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4日上午,四川攀枝花市會展中心發生罕見「官殺官」槍擊案。該市國土資源局局長陳忠恕持槍闖入攀枝花市會展中心,向正在開會的市委書記張剡、市長李建勤連續開槍,消息震驚各界。當地警方據報張剡身中3彈,官方稱陳忠恕事後自殺亡,但有目擊者向本報透露或另有內情。

據中共攀枝花市政府新聞辦消息,案發當時,持槍人闖進會場,對正在開會的市委、市政府主要官員連續射擊後逃走。市委書記張剡、市長李建勤受傷。經查,疑犯是該市國土資源局局長陳忠恕,陳忠恕被發現時已在會展中心一樓自殺身亡。

多名消息人士對大陸財新網稱,昨日上午11時前後,張剡、李建勤在攀枝花賓館一會議現場遭到槍擊,目前仍在搶救中。中午1時許,該網記者打通張剡的手機,一名沒透露身份人士稱:「書記仍在醫院手術室搶救。」

市委書記傳身中三槍

據四川網絡廣播電視台報道,張、李暫無生命危險,張剡身中3顆子彈,已取出2顆。

網上流傳的圖片可見,疑似案發現場外停有武警裝甲車,大批武警手持盾牌戒備,氣氛緊張。

據報,當時市政府正召開關於資源開發和綜合利用的會議。一名案發時在攀枝花賓館的知情人士表示,當時正在二樓會展中心召開攀枝花年底工作會議,國土局長忽然拔出手槍朝書記和市長開槍,現場亂作一團,事發後,三人都送往醫院救治。

據大陸法制晚報報道,當槍聲響起來時人們以為在放鞭炮,直到看到兇手手中的槍支,人們才開始躲避。目擊者還稱,疑兇在事發前還在正常上班。

疑兇傳涉礦權問題被查

而當地傳媒人廣傳的消息是,當地紀委在領導授意之下,要調查這名國土局長礦權的相關問題,導致這名局長不滿,最終掏出自製槍支槍擊上司。

有熟悉攀枝花官場的知情人士透露,行兇的國土局長為人性格倔強,脾氣火爆,在攀枝花官場上頗有個性。在一次國土局會議上,有與會人員手機響起,他勃然大怒,奪來手機當場摔得粉碎。該局長曾對朋友埋怨被書記長期「穿小鞋」(暗中刁難),心中頗有怒氣。

資料顯示,市長李建勤是在2016年7月剛剛調到攀枝花市任職,此前一直在國土資源部任職。

從陳忠恕的公開簡歷來看,他的從政經歷一直在攀枝花:1988年從攀枝花下屬的鹽邊縣文教局幹部起步,2005年3月,從攀枝花下屬的米易縣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調任攀枝花市城市管理局副局長、黨組副書記,此後一直在攀枝花市工作。

而張剡於2006年12月從遂寧市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市委黨校校長調任攀枝花市委副書記,因此兩人應該從2006年開始,就一直在攀枝花市共事。從媒體報道看,兩人於2009年的一次鐵路沿線環境綜合治理工作調研曾同時出席。張剡時任市委副書記,陳忠恕時任市城管局局長。

目擊民眾:現場如槍戰 局長曾逃出

攀枝花罕見官員槍擊案,當地警方封鎖消息。一位現場附近的民眾向《大紀元》記者披露了部份現場情況:局長開槍後邊喊邊跑了出來,隨後被不明身份人員抓進去,當地民眾都在質疑官方聲稱局長自殺的說法。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現場民眾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他在現場外面所見到的情況。

這位民眾住在會展中心對面,當時他在家裏聽到槍聲,之後聽到樓下阿婆說會展中心發生槍案,當時所有人都以為是恐怖襲擊,他跑到現場圍觀。

他表示,現場如一場槍戰,圍觀的民眾是又害怕又想看。「現場槍聲不是幾聲,是好多聲。」

他說:「那位局長一開始沒有死,跑出來的時候嘴裏喊叫著,說書記甚麼的,後來被幾個人捉回去,然後就死了,說是自殺,但是如果自殺他為甚麼要跑出來啊?都很疑惑。現場好多人,然後救護車、警察來了,有人被抬了出來⋯⋯」

他透露,局長跑出來被抓進去時還沒有警察來,那幾個人也不是會展中心的保安,沒有穿制服,當時還在外面驅趕周圍的民眾,警察來了以後封鎖現場,不允許民眾圍觀。

書記聲名狼藉 民稱狗咬狗

據了解,當地民眾對於被射傷的市委書記都非常痛恨,該市委書記在當地聲名狼藉,許多民眾都知道他情婦、私生子成群,常刁難下屬,還是一名非常喜歡金錢的市委書記。該現場民眾估計,局長槍擊市委書記是出於走投無路,魚死網破。

事件發生之後,當地官方極力封鎖消息,不僅刪除網絡評論,而且調動大批特警挨家逐戶威脅,不許民眾透露風聲,否則將抓人。

當地民眾普遍認為,大陸官場烏煙瘴氣,藏污納垢,沒有好官,都是黑吃黑、狗咬狗。◇

大批武警手持盾牌,在會展中心外戒備。(微博圖片)
大批武警手持盾牌,在會展中心外戒備。(微博圖片)

評論 「新年第一槍」中共末路信號

四川攀枝花市傳出中共內部官員「新年第一槍」震驚各界,連《紐約時報》、BBC等國際媒體也關注報道。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說,陳忠恕走上槍擊上級後自殺之路,間接說明陳主管攀枝花國土資源時存在很多問題;被槍擊的市委書記也難保不是貪腐之輩,且與陳有利益瓜葛。以往有中共官員在反腐收網下以各種方式自殺,而陳忠恕則開了自殺前先殺死同僚的先河,是否會引發其他官員效仿還不得而知。

他說,2017年由中共內部官員打響的第一槍,折射了在中共一黨專制下,官員危如累卵。一方面,官場變異的上下級關係,黨大於法的現狀,使官員根本無法通過正常行政程序或法律程序來解決矛盾,從而導致積怨愈深。另一方面,當北京高層力圖通過反腐、整黨來扭轉官場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時,走投無路的官員極有可能選擇暴力對抗,明裏的,暗裏的,甚至包括暗殺、公開殺人。

此前海外媒體報道,曾有不少紀委官員就死於暗殺,而陳忠恕選擇公開殺死上級,除了將走投無路官員的決絕心態公諸於眾外,更是將中共的行政程序、法律程序的崩潰昭示天下。這樣的中共,還能挺多久?◇

中共收緊槍管 官員屢揭私藏槍支

這次發生官員持槍行兇事件,正值中共公安部嚴打黑市槍枝,以及收緊氣槍管理規則之際。上月底一名在天津街頭擺射氣球遊戲攤位的婦人,因攤位上6支槍形物被鑑定為槍支,被判非法持有槍支罪成,監禁3年半,家屬不服準備上訴。網民直指老百姓擺玩具氣槍都可能要坐牢,國土局長居然私藏槍枝,「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還有網民質問:「是誰打響了2017年第一槍?根據公安部新規,現在市民連射擊汽球用的氣槍都不能有,為何領導居然有槍?」

根據中共公安部2010年印發的《公安機關涉案槍支彈藥性能鑑定工作規定》,對不能發射制式彈藥的非制式槍支,當所發射彈丸的槍口比動能大於或等於1.8焦耳/平方厘米時,一律認定為槍支。

2014年,福建18歲的男子劉大蔚網購24支模擬槍,被指控為走私武器遭逮捕,最終被判無期徒刑。在輿論持續關注下,去年7月劉大蔚被改判刑期3年緩刑4年。

法律界人士認為,中國的持槍法規不清,呼籲修改入刑標準。有網民表示,當局所謂維穩心態已到了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程度。

不過,中共官員私藏軍火,近年屢見不鮮(見表)。