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下了幾場大雨,所以在外面逗留了幾天,回到家,才發現花園已經荒廢的不成樣子了。
吃了幾口飯,便開始做起掃除來。

我才發現花園內應時而開的花大都開過了,譬如玫瑰、金銀花、馬纓花、九叢葛等,玫瑰只留著一些個花萼,而我種的竹子,自然也落下很多的葉子。

地上鋪滿土褐色的花粉,一掃起來便發出濃濃的清香,讓我感覺一下來到了春天的深處,卻又想起法國巴黎的浪漫,不由對著那些玫瑰的花萼,發了一會兒呆,未免又感慨了一陣。

桃樹早已是碧葉蔥蘢,可惜今年又沒有結子,只是成了觀賞桃花的應景之物,自然有比沒有好,我自我安慰道。讓我高興的是我親植的枇杷終於結子了,青果纍纍的壓在枝頭,給我一種收穫的喜悅,不像那棵車厘子樹,雖然結有眾多的果子,卻一個也吃不了,尚略有發黃的時候便成了鳥類的專供,著實讓人生悶。

花園內有的不經意的地方居然長出穗草,這幾天自然也是青的,秋天它會變紅,紅得一點也不俗氣,帶有歐洲油畫裏所繪花卉的那種味道,似乎是不脫人間煙火的那種清穆的美。

我一邊掃除,一邊清理著亂枝,我的椒樹也生出了花椒,它是好的品種,以前來幫我做事的農夫曾誇獎過,的確在做魚湯的時候取幾粒,不需要太多,魚湯會調的更美味,去掉了腥氣,只是它的尖刺太傷手。

因為下了大雨,竹葉落的太多了,有的地方已然與地黏接,我掃著掃著卻產生出很幽遠的聯想,儼然不在現代的社會而又是來到了古代的一個庭院,自然也仍是在做著掃除,可內心是從十三經裏走出來的,滿是雍和澹雅的鎮定與輕鬆,我念著記得的從宋至明的一些描寫山居的詩句,心底泛起公西華春服既成風乎舞雩的快樂,自然這有些秘密的要義在裏面。

我隨便採了幾節青筍,因這月初生的比較鮮嫩,可以拿來燒雞鴨,可惜我的廚藝不在行,看來現在也只有做成泡菜了。

元代水精道人趙孟頫極能寫竹,我曾見過他的一張小絹本,上面還有他夫人落的款,其取境亦當是春朝,我在做掃除的時候,看著青竹仰天的姿態,不時有斑鳩落在枝頭棲息,和著這諸天朦朧的青色,竟有些元人的畫意,有說不出來的一種幽情。(轉自《看中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