。」

「江色佳絕,卿可賦七言絕句一首,內藏十個『一』字,如何?」乾隆沉浸在景色觀賞之中,慢吞吞地說。

「遵旨。」紀曉嵐展望江中景色,立即吟道:

一籬一櫓一漁舟,

一個艄公一釣鉤,

一拍一呼還一笑,

一人獨佔一江秋。

紀曉嵐吟罷,乾隆算算四句中正好有十個「一」字,細細品味詩意,那意境正如眼前的一模一樣,只是更加有韻味,尤其是「一人獨佔一江秋」之句,寫盡了江中的寂靜。

乾隆很高興,禁不住誇讚:「卿真詩才橫溢。」

這種「十個一字」詩,清代還有人寫過,據傳有一位少女詩人,寫過一首這樣的詩:

一花一柳一單磯,

一抹斜陽一鳥飛,

一水一山中一寺,

一林黃葉一僧歸。

此詩也別開生面,「一」字如此之多,並不感到重複。

相傳有人擇婿,也以十「一」詩為條件,若能在詩中嵌入十個「一」字,就允許娶自己的女兒。

有一年輕人前來應試,在試卷上題道:

一橫一豎正相交,

一偏一斜一剪刀,

一子一女成一對,

一個一個比天高。

這是第一首,是七言詩;還有第二首,是九言詩——

一橫一豎十字路相交,

一偏一斜分明一剪刀,

一子一女好逑成一對,

一個一個笑聲比天高。

這兩首詩,都含有十個「一」字,而且,後首藏有一個謎底,即:「十分好笑」。

不過,比較起來,女詩人和這位應試者之詩,雖然符合寫作要求,而在意境上,卻不如紀曉嵐的詩。

~轉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