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侯任總統特朗普的外交重心被認為仍會在亞太,但可能採取與冷戰以來所有前任都不同的策略。而他的「百日維新」能否成功可能決定其政府的成就。特朗普還再度質疑對俄羅斯黑客干擾美國大選的指控及主流媒體的誠信。他的「親密顧問」女兒則將與卸任後的奧巴馬比鄰而居。

特朗普即將迎來其總統生涯的關鍵性前100天。其當選後的種種行動顯示,他領導下的美國不會離開亞洲,但將對美國現行外交政策作出重大修正。政論家胡平引用英國《衛報》認為:「特朗普要反打尼克遜的『中國牌』。」

由於其要求日、韓分擔更多安保費用和發展核武保護自己,以及放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等言論,特朗普被認為有可能顛覆美國二戰以來在亞洲的安全架構和經濟架構。分析人士認為,特朗普可能拋棄「亞洲再平衡」的字眼,甚至挑戰一些「正統」做法,但不會動搖美國在亞洲戰略的根基,政策力度甚至可能超過奧巴馬。

政策不會離開亞洲

美國保守派智囊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成斌說:「他當選後,給外國領導人打出的第一個電話是給南韓總統朴槿惠;他會晤的第一個外國領導人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他還接了蔡英文的電話;並與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通電話。這些行動顯示,特朗普並不打算離開亞洲。」

美國企業研究所亞洲問題專家奧斯林在美國智囊外交關係理事會表示,特朗普治下的美國可能在亞洲表現得更強勢,主要體現在美中關係上。如果特朗普能成功穩定美國在亞洲的地位,同時不造成危機,實際上就是將「亞洲再平衡」更推進一步。

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東北亞問題高級研究員克林納表示,美國軍事力量過去因自動削減赤字計劃受到很大影響,「已導致盟友對美國能力和決心的擔憂」。特朗普團隊則表示將以「實力謀求和平」。按照設想,美國陸軍將由47.5萬人增至54萬人,海軍陸戰隊擴至36個營,空軍擁有至少1,200架戰機,海軍軍艦從274艘增至350艘。

美國眾議院前情報委員會主席羅傑斯認為,特朗普會以更積極的雙邊協定替代TPP,「你會看到一系列非常激進的貿易……他並不反對貿易,反對的是『壞』貿易」。

美國智囊戰略與研究中心日本項目負責人格林表示, 亞洲再平衡戰略是美國共和與民主兩黨的共識,「可追溯到小布殊、克林頓,甚至老布殊時期……現在的問題是,新政府需多久可理清其政策重點」。

修好俄國對抗中共

胡平表示,特朗普提名俄羅斯總統普京的老朋友、石油大亨蒂勒森做國務卿,對華鷹派經濟學家納瓦羅領導新成立的白宮貿易委員會,還接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電話,挑戰「一中」原則,並多次嚴厲批評中共;另一方面,特朗普又對普京大表讚賞——這些言行都清楚表達了他對俄友好、對華強硬的立場。

胡平認為,嚴格說來,把特朗普的做法稱作反打「中國牌」有問題。如今的中美俄三邊關係和當年的中美蘇有很大不同。最重要的是當年中蘇關係勢同水火,而現在卻是戰略夥伴。美國能與俄羅斯修好,但不能指望藉助俄羅斯和中共對抗。

胡平還認為,美國長期以來對俄羅斯的政策與對中相比有很大偏差。俄羅斯早就結束一黨專政,實行市場化經濟改革,但美國卻長期拒絕給其最惠國待遇;而中國即使發生六四屠殺,美國仍給其最惠國待遇。中國2001年就獲准加入世貿組織;俄羅斯直到2011年才加入。美國總統不出席2014年索契冬奧會開幕式,卻現身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如此說來,特朗普要打個顛倒,大方向正確,應該被肯定。

百日新政仍受挑戰

特朗普的最大優勢是共和黨控制國會兩院。但共和黨雄心勃勃的政策計劃,包括改革醫保和稅制,以及削減開支3大目標未必有把握實現。而共和黨能否保持團結也有待觀察。眾議院議長瑞安去年12月在特朗普大樓與特朗普會晤後一度展示團結氣氛。他當時說:「我們為能在2017年著手把這個國家拉回正軌感到非常激動。」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奧爾斯坦認為,新政府的成敗將取決於幾個關鍵性行動的進展,包含減稅、大幅增加國防開支、大力推動基建,以及為執政百日宣佈的其它政策,包括國會在移民、經濟和削減政府項目等方面有所作為。

但因共和黨在眾議院席位上領先的幅度不很大,因此要小心保留政治資本,以便推動其它項目。而在貿易問題上,特朗普可能受到本黨的強烈反對。奧爾斯坦說:「特朗普承諾的許多事,國會共和黨人並不很贊成。」

特朗普的內閣人選還要經過參議院聽證,兩黨議員預料都會對提名人提出棘手問題。其中不少人沒有政府工作經驗。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說:「參議院有不少民主黨議員,如果他們願意達成某個目標,人數完全能破壞一個議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