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報道,北京代市長蔡奇出席1月7日座談會時,首次對話市民共商霧霾(民間稱陰霾)治理。由於霧霾跨年不退,持續盤踞北京,也激起了輿論重提前任市長王安順在2014年立下的誓言:「北京2017年實現天藍地綠水清」。

如今2017年,1月6日環保部長陳吉寧在新聞發佈會上說:「冬季污染基本無改善」。不是無改善而已,統計顯示,北京跨年重污染兩度延長,總時長超過200小時,再創新高。北京市民找王安順去要「天藍水清地綠」?王去年(2016)10月31日辭職並履新中央,已經走人,也無須「提頭來見」。

王安順曾解釋,「霧霾治理不好,就提頭來見」是玩笑話。戲言可以不算數,但人民的納稅錢要當真。

回顧2014年新聞,王安順與中央簽訂責任書,三年投入7600億元治霾。當時對這筆巨額經費能否有的放矢的質疑,王安順高調回應:投資1萬億也值。不過2008年金融危機全中國才投4萬億元,單一個北京市治理PM2.5就投放7600億元。因而從2014年那時候起,民眾與媒體就都有「7600億元花在哪」的問聲。

在去年(2016)5月,財政部監督檢查局曾就大氣污染防治專項資金進行檢查,查到諸多使用亂象,並點名包括北京市在內的9省區市。雖然財政部這項檢查針對的是國務院撥付地方的200多億元資金,但不排除北京市財政7600億元的治霾資金也會被檢查或審計。特別是注意到新華網,從去年12月12日起至今年1月初,以約25天的長時間於官網首頁呈現這次財政部「治霾的錢被挪用」的主題報道。若北京治霾的資金流向也出問題,那王安順的不利指數將大大上升。

再一個推升王安順不利指數的是,1月7日媒體披露,北京市與重慶市同時更新市紀委書記。值此兩地政府主管離任後隨即調整紀委一把手,外界很難不去連想如同原中紀委副書記黃樹賢出任民政部長,是被專門派去查民政部窩案的。

像是張碩輔,此前任雲南省紀委書記,官媒曾有報道,2015年雲南省紀檢監察機關「鐵腕執鐵紀 反腐戰績斐然」。張碩輔正是於2015年4月到雲南任省紀委書記,當年就有多位地市、省直、國企等一把手落馬,因此其反腐特色被指「緊盯一把手」。

或許此前最大的不利指數就是王安順自己發出來的,未能在深耕多年的北京官場更上一層樓。王安順在2012年7月被委以首都市長之職時,被指「政治覺悟性高」,提前切割周永康案,以致後來沒有延燒到他身上。四年後,同樣的政治覺悟性,王安順主動辭職,當然不是怕治霾掉腦袋。若據香港動向雜誌11月號文章披露,王安順在出席北京市委常委會上曾承認,「心情很沉重、很內疚,一度跟錯人」。文章稱,王安順提到的「跟錯人」,指的是周永康和令計劃。

王安順已轉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而他這次主動讓位的政治覺悟性管不管用,還可觀察盤古系掌門人郭文貴的案子。郭文貴案子跟北京官場與國企有太多牽連,目前媒體曝光他的政商關係只是冰山一角。何況王、郭兩人後台都有一個曾慶紅。而今年,郭文貴商戰的「國安力量」馬建案已進入司法程序,相關案情應該會有更多曝光,如近年北京市國企、國資委涉及的多個股權案,屆時即知會否進一步推升時任市長王安順的不利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