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討論20多年的退休保障計劃,政府15年公佈諮詢文件,到去年6月底完成諮詢。梁振英將於本月18日發表任內的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有消息指政府不會推行全民退保,僅增加一層有審查的現金援助。昨日一場有關退休保障的公廳會,百多個出席團體及個人一面倒要求實行全民退保。

政府15年底推出全民退保諮詢文件,諮詢公眾6個月。文件共有2個不同方案,包括「不論貧富」(港大榮休教授周永新團隊的全民老年金方案,不需經濟審查)和「有經濟需要」方案,兩個方案都建議每月向合資格長者發放3,230元。其中「不論貧富」方案建議年滿65歲的長者每月可以領取3,230元津貼。「有經濟需要」方案則建議長者要先經過資產審查才可領取津貼,單身長者資產上限是8萬元,長者夫婦上限為12.5萬元。

最新消息稱,政府不會推行全民退保,只新增一項有審查的現金援助,每月金額約3,400元,資產上限定於約14萬元。長者生活津貼金額維持不變,但調高資產限額,個人上限約30萬元。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趁會議,到立法會外請願,爭取全民退保方案。(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提供)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趁會議,到立法會外請願,爭取全民退保方案。(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提供)

民團重申拒經濟審查方案

由8個社福界團體組成的「全民撐退保社福聯盟」,去年6月諮詢期結束後,曾向梁振英遞交超過1萬5千份支持全民退保的意見書,希望政府正視市民意見,落實全民退休保障制度。

昨日在立法會退休保障事宜小組委員會會議上,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組織幹事陳學風批評,現今政府不斷樹敵與市民對著幹。他指2011年9月20日梁振英在社聯論壇上曾稱,全民退保要認真的做、值得做。但政府之後表明對周永新的方案有保留,又以「不論貧富」抹黑全民退保,批評梁出爾反爾,與民間對著幹,「整個政府視民意如無物,難道不是與學術界對著幹嗎?」

他指聯席進行的民間諮詢,收到1萬8千份意見書,超過九成支持全民退保,但政府仍不予理會。對於有消息指,政府將在本月18日推出有審查的3,400元現金援助方案,「我們在這裏警告政府,我們不會接受『袋住先』的方案,民間不會接受要經濟審查的方案。」

長者盼全民退休保障生活

會議上多位長者說出自己生活的困境及期盼。東區長者關注退休保障組成員、居住柴灣公屋的張錦笑表示,自己因身體不好已經沒有工作,要看醫生也沒有積蓄,因覺得沒有尊嚴一直抗拒拿綜援,「好像打開肚皮給人看,自己能夠工作寧願繼續做。」她希望有一個有尊嚴的退休保障,「沒有審查的全民退保對我們長者是很重要的,有一點錢防身都不用那麼害怕,那麼無奈。」

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九龍)單棟大廈物業員關注組委員蔡惠芬指,近日一位78歲的士司機因交通意外死亡,正正反映長者退休生活沒有保障的問題,「如果不是為生活,幹嘛那麼辛苦70多歲還要出來工作。」她又指,很多時候夜更的士司機都是70、60歲的,甚至70、80歲的長者晚上還去檢垃圾。

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九龍)保安護衛關注組委員陳秋成指,梁振英競選特首時曾許下諾言,但梁「心不甘情不願」,要等待下一屆政府處理,林鄭更推出保駕護航的方案,「面不紅氣不喘,說政府要承擔龐大財政壓力,難道這叫政通人和嗎?」他表示自己已經70多歲,如果政府做得好,現在已經可安享晚年含飴弄孫,不用為生活奔波。他並反駁林鄭稱全民退保增加財政負擔的言論;「大家知道現在仍不能行車的橋(港珠澳大橋),未能戴客的鐵路(高鐵香港段)還不停的注資,最近還搞出一個叫故宮(西九故宮文化博物館),還要付錢。」他要求林鄭不要玩弄長者。

籲議員拒支持新方案

民間長遠社會發展運動發言人黎婉薇質疑,政府將推出新的現金援助方案,是加強版長者生活津貼,她警告政府不理民意要付出政治代價,「我呼籲在坐的立法會議員不可接受『袋住先』方案,4年前梁振英上台已經搞出一個長生津。我希望議員運用您的權力,當政府清楚地否決全民退休保障時,請你們在預算案中投反對票。」

基層發展中心委員伍建榮批評145個團體來到立法會,但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則玩失蹤,他又批評梁振英政府委託周永新做報告結果是輸打贏要,「梁振英即將下台,你別想『走數』。哪個想選特首的人,全民退保都沒得『走數』。民間決不會接受要審要查,三級涼薄的『憂』化方案。」,他希望1月18日的施政報告梁振英能落實全民退保。

青年撐全民退保  助分享供養父母壓力

多位出席公廳會的在學青年,也表明支持全民退保。社工學聯外務部成員蘇雋謙強調,民間爭取的並非是福利而是保障,不接受政府小修小補的方案。他表示,自己將踏入社會工作,需要負起供養父母的責任,如果政府能協助分擔,才是真正為年輕人設想,「不是如林鄭所言年輕人反對全民退保,我出社會每個月萬餘元人工,我如何能幫助我父母過有尊嚴的生活呢?」政府常言要幫青年爭取向上流動的階梯,「但是我作為一個年輕人,我上有高堂,每個月要供養父母,如何能放心去拚搏呢?」

社工學聯退保關注組成員鄭曉汶則表示,自己來自低收入家庭,還要供一層居屋,父親過幾年就退休,積蓄肯定無法過下半生,自己畢業後還要還學債,很擔心不知怎麼供養兩老。她強調全民退保是所有曾為社會付出的人的應有權利,而非施捨,並非僅是為長者爭取而是為自己。

退休保障同學關注組成員曾梓泓認為,全民退保可分擔青年人的經濟壓力。他表示,現今很多家庭只有獨生子女,出了社會後工資要支付高昂的生活費,還有之前欠下的學債,差不多20多萬,如何負擔?將來還要結婚生子,「是否我們要應驗窮人不要生子」,更不用說要置業。他並說,現今的狀態是維持生存而非生活,擔憂會衍生更多的社會問題,他質問政府:「難道建港珠澳大橋、故宮這些上千億的就合理,一些重新分配資源的制度如全民退保就要拖足30年嗎?」

對於政府或推出新方案,扶貧委員會成員張國柱批評,如果將資產上限訂在十多萬元是太低。另一成員馮檢基馮亦指,扶貧委員會不就退休保障作表態,歷經3年毫無進展,批評政府「失職同不負責任」。田北辰則認為方案勉強可以接受,又建議長生津直接提高至三千多元。

張建宗拒回覆新津貼傳聞

另外,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昨日出席活動後,被記者問到有關退休保障的表示。他表示在《施政報告》前不會評論任何揣測報道,但確認報告會提及退休保障的前路,「我們有很清晰的方向,會有一些具體措施向大家交代」,又強調「政府一定會在餘下時間做好所有的規劃和打好基礎,讓長者將來可以有豐盛的晚年。」

他不回應放寬長生津的申請資格是否其中一個可考慮的方向,只強調政府是全方位、全盤去看安老服務,不單是津貼。還會考慮社會保障、強積金及醫療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