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中國人都在關心「購匯額度」和人民幣匯率。中共央行行長在2016年最後一天發表講話,表示極其重視外匯儲備。可見保外儲的意願大於保匯率,而央行新措施和官方學者的發聲可看出,管制個人購匯將引發民眾的恐慌。

中共為了控制資金外流,近來開始嚴控換匯金額和封堵換匯灰色通道,但此舉給外匯市場帶來的一個負面效應卻難以解決。

面對人民幣貶值及貶值預期,大陸無論是企業還是個人紛紛將人民幣換成美元,眾多的換匯需求造成了大陸外匯儲備大幅下降,去年11月份已經降到了3萬億美元的心理底線。

中共為保護外匯儲備,從去年底開始先後推出多項限制資金外流的政策,被稱為「打一場外匯儲備保衛戰」。這些措施包括限制銀聯卡刷資本項下投資性保險、國內公司跨境併購審核升級、限制個人換匯以及降低外資企業換匯數額等。12月30日,中共又頒佈了新的換匯管理政策,將大額現金交易報告的標準大幅下調。  

進入2017年,中共再次推出多項措施限制換匯。先是進一步收緊購匯審查,不得用於境外買樓、證券投資等項目。如有違反將被列入黑名單,取消兩年共計10萬美元的換匯額度,或者處以換匯金額30%以上等值以下的罰款。  

外匯市場出清難解  

但是有大陸媒體報道稱,隨著個人購匯監管趨嚴,外匯市場出清難題能否大幅緩解同樣成為金融業內人士關注的新焦點。  

所謂外匯市場出清,主要是此前中共央行通過干預匯市、收縮中間價波動區間、資本管制等措施「抬高」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但此舉恰恰引發機構、個人逢高拋售人民幣換匯避險的旺盛需求——尤其在美元加息預期升溫引發人民幣貶值壓力的情況下,大量購匯需求不斷湧現卻得不到滿足(主要是資本管制措施),進而導致人民幣市場始終存在一股強大的購匯買盤,拖累人民幣匯率。

在業內人士們看來,要徹底解決外匯市場出清難題,主要有兩種方式,一是通過匯市干預行為扭轉市場看跌人民幣的預期,但這可能消耗大量外匯儲備且無功而返,二是有步驟地擴大人民幣波動區間,儘早釋放人民幣貶值壓力同時令人民幣達到市場認可的合理均衡匯率,到時外匯市場出清難題也能不攻自破。  

但是有業界人士表示,「令人民幣達到市場認可的合理均衡匯率」的過程有可能造成民眾心理恐慌,如果產生擠兌沒人擔得起責任。

中共巨額資金外流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經濟學季刊》主編姚洋日前表示,中國去年經濟犯了股災、匯改兩個錯誤。  

其中2015年8月份的人民幣匯率改革造成人民幣不斷下跌,伴隨著人民幣下跌及預期下跌增強,大陸資本外流加劇。去年的經常項目順差將近6千億美元,創歷史紀錄。去年8月份到現在外匯儲備下降了7千億美元,加起來在過去一年裏面造成了1.3萬億美元資本的外流。一個發展中國家是經不起貨幣這樣貶值的。  

姚洋說,今年1月份在美國開會,第一次有美國人問大陸的外匯儲備還能堅持多久?我們嚇一跳,美國人說過去幾個月每個月外匯儲備下降1千億美元,你們還能堅持多久?  

照此看來,現在中共開始資本管制,限制資本外流也就不奇怪了。

中共實行資本管制後果  

著名的蒙代爾-弗萊明模型的「不可能三角」提出:資本自由流動、貨幣政策獨立、幣值穩定三項目標中,一國政府最多只能同時實現兩項,不能同時實現三項。  

文章表示,從中共該辦法的推出來看,央行已經選擇了貨幣政策獨立和幣值穩定,放棄了資本自由流動,也就是放棄了加入SDR(貨幣籃子)的基本承諾。只要對資本自由流動進行了限制,該貨幣就宣佈放棄了國際化的努力,因為任何一種貨幣都不可能在無法自由流動的情況下實現國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