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往東200公里的河北省遷安市松汀村,因為工業污染竟從地圖上消失了。諷刺的是,松汀村一年四季「毒氣重重」,但該地區竟被官方樹立為「國家級生態示範區」。

「生態示範區」污企林立 村民多患腦血栓及肺癌

1月7日,大陸資訊類視頻平台梨視頻發佈一段短片,視像顯示,自從2003年起遷安市松汀村被鋼鐵廠、焦化廠包圍,污染問題接踵而至。

該村村民說,「在地圖上(這個村)已經沒有了,地方政府往上報了老村莊沒人了,其實還有人。」

視像中,村民們談到了松汀村周邊的工業企業,其中有首鋼遷安鋼鐵有限公司、唐山鋼聯焦化公司、遷安市九江線材公司、唐山松汀鋼鐵公司。

「刮西風的時候,焦化廠的臭味,是燒瀝青的味。」村民們披露,「這裏的村民多患腦血栓、心肌梗、高血壓。白天環保督查來了,工廠停工避避風頭,到了晚上馬上又繼續生產。老百姓願望就是搬家,脫離這個污染環境的地方,如今能搬走的都搬走了。」

木廠口鎮松汀村在遷安市轄內,遷安市在2011年成為副地級市前是隸屬於唐山市的縣級市,位於唐山東北部。

極具諷刺的是,遷安市曾先後獲批為「國家級生態示範區」、國家綠化模範縣(市)、「國家可持續發展實驗區」等稱號。

村民為生存抗爭遭到打壓

前不久,網易報道了位於遷安市工業區腹地的松汀村現狀,由於被大型鋼廠、焦化企業三面包圍,松汀村一年四季「毒氣重重」。

8年間,原有1300多戶家庭、3500多人口的松汀村只剩下了100多戶,以老人居多。因貧窮,他們困於此處。

留守村民時常被「毒氣」半夜悶醒,死去的人則多患腦血栓、肺癌等疾病;發黃且有酸味的井水、連蔬菜都長不出來的土地,讓村民的生活頗為艱難。自空氣污染加重、地下水呈現酸味無法飲用後,松汀村的留守村民們開始四處討要說法。

2014年4月,李玉香、徐來豐等共九位老人來到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但信訪局人員將問題又推回到地方。老人們回來後,由於松汀村大隊要求焦化廠出資上億元將整個村搬遷,廠方未同意,搬遷問題再無下文。

多次上訪無門後,老人們決定採取更為激進的措施──截車。老人們在半年多的時間內發動了十幾次的截車行動,想以此逼迫「管事的人」和他們對話,每次都是被焦化廠保安和工人們架走。

2014年12月,當李玉香、徐來豐、宋保華等二十多位老人們再次截車時,警方將十幾人帶走。宋保華稱,期間,因發生衝突,自己的三根肋骨折斷。

北京往東200公里的河北省遷安市松汀村,因為工業污染從地圖上消失了。諷刺的是,松汀村一年四季「毒氣重重」,但該地區竟被官方樹立為「國家級生態示範區」。(網絡圖片)
北京往東200公里的河北省遷安市松汀村,因為工業污染從地圖上消失了。諷刺的是,松汀村一年四季「毒氣重重」,但該地區竟被官方樹立為「國家級生態示範區」。(網絡圖片)

中共資源搾取性經濟 以犧牲環境為代價

據唐山市環保局官網的信息顯示,在唐山市中,屬於河北省國家重點監控企業的鋼鐵類企業達到49家,其中約有四分之一在遷安。遷安市木廠口鎮和沙河驛鎮聚集了遷安7家鋼廠以及焦化企業。

「鋼鐵重鎮」遷安市曾被媒體冠以京津冀地區的「霾源」,但這個說法似乎還太不準確。

據官媒報道,從2008年開始,唐山鋼鐵產業開始淘汰落後產能行動。2013年至2015年期間,唐山市累計關停高爐23座,關停轉爐57座。2016年4月,環保部下令關停唐山鋼聯焦化公司等4家鋼鐵、焦化企業。

但是到2016年11月18日,河北省唐山市PM2.5指數當晚竟達到454,屬於最高的「嚴重污染」等級。作為陰霾重災區,唐山長期佔據全國空氣質量最差城市排名前十。

自去年12月16日起,大陸遭遇入冬以來最嚴重的陰霾襲擊,40多個城市陰霾籠罩,其中北京連續6天發布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北京此次跨年陰霾共持續逾200小時,創下歷史紀錄。

對此,環保部曾派出8個督查組對重污染城市進行督查,而各級政府為完成任務,包括車輛實行單雙號限行,禁止焚燒秸稈、枯枝落葉等廢棄物,汽車4S店停止噴漆烤漆作業,甚至小吃店的燒餅爐子也成為防霾治理的對象。

在官方強力治霾措施之下,陰霾卻有增無減。而很多大陸網民諷刺官方為「有病亂投醫」、「治標不治本」。

去年大陸網民上載的一張圖片顯示,在飛機上航拍穿越紅色預警重污染中的北京陰霾層。該圖片此前曾引發網民熱議,有評論形容:「雲層之下,恍如地獄」。(網絡圖片)
去年大陸網民上載的一張圖片顯示,在飛機上航拍穿越紅色預警重污染中的北京陰霾層。該圖片此前曾引發網民熱議,有評論形容:「雲層之下,恍如地獄」。(網絡圖片)

《九評共產黨》一書分析了自八十年代以來的中國經濟增長,認為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資源搾取性的過度消耗甚至浪費的基礎之上,並往往以犧牲環境為代價的。中國的GDP數字裏有相當一部份是靠犧牲後代的機會獲得的。

中共只搞經濟改革,不搞政治改革,在短期的經濟繁榮假象之下,阻礙「制度進化」的自然選擇性。這種不徹底的半吊子改革,讓中國社會愈加畸形化,社會矛盾愈加尖銳,人民今天取得的發展沒有任何制度性的保障。中共為了執政合法性而搞起了急功近利、以維護黨的集團利益至上的跛足經濟改革,卻讓國家付出了慘痛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