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路,豈有人能永遠陪伴自己?生死有命,身邊的親友或早或晚離去。面對過早離開人世的至親,究竟要以甚麼樣的心態去面對?大衛法蘭基爾執導的電影《最美的安排》或許能給觀眾一個溫暖的啟迪。

電影簡介

繼《我就要你好好的》之後,華納於跨年檔期推出了另一部溫暖人心的電影──《最美的安排》(Collateral Beauty)。該片由大衛法蘭基爾執導,多位巨星加盟,包括韋史密夫、艾德華諾頓、姬拉麗莉、米高潘納、海倫美蘭和雙料金獎影后凱特溫絲蕾。

霍華(韋史密夫 飾),一位事業有成、樂觀向上的廣告公司主管,是個單身爸爸,年幼寶貝女兒的突然過世瞬間打垮了他的精神,嚴重的抑鬱症甚至讓他想到自殺。他離群索居,整天渾渾噩噩。他不知道誰能幫他度過難關,只能給「時間」、「愛」和「死亡」寫信,訴說內心的痛苦和不滿。他真能得到滿意答覆嗎?

 韋史密夫飾演的霍華(左)與海倫美蘭飾演的布莉姬/「死亡」(右)演對手戲。
韋史密夫飾演的霍華(左)與海倫美蘭飾演的布莉姬/「死亡」(右)演對手戲。

圖為霍華(前)和「時間」(後)劇照。
圖為霍華(前)和「時間」(後)劇照。
為幫助主角霍華重新振作起來,他的同事通過演員扮演(右起)「時間」、「愛」和「死亡」,與其對話,為他答疑解惑。
為幫助主角霍華重新振作起來,他的同事通過演員扮演(右起)「時間」、「愛」和「死亡」,與其對話,為他答疑解惑。

影片中重覆出現的多米諾骨牌,預示人與人之間的彼此關聯,用關愛溫暖彼此,才能夠走出內心的陰霾。
影片中重覆出現的多米諾骨牌,預示人與人之間的彼此關聯,用關愛溫暖彼此,才能夠走出內心的陰霾。

 

「戲」說新語

愛女的離世令公司的支柱霍華一蹶不振,不願承擔公司的責任,公司面臨著被其它企業併購的危機。三個同事此時也面臨著各自不同的家庭及生活問題,希望能順利轉移公司股份並幫助霍華度過難關。

《最美的安排》整個故事設計得極為精巧,情節絲絲入扣。故事以霍華寫給「時間」、「愛」、「死亡」的信為軸,講述他和同事如何走出內心傷痛,在接受現實的同時積極面對人生。

人人心中有把鎖

霍華每天在公司的「工作」就是堆砌多米諾骨牌,花費數月堆砌好骨牌後,又推倒重來。骨牌象徵著時間,他不斷堆砌,又推倒,再堆砌,荒廢著自己的人生。有一天,他寫下了三封信,一封給「時間」,一封給「愛」,最後一封給「死亡」。

他怨恨「死亡」帶走了他的女兒,對「時間」感到無奈,對「愛」感到絕望。這三個支撐他的精神支柱倒塌了,他不再信任身邊的人。

為了幫助霍華重新振作起來,他的同事希望通過演員扮演「時間」、「愛」和「死亡」,與其對話,為他答疑解惑。

事實上,這三位同事同樣有自己的生活危機。克萊爾(凱特溫絲蕾 飾)期盼得到孩子,可惜已經過了生育的黃金年齡,她需要「時間」對她的開導;懷特(艾德華諾頓 飾)因離婚導致和女兒的關係十分緊張,女兒對他的不信任讓他十分傷心,「愛」與他的對話變得至關重要;賽門(米高潘納 飾)病魔纏身,時日無多,但他不捨過早離開這個世界,也害怕家人為其擔憂,所以遲遲不敢將真相告知家人,他需要勇敢面對「死亡」。

相互關愛 令彼此走出抑鬱

三個同事各懷心事,請演員來「幫助」霍華,原本是一場利益之間的交換,演員希望獲得高薪,同事想通過偽造「精神分裂」的問題讓主管下台,從而獲得自己的利益。

然而在「演戲」的過程中,同事發現「時間」、「愛」和「死亡」其實也與自己的生活緊緊相連,感同身受的他們開始由對霍華的抱怨轉為同情,並開始真正反思自己的行為,亦開始了自我救贖。他們發現,生命並非孤立的個體,只有走入他人的內心,關愛彼此,才能夠真正解決問題。

而真正令霍華開始思考生命意義的,並非同事請來的三個演員,而是他前妻瑪德琳(娜歐蜜哈瑞絲 飾)溫暖又平和的聲音,一遍遍提醒他接受女兒已經離開的現實,並讓霍華看到自己的堅強與積極生活的態度。

故事的結尾光明而溫暖,三位同事與霍華都走出了自己心中的陰影:克萊爾終於平和面對自己的年齡問題;懷特向女兒表述了自己的父愛;賽門終於鼓起勇氣向家人講出了自己時日無多的真相;霍華接受了失去女兒的現實,與前妻重歸於好。

影片中反覆出現的多米諾骨牌,正預示著人與人之間的彼此關聯,用關愛溫暖彼此,才能夠走出內心的陰霾,開始新的人生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