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大陸京津冀等地區在陰霾中跨年;氣象台持續發佈霾橙色預警,並兩度延長至1月8日。1月3日、4日,中央氣象台史無前例地發佈了最高等級的大霧紅色預警。多地高速公路關閉,機場航班大面積延誤或取消。1月4日,多地機場有凍霧,天津機場能見度為零。

民眾驚呼:暗無天日,太像恐怖片了,簡直就是人間地獄!

2016年初,一項國際研究項目成果顯示,根據2013年的統計數字,全球每年有550萬人因為空氣污染而罹患各類疾病死亡,其中,中國佔160萬人。中國每年因空氣污染死亡的人數是世界第一。中國學者的一項研究表明,在2013年31個大城市中,有近26萬人因空氣污染而早死。

如果說,大陸常態化的空氣污染已是一種慢性、隱性殺人因素,現在持續的重度陰霾無異於升級為急性、惡性殺人因素;所造成的疾病與死亡病例,大陸媒體鮮有報道,但結果肯定是一個嚴峻的、令人痛心的數字。

近年來,在大陸陰霾愈來愈嚴重的情況之下,中共官場上下以及所謂專家學者一味強調工業污染,乃至民間燒烤、燃燒秸稈等因素造成陰霾。然而網絡上一篇文章質疑得好:「中國北方從大清朝就開始燒煤取暖,晚清時期有陰霾嗎?中國農民幾千年來都燃燒秸稈,民國時期陰霾了嗎?內蒙牧民從古到今就吃燒烤,污染環境了嗎?陰霾的根本原因不在於汽車尾氣或工業污染,而是腐敗,是你們在上述諸多環節收了錢,拿了資本家或者既得利益集團的好處,是你們『放水』了。無恥的腐敗造成了陰霾⋯⋯」

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中國陰霾持續加重的原因根本不是中共官員與所謂專家學者的那一套說辭。中國陰霾的原因,根本上是政治陰霾、心靈陰霾。

重度霾污染越來越嚴重,「逃離」、「避霾」成為網絡熱詞。但目前的中國,哪裏還有淨土?又有多少人有能力逃出國門?或許,面臨生死危機的國人最需要深刻思考如何才能從根本上解決中國的空氣陰霾乃至政治陰霾,並付諸行動,才能避免坐以待斃的命運。

2017新年伊始,重度陰霾持續長達一周;異象示警,中共政權統治下的中國已是暗無天日;物極必反,這也預示中共政權末日已近。

新年之際,陰霾籠罩之下,槍聲不斷響起。這對標榜「槍桿子出政權」的中共而言,引發的恐慌效應,可能遠甚於重重陰霾。

1月4日,四川省攀枝花市發生國土局長陳忠恕持槍進入會展中心,向正在開會的市委、市政府主要負責人連續射擊後逃逸。市委書記張剡、市長李建勤中彈受傷。陳忠恕據稱隨後自殺身亡。

槍擊事件後,中共公安部立即派人趕赴當地;中宣部下達報道禁令:對四川攀枝花市發生槍擊案一事關閉所有網絡評論,未有正式權威渠道信息發佈前各媒體網站一律不得跟進。

中共高層政變、暗殺等內幕在國際上已普遍曝光。攀枝花官員槍擊案則在敏感時點,將中共官場的黑幫式腐敗與危機公開化。

最令中共恐懼的或許不是槍擊案本身,而是網絡上一片叫好聲。大陸資深傳媒人石扉客發文指,「槍案傳播,最見人心。沒有同情,只有獵奇、驚嘆與幸災樂禍。及至傳來書記未死消息,反激起一片遺憾之聲,誠可謂人心惟危。人心不再思治,而是思亂。」

與民殺官出現時的群情激憤相比大相徑庭,網民對攀枝花槍擊事件一面倒地嘲諷;說明中共及中共官員早已民心盡失;民眾對中共及官場普遍抱有「坐等出事」、坐看熱鬧的心態。

而在新年前三天內,已有兩度槍響。

2016年12月31日凌晨,在陝西戶縣和興平市的交界地段,發生一宗兩地警方對峙的事件。現場傳出3聲槍響。網絡上的輿論如同攀枝花官員槍擊案一樣,網民直言,中共警察就是土匪、黑社會;警匪一家,赤匪互鬥,黑吃黑,分贓不均,窩裏鬥。

2016年12月28日,4人駕車衝入新疆和田墨玉縣縣委大院,引爆自製爆燃裝置,4疑犯被當場全部擊斃;另有3名中共官員輕傷、1人死亡。

一周後,1月5日,官方通報,新疆和田地委書記張金標及墨玉縣委書記何軍因涉嫌嚴重違紀及失職等,目前正在接受調查。

新疆是江派重要攪局窩點,在周永康馬仔王樂泉、張春賢先後掌控新疆期間,在敏感時點頻頻發生暴力恐怖襲擊事件。2015年,新疆紀委書記徐海榮曾公開稱,新疆一些官員「支持參與暴力恐怖活動」。

201年8月29日,張春賢被免掉新疆黨委書記職位,由習陣營人馬、西藏黨委書記陳全國接任。此次新年前夕墨玉縣委大院遭武裝襲擊後,和田地委書記張金標與墨玉縣委書記何軍迅速被調查,顯示背後內幕不一般,表明江派勢力仍在垂死攪局、反撲。

唐初貞觀年間司天監李淳風和隱士袁天罡共同撰寫的圖讖《推背圖》52象準確預言中共衰亡前1986年~2017年間發生的大事。《推背圖》52象頌曰「攙槍一點現東方,吳楚依然有帝王,門外客來終不久,乾坤再造在角亢。」

最後一句「乾坤再造在角亢」正應在當下。歲星在角亢的時間,對應的就是2016年11月~2017年12月,在這個時間範圍,將乾坤再造。

中國的乾坤再造莫過於中共解體,中華復興。而2017年初,陰霾重重、暗無天日;跨年之際,三度槍響;中共政權千瘡百孔、民心盡失。異象示警,天意和民意均已彰顯中共末日已近。

2017年,如何面對中共解體,已成為中國社會各階層,乃至國際社會需要認真面對的一個嚴峻、迫切的大事件。◇

(大紀元2017年1月5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