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講:「禮以正行,樂以正心。」而文字也有著它獨特的功用。人來到世間,從牙牙學語到耄耋之年,人所說的每一句話對應的都有文字。人的語言能說到萬事萬物,能說清萬事萬物。 中國是神傳文化的故鄉,中國的文字也稱漢字,也是神傳文化的一部份,因而必有其與眾不同的獨特內涵和喻意。漢字藉由倉頡所造。據說倉頡造字時「天雨粟,鬼夜哭,龍為潛藏。」漢字既是神物,漢字的不同組合便會體現出不同的內涵,折射出不同的光彩,所謂字裏乾坤,無盡的內涵與神奇盡在漢字之中。亂造漢字也必然會出現亂象。

「正」:「正」字拆開是「一」和「止」,「上」和「下」。表面看是從一而止,守一……「一」往往有代表一切之意,「止」字裏邊有一個「上」字,生命是上下升騰或透虛前行,從人這裏講人向上才是正的,這也是古人講:「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而「上」字邊上加上一點念「止」。舉個例子,車圈裏插入一根棍子車子會停下、止住,那一點則相當於那根棍子,這也只是形容。人所生存的空間被稱為三界,三界內的理是反的,是相生相剋的,你要向上那往往便會有相應的阻力。那阻力便是「上」字旁邊的一點,即「止」。

「正」字拆開有一個「下」字和一個「上」字,從表面上看,下便是上的阻力,這是相生相剋的理造成的。「止」有停留的意思,生命止於哪裏便停留在哪裏,表面上人只是在分子的最表面;而人的思想止於哪裏或者說你的思想認識到哪裏你以後便會去哪裏,那是生命的境界。人在迷中,不知道身體和思想之間的關係或連帶,表面講人思想很正人才會身心健康。人的心正做的事也會正、積的德也會多。人越正智慧往往也會大,那便是人說的「德才兼備」,有德有才,是正人君子,德才配位那樣的人才能成器。

「意」:「意」字為上、中、下結構,即立、日、心為意,表面看那就是立著的太陽照亮人心。立有垂直的意思,垂直的太陽也就是正晌午時的太陽,中醫講:「午時氣在心,子時氣在腎。」午時的陽光最強的,直射人心,人心被太陽光照亮的時候人的心裏便會充滿陽光,這樣的人走到哪裏心裏的光芒也會灑到哪裏,這樣的生命才是最有意義的生命,生命走過,蒼宇流香,愛灑穹蒼。

「意」字告訴了人應該堂堂正正地活著,心裏充滿陽光便不會陰暗,人性中善的光芒便會折射出來,那樣的人一言一行,起心動念都會是善的表現。通常這樣的人思想都很乾淨,少有雜念,人的真念便會從生命的深處流出。人的思想中會折射出不同的理,是因為人修到了不同的境界,認識到了不同的理。換個角度去形容,那是他的每一念都來自生命的深處,每一念都流經心海,穿越智慧的海洋;每一念都經過洗禮之後,一路歡歌,像一串串跳躍的音符,穿越不同的時空……漢字是思想的凝煉、是思想的信使,是對宇宙生命的另一種詮釋、解讀,是宇宙之法理在世間的一種表現。生命在智慧的海洋中不斷地昇華,不斷地被洗淨,而生命只有在不斷地修行中才能真的被洗淨,才能打開生命的禁錮,去掉生命的不純,走出狹隘的思想。

漢字是造物的神器,漢字有著深遠的意境和古樸的美,更有著神奇的力量,因為漢字裏蘊含著法的力量,字裏乾坤。漢字裏有著宇宙的各種資訊,和宇宙的法理相通,是神傳給人、開示人,讓人了解宇宙,返本歸真的橋樑。(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