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大陸外匯儲備繼續減少並逼近3萬億美元的心理價位,有分析認為,當局有可能敦促國有企業結匯。據悉,當前大陸出口商至少有超過1.1萬億美元的貿易收入滯留在海外。

外儲持續下降 當局或敦促國企結匯

中共央行1月7日發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12月底,大陸外匯儲備規模為30,105億美元,逼近3萬億美元的心理關口,較11月底下降410.8億美元,降幅為1.3%。這是自2016年7月以來,外匯儲備連續第六個月下降。另外,2016年外匯儲備全年下降3198.44億美元,下降幅度為9.6%。

大陸大型投行中金公司對此表示,在此背景下,當局會繼續執行「寬進嚴出」的外匯管理措施。該公司估計中國出口商至少有超過1.1萬億美元的貿易收入滯留海外。如果外匯壓力進一步加大,政府可能會敦促這些企業尤其是國企進行結匯,增加外匯流入。

大陸外匯儲備自2014年峰值的3.99萬億美元,跌至2016年底的3.01萬億美元,兩年半累計減少近1萬億美元,減幅達25%。按目前減少的速度,大陸外儲本月可能跌破3萬億美元大關。

人民幣貶值預期是外儲繼續下降的主因

在大陸外匯儲備大幅下降的同時,人民幣貶值預期並未改變,雖然上周人民幣兌美元經歷了大幅上漲,但隨即又回吐了部分漲幅。業界普遍認為,從總體上看,人民幣貶值預期並未改變,各大國際金融機構依舊維持人民幣兌美元今年將跌破7的預期。而人民幣貶值預期又將加速資金外流。

據中國新聞網9日報道,知名外匯專家韓會師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人民幣貶值預期是去年外匯儲備規模繼續縮水最主要的原因。反過來,外匯儲備不斷縮水也會相應地加劇貶值預期,形成一種彼此強化的關係。

韓會師說,為避免資本外流失控,一方面,仍需對不符合「實需」原則的跨境資本流動進行監控,另一方面,央行則需加強對市場情緒的引導,令市場重建人民幣將在中長期基本穩定的信心。從2017年開始,一系列針對個人結售匯監管法規的再次明確,目的之一就是遏制不合規的個人資本項目下的資金外流。

保匯率還是保外儲?

在大陸有保匯率還是保外儲的爭論。目前來看保外儲似乎佔了上風。

在2016年的最後一天,中共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央行眾多分支機構中選擇考察外管局,鳳凰經濟認為,這顯示出周小川對外管局的重視。再從周小川發言中談到「做好外匯儲備經營管理工作」中可以看出,周小川這兩個舉動顯示對於外匯儲備和匯率來講,外匯儲備顯然重於匯率。

北京師範大學金融研究中心的教授鍾偉曾經表示,匯率只不過是個價格,外匯儲備是國家的儲蓄、是國民財富,用掉了就沒有了。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原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余永定2016年12月25日在人文經濟講座上表示,人民幣匯率不值得保,應該讓其自動浮動。

余永定在2017年1月8日舉行的「財經中國2016年會暨第十四屆財經風雲榜」的論壇上依舊堅持保外儲的觀點。他說,隨著外匯儲備的逐漸減少,對於干預外匯市場的能力就越來越低,資本外逃的速度可能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