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月6日召開的中共第十八屆中紀委第七次全會開幕儀式上,習近平發表了講話。回溯過往的六次全會,習近平有四次都參加了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這說明,習近平對於中紀委的工作是相當重視的,而每次講話習近平都為中紀委未來的工作定調,此次也不例外。

在剛剛召開的這次會議上,習近平除了強調要落實六中全會精神、推動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重申「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外,還指出新的一年中「要做到懲治腐敗力度不減、零容忍態度決不改變,堅決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習近平亦再次對高級幹部提出要求,要求「始終把握正確政治方向」,「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最終要落腳在看齊上」,「要自覺經常同黨中央對表,校準自己的思想和行動」。

習近平所言背後的潛台詞是:雖然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但反腐這場戰爭還沒有最終打贏;而且,有高級幹部的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還不夠,尤其是沒有與「習核心」完全看齊,因此習近平要求這些高級幹部「對表」,「表」指「習中央」,即在思想和行動上切切實實保持與中央的一致。

早在去年10月召開的六中全會公報上,「高級幹部」就成為高頻詞,先後出現了10次,公告中稱其要帶頭「講修養、講道德、講誠信、講廉恥」,「要以身作則,嚴守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尤其「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能態度曖昧,不能動搖基本政治立場,不能被錯誤言論所左右」,「都要向黨中央看齊」,「要帶頭從諫如流、敢於直言」⋯⋯

在隨後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中組部副部長齊玉和中紀委副書記吳玉良兩人也先後點到了「高級幹部」。齊玉稱「加強和規範黨內政治生活」,「最重要的是抓好領導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這個『關鍵少數』」。吳玉良則用十八大以來查處的一些高級幹部,如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為例,說明從嚴治黨和貫徹《準則》及《條例》,「都要從領導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抓起」。

「高級幹部」頻繁的出現,無疑在釋放信號。然而,兩個多月過去,習近平再提高級幹部要看齊、對表,這說明某些高級幹部還沒有向中央看齊。如香港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近期在接受央視採訪時再提港獨問題,就是一例,而其背後閃現的除了曾慶紅及其馬仔、前港澳辦主任廖暉外,還有通過人大進行釋法的委員長張德江和主管文宣的劉雲山。曾慶紅是政治局前常委,張、劉都是政治局現常委,廖暉是部級官員,都當屬「高級幹部」之列。

根據中共《黨內規章選編》的《中共中央保密委員會關於高級幹部保守黨和國家祕密的規定》,「高級幹部」的範圍指「黨和國家機關及人民團體中副省部級以上幹部,包括離退休後享受副省部級以上待遇的幹部」。

換言之,習近平要求「對表」的高級幹部不僅包括現任的高官們,還包括退休的高官們,而這些退休的高官們有不少江派官員,他們時不時在政法、軍隊、武警、人大、文宣、外交、香港等各個領域給習近平製造了不少和不小的麻煩。習近平在2016年初的中央紀委全會上曾說,中共「黨內存在野心家、陰謀家」就在有所暗示。

按照官方的說法,「黨內陰謀家、野心家」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等已被清除,但顯然興風作浪的高官並沒有被徹底清除,這才有了習近平再提「看齊」和首提「對表」要求,並要高官們不折不扣的執行,這些高官自然也包括退休的江澤民、曾慶紅、羅干、李長春、賈慶林等。

迫害法輪功、自身貪腐嚴重的江澤民和江派高官會「對表」嗎?從十八大以來的他們的無視警告,一再攪局看,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欲「消弭隱患、杜絕後患」的習近平惟有重手出擊,而這個信號正在傳遞。1月5日,中共央視新聞微信號再次提到習近平的反腐重話:「不管涉及到誰,都要一查到底,決不姑息」;要有「猛藥去痾、重典治亂的決心,刮骨療毒、壯士斷腕的勇氣」;「不管級別有多高,誰觸犯法律都要問責,都要處理,我看天塌不下來。」

這信號在表明,2017年,江澤民、曾慶紅等不「對表」的高官日子相當的難過,步郭、徐、周、薄等人的後塵也很有可能不再是個問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