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已經快59歲的上海市委副書記應勇被任命為上海市政府常務副市長。副部級官員60歲退休,應勇卻在這個時候兼任重要的實權職務,所以這一任命被普遍解讀為應勇將是下一任上海市長,現任市長楊雄的下台進入倒計時。其實大紀元等獨立媒體在應勇成為上海市委常委之時,就分析指出應勇是習近平當局準備用來接替楊雄的人選。

應勇2005年12月在浙江躋身副部級官員行列,2007年12月進入上海,2013年4月成為上海市委常委。非常巧合的是,習近平在上述三個時間分別是浙江省委書記,剛剛成為政治局常委和剛剛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但是應勇與上海高層官員相比,資歷還是比較淺的。縱觀近兩三年來上海市委常委的人員調整,可以發現基本上是在給應勇讓路。

具體而言,一方面應勇成為上海市委常委僅僅一年半就升任副書記,雖然級別不變但是黨內地位迅速提升;另一方面,比應勇資歷深或者影響力大的官員中,除艾寶俊已經落馬之外,其他人也紛紛被調離上海。當然其中有的調動是升職,如李希升任遼寧省長(後來又升任遼寧省委書記),但是有多個調動不能算是升職,其中也有給應勇讓路的意味。

2015年6月,時任上海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的徐麟調任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副主任。徐麟是土生土長的上海市官員,比應勇年輕五歲,但是早其六年成為上海市委常委,在上海政商兩界均擔任過多個重要職務。應該說徐麟前後兩個職務對比各有千秋。

2016年6月,時任上海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的屠光紹調任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屠光紹比應勇年輕一歲,但是早其三年晉升副部級,與其同時進入上海但是早其五年多成為上海市委常委,而且已經擔任常務副市長三年半,與市長之位只有半步之遙了。

在距離換屆只有一年的時候被調離,耐人尋味。當然,屠光紹的新任職務是正部級,從級別上來說是升職,但是職務的含金量和前途都大打折扣,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2016年9月,時任上海市委常委、浦東新區區委書記的沈曉明調任教育部副部長。沈曉明也是土生土長的上海官員,比應勇年輕五歲多,與其同時成為上海市委常委,而且兼任著浦東新區區委書記,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管理委員會主任的實權職務。

沈曉明是平級調動,但是從上海的地方要員到並不重要的教育部副部長,權力縮水是很明顯的。雖然沈曉明在教育部的副部長中排名第一位,但是教育部部長也是剛剛上任,還可以再做五年,到那個時候沈曉明也五十八歲了,前途並不樂觀。

中共官場中,資歷這個東西一言難盡。因為中共信奉「槍桿子裡面出政權」,這個政權本來就不是合法的。而中共內部也沒有民主可言,為了爭權奪利,各種大大小小的圈子盛行,官員的任免都牽扯各派勢力的角逐和利益交換。

一個官員的資歷,不僅僅是級別高低和任職時間長短等等個人的因素,更重要的是他長期工作過的地區或部門基本就是他的勢力範圍。在民主法治國家,這種情況是不可想像的,但是在中共體制中,這是一個客觀事實。

當然任命官員不可能嚴格論資排輩,但是資歷擺在那裡,不怒自威。而且「強龍難壓地頭蛇」,在中共官場中這一點更加突出。資歷深厚的本土官員倚老賣老,外地來的新任官員很難開展工作,軟弱一點的就是被架空,強硬一點的就會打得一塌糊塗。這是中國官場的常態。

習近平當局煞費苦心將上海本土強勢官員逐一調離,就是為了讓應勇能夠名至實歸當市長。甚至可以說,楊雄之所以沒有被免職,就是因為應勇上位的路還沒有掃清。從目前的情況看,條件基本成熟。黨政職務方面,應勇僅次於韓正和楊雄。

從資歷來看,上海市副市長中沒有人能夠與應勇相提並論,上海市委常委中與應勇接近的人雖然還有,但是已經不構成制約,而且一旦應勇接任市長這個職務,其權力和影響力就有質的提升。從這個角度看,楊雄這個市長已經沒有存在的意義了,隨時都可以卸任。卸任得越晚,平安著陸的可能性就越小。

當然中共體制下,市長不是一把手,市委書記才是老大。但是,無論如何下一屆上海市委書記都不會是韓正,已經有傳言夏寶龍將入主上海。上海的中下層官員對這一點也是清楚的,所以都會多留一個心眼見風使舵,也就是說韓正在上海的影響力已經開始凋落,而應勇的影響力還在看漲。從這個意義上看,應勇擔任上海市長之時,就是江派完全陷落之日。

上海是江派的老巢,也是江澤民死守的最後一個據點。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江派已是昨日黃花,上海老巢也就失去了根,早晚要覆滅的。所謂江派殘餘,也不過就是那麼幾個鐵桿以及周圍一批馬仔而已。

除了江派強力把持的個別部門和行業之外,上海的多數中層官員也談不上甚麼江派色彩,低層官員就更不必說了。

那些江派的馬仔,也是烏合之眾,在中共體制內更不堪一擊。當年四人幫把上海搞成獨立王國,給民兵發武器準備搞武力對抗,結果如何?幾個頭頭被抓了之後,烏合之眾立即作鳥獸散,還要倒戈一擊表忠心,真是中共特色。

風雨欲來的上海官場,也將帶動中共政局的風起雲湧。對中國民眾來說,這是個好消息,因為中共這個失去民心的東西,是誰也保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